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亚投行,日本谁说了算?

打印

   风云突变。

   G7中,英国决定加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时,日本舆论还相当强硬,以十分看不起的语调,简单地做了报道,并批评英国"只重视经济利益"。等德国、法国、意大利都决定参加后,日本各大新闻齐刷刷的标题是"美国财长:对中国主导的亚投行表示担心"。打开仔细一看,内容却是德法意的最新动态。只看标题,读者们还以为G7其他国家参加亚投行,十有八九会黄。

   最右翼的《产经新闻》在18日还特意发了社论,语言措辞与官方长官菅义伟没有什么不同,显示出日本绝对不会参加亚投行的坚强意志。到了20日晨,媒体方面似乎多少有些挺不住了。自去年以来一直炒作亚投行如何如何不行、没戏的《日本经济新闻》,忽然发表社论"该积极参与中国主导的亚投行了",让人以为看错了报纸。

   20日,副首相麻生太郎说:条件成熟的话,可以考虑加入亚投行。

   日本是经济大国,在过去长达42年的时间里,该国一直维持着经济规模世界第二的排名。在亚投行问题上如此的摇摆,看得出日本国家对亚投行的形势判断,可能又一次出现严重失误。

   日本一方面要维持以牵制中国为唯一目的的价值观外交,宁肯放弃一些经济利益,也要搅局,让中国干不成或干不好。另一方面,大势所趋,美国可以通过舆论进行干涉,但美国企业没有太多的基础设施领域相关技术,也没有准备在亚洲做该领域的业务,而日本不同。日本是世界上最有基础设施建设技术、经验的国家,在中国做过包括北京机场在内的很多项目,日本的企业也希望能在亚洲继续推进相关业务。

   价值观外交不能解决企业的项目问题。政治家养尊处优,可以考虑宁可长草,也不种苗,但企业考虑的问题毕竟不同。

严重战略判断失误

   日本是个在战略上屡屡严重失败的国家。如今国内安倍人气鼎盛,股价一日千里,看上去遍地繁荣,让安倍内阁很有信心,特别在对中国倡议组建的亚投行问题上,安倍内阁相信至少G7国家及印度、韩国、澳大利亚是不会加入进去的。

   在进入正题前,说一件安倍大伯父佐藤荣作首相一味蛮勇的往事。

   1971年中国加入联合国已经成为必然,中国的态度也十分清晰:台湾当时联合国会员的权利必须全部退还,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但日本还是提出了一个"双重代表权"议案,意思是让台湾留下。日本的提议在第一轮投票中就被彻底否定。在明知道议案绝对不能获得同意的情况下,日本外交还是做了这样的努力,安倍大伯父佐藤首相一直将此举作为自己的一个荣誉。

   今天的安倍内阁,可能再次要在重要战略上重复失误。

   日本看得非常清楚:美国的反对,加上G7各国不支持,最后中国放弃设立亚投行,这样的可能性几乎不存在,日本明知最后中国能够成功,但在价值观上,还是要强烈反对。

   美国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世界银行及亚洲开发银行上大权独揽,对中国提出的希望增加一部分投票比重的提案,在过去5年时间内未作任何反应,逼迫中国走一条自己做主的路。

   过去日本经济强势的时候,日本也含蓄地提出过一些要求,至少在亚洲开发银行方面,美国满足了日本的要求。今天在对中国的态度上,美国要比当年对日本更加蛮横,而此时,美国面前的中国比当时的日本块头大出了数倍,足见美国政府并未对中国的能力、意愿做出冷静的判断。好在美国言论多出,还有美国国内学者、媒体也主张美国应该考虑加入亚投行。

   日本舆论则大不一样。即便是以报道经济为主的《日本经济新闻》,除了其20日的社论突然调转了180度以外,之前该报描绘的亚投行前景,一片暗淡:滋生腐败、忽视环境保护、不透明等。至于对于日本企业将会得到的好处,该报始终不愿意分析。

   日本判断的失误,应该和政府、媒体一个声音说话、一个观点看问题有很大的关联。媒体为国家战略背书,让日本在判断亚投行问题上损失惨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