超稳定社会中的日本制造

打印

   很多时候,名人的一句话,让我叫苦不迭。眼下认识的朋友、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只因微信上有人说日本马桶盖有多好,一下子就要我带6个日本马桶盖回去,我真发愁,不知该买还是不该买。

   日本东西什么都好,这是我的感觉;日本东西什么都不好,这是我们的父辈在60年前在日本的真实感受。60年,算起来和我岁数差不多,父辈说的内容,反正我没有看到过。只是听父辈说,日本产品也曾经有过价格低、质量差的时候。

   走在日本的街头,尤其以号称在日本学习过经济学,去无数企业做过调查的人,今天看日本制造业,听国人对日本产品无数褒奖,觉得对日本制造业进行分析的话,大概用经济学的方法可能找不到解答,说不清楚。

   和日本打交道30余年,过去走过的街道也是过去的老样子,30年前的日本朋友,头发秃了,皱纹多了,音容笑貌依旧。我自己居住的北京这30年已经大不相同,回到30年前我居住过的地方,那里已经变成豪商巨富们进出的"花园别野"("野"给人以强悍、宽阔的感觉,过去该是叫"别墅"的),30年能维持朋友关系的人少之又少。

   日本社会的超稳定,中国社会的巨大变化,该是区分中日制造业不同的最大原因。大概也只有从这个角度去看日本的制造业,才能知道马桶盖为什么日本的能那么好?其实那些马桶盖大都是在中国制造的,不信翻过来好好看看,该有中国制造的印记在其中,但可以肯定说那不是中国的品牌,更不是中国人的发明。

固化的社会

   说马桶盖之前,先说说日本社会。前不久去了趟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老家山口县,也顺便去那里的萩市看望了几位旧友。

   萩市的陶器"萩烧"在日本非常的有名。第十一代三轮休雪已经被日本政府定为"人间国宝"。其门下的学生,与老师的制作工艺大致相同,而作品并非昂贵得让普通市民可望不可及。

   现在我们看萩烧,觉得实在了不得,但在过去400多年时间里,萩烧就是日常生活中的用品,也是茶道中的一种器物,或者是饮茶用的茶碗,或者是一个香炉,再大一点的东西就很少了。有喜欢萩烧的茶博士,但茶道除了使用陶器以外,也用中国的传统瓷器,尤其是元代的白瓷等更著名,其历史久远,艺术文化价值特别的高。萩烧在时间上无法和中国瓷器比。

   很多时候,一个家族需要在某个领域寂寞地做上数百年。萩烧如此,去佐贺县的伊万里那附近的锅岛看看,发现那里的瓷器和萩市一样,往往是从朝鲜来的工人,一个家族在数百年里只烧制一种瓷器。"锅岛烧"是为锅岛藩主提供的一些专用瓷器,和萩烧比,基本上没有在日本国内普及,是那里特有的一种瓷器。绵延了数百年的工法,传承了一代有一代。如今已经成为珍品。

   不仅仅在这些传统行业,在新的产业方面,这种传承在不断地固化。

   面包店的老板,自己做不动了,会很自然地让在外面就职的子女回来接续自己的工作。论收入和在外面当公司职员比,面包店的经营风险要大,技术含量也算不上有多高。"几十年来的老主顾,吃惯了我们的面包,我们不能说不干就不干了。"在萩市一家面包店的新老板说,继承父业,天经地义。

   这是一个固化的社会。就像400年来萩烧的工法基本上没有变动一样,锅岛烧的瓷器也还是主要画茶花,保持着淡淡的那么一点蓝色。面包永远是一个味道,也有新品种出现,但主旋律是不会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