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期间,中国游客在日本引发"爆买"现象

打印

   经济杂志《钻石周刊》,总部设在东京表参道大街。

   数不清的时装店、野外宿营用品的商店、餐馆等,在表参道两旁争芳斗艳。胡同里同样是数不清的店铺,用几天时间,难以逛完这里的商店。

   各国的年轻人不断地涌入这数平方公里的时尚地区。熙熙攘攘的年轻人,日复一日地在这里扫荡,已经让人很难区别出谁是中国人,谁又是韩国人或者日本人了。

   "我一眼就能从人群中找出中国人来。"在这里工作了很长时间的记者原英次郎说。他区分国籍的方法十分简单:凡是手里拿着大包小包的,应该就是中国人。现在也只有中国人会大买特买,特别是到了春节期间。

   最近东京忽然有了一个新词"爆买"。这特指在东京疯狂购物的中国人。从今年2月19日到25日的7天,不少百货店多年沉积的奢饰品、服装,忽如一夜春风来,转眼就卖空了。但商家的喜悦并未形成整个社会对中国的正面评价。爆买一词让人听起来多少有些"挥金如土""暴发户疯狂消费"的感觉。也许用不了太多的时间,香港流行的"反水客"便会与日本一些舆论反复炒作的"厌华"气氛同流合污,如同每年春天必在日本风行的流感一样,让对中国的厌恶上一个新台阶。中日民众感情的相互对立,在某些地方反而会愈发强烈起来。

可怜的"爆卖客"

   在距离东京车站只有两公里的新桥火车站,第一次到日本观光的王先生,在出国之前想到过购物,但真的买起来,大大超过了预算,曾几何时,观光基本上变成了购物了。

   在新桥的一家服装连锁店,店员先给王先生量了衣领的长度40厘米,接着又量了从脖子到手臂的长度82厘米,开始为王先生找符合这两个尺寸的衬衫。很快就抱来了几件。

   "您是要胸围宽大一些的,还是要目前较为流行的紧贴型的?"让店员这么一问,王先生有些犹豫了。服装还有这么做的?

   纯棉、免烫这些对王先生来说并不新鲜,但衣领袖口多了一层深色的格子布,让衬衣更加耐脏,而且也因此白衬衣有了变化,这更让王先生感到惬意。问了一下价格,便宜的不到1000日元,把店里顶级衬衫拿出来,也就5000日元,用汇率算了一下,50元人民币到250元人民币之间,这在北京西单,随便找个服装店,衬衫开价该是从250元起,上不封顶。

    王先生当即决定买5件,店员一点都没有感到意外。抱来的那几件衬衫很快就装进了纸袋中,刷过银联卡后,王先生乐呵呵地离开了服装店。用这次买5件衬衣的钱,在北京也就买一、两件化纤衬衫,而且尺寸总是不那么合适。同样是中国生产的服装,但按领子、衣袖长度销售的衬衫,王先生好想在北京还没有见过。中国造的东西,到了日本却变得如此贴心。可惜在中国不仅仅是价格上不能让人享受中国产品,便是在内容上,为什么我们也没有机会?这让王先生在购物的时候,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

   自从国内某财经作家吐槽日本马桶盖以后,春节期间,220伏电压的马桶盖就立即告罄了。好在日本人很聪明,自己用100伏电压的产品,如果中国游客买100付电压的马桶盖,如果不加用变压器的话,插电一秒钟后就会把电机烧坏,让你用不成。

   中国观光客买了那么多的东西,从马桶盖到电饭煲,再到化妆品、日用小百货。每个人手里不说拿了五、六个包,两、三个是常态。东京街道的纵深是北京上海的几倍,不知不觉一个上午就能走近万步,拿的东西实在是多,人们便在洁净的商店楼梯席地而坐,有些人打开手袋,拿出面包或者鸡蛋,开始吃了起来,让经过这里的那些两手空空的日本人皱起了眉头。

   我们知道北京的星巴克一杯咖啡最便宜的也要二十元,如果再买一块蛋糕,没有五十元是下不来的。但中国观光客不知道,东京大多数咖啡店价格非常的便宜,很多地方一杯咖啡180日元(约9元人民币),虽然也不太便宜,但有座位,喝完咖啡还可以免费续白水,坐一天也不会有人赶你。

   现在王先生在日本观光后终于知道,太多的中国消费者实在被国内的价格、服务欺压太久了,尽管知道日本的很多东西比中国便宜,却还是不敢进咖啡店要一杯咖啡。到了国外才明白我们有多可怜,自己本来是商家的上帝,但在国内消费却要像孙子一样购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