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力挺"中国经济?那么中日未来又在哪里?

打印

   进入2016年以后,实体经济的不振,带来原油价格迅速回落到30美元以下,世界股市同时下滑,金融危机有可能进一步打压实体经济,让预计在2018年前后出现的世界危机提前到来。不论是为了推延危机到来的时间,还是尽可能减少新一轮危机的严重性,世界经济的火车头是东亚,中日在这里具有重要的作用。中日坐下来探讨解决危机的方案,共同运作减少危机程度的方法,对中日两国,对世界均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cnnews_p256761_1.jpg

世界经济对全球化的不适

   展望2016年以后的世界经济,发展速度趋缓或者减退,该是最大的特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给出的数据,与各国政府发表的数字有些不同,但若以同一个标准来看世界的话,在2016年,日本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速度与2015年保持不变,同样为0.8%。中国从6.8%减少到6.3%,美国则从2.6%增加到2.8%。欧洲基本处于停滞状态,德国(2015年1.5%→2016年1.6%)、法国(1.2%→1.5%)、英国(2.5%→2.2%)。至于资源大国俄国、巴西,则依旧在水平线以下挣扎。新兴工业国中,印度的状况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在高速发展了一个阶段以后,出现一定程度的减速或者停顿,这是经济规律。但我们看2016年的减速时,能够从中看到世界经济在发生结构性的变化。1990年前后东西冷战结束,全球化成为了一种潮流。按世界经济循环30年周期看,2020年前后将会有一个新的转折出现,这个转折受到另一个地区经济10年周期的影响(如1998年的东南亚金融危机、2008年美国雷曼危机),出现了一定的提前。以互联网为代表的全球一体化,加快了周期的到来,本该在2018年前后到来的新危机,有可能提前到2016年或者是2017年到来。

   全球化的一个特点是,局部危机能够大范围地影响全局。中国产能过剩,看似是中国的问题,但立即会造成俄国、巴西、澳大利亚资源出口的不畅,这还是本次原油价格暴跌的远因之一。一些日本媒体,如《日本经济新闻》以为用几年时间唱衰中国,这将能给日本经济发展带来机遇。但实际上中国经济真的衰退了,受影响最大的该是中国的近邻日本,将让日本更加难以从"失落的20年"中走出来。

   在经济全球化的时候,采取通过舆论孤立中国,组织跨太平洋伙伴合作协定(TPP)的方式来排挤中国,对中国主导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采取坚决反对的态度等等,仅仅是对全球化不适应的一种表现,不具有可持续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