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信"导致中日关系"脆弱"

打印

   2016年以后的中日关系,有两个词可以概括:中日间的相互"不信"、两国关系极为"脆弱"。

   很多时候,民意调查数字反映出的中日关系十分直白。从日本内阁府最近调查的情况看,83%的日本被调查者对中国不感到亲切。这说白了就是日本人"不喜欢"或者"讨厌"中国。中日战争期间日本民众有多大程度讨厌中国,手头没有相关数据,但估计以七、八十年前日本人的国际感觉,不会出现83%这个数字的。如此地厌恶中国,该是日本历史上的第一次。这不是安倍晋三首相,或者日本几家报纸用几年时间报道后能得出的结果,是中日关系处于转折期,中国在剧烈变化,日本二十余年原地踏步(日本自己称之为"失落的二十年"),日本对中国已经难以理解,而且也不愿意去理解的一种表现。

cnnews_p263747_1.jpg
 明治神宫

   是什么原因让日本这么厌恶中国?直觉该是这些年的岛争、对参拜供奉着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观点不同等造成的,但看看3月18日《读卖新闻》、《日本经济新闻》对中国"两会"的报道,让人觉得并非如此。日本媒体在南海问题上、在中国军费增长及国内的政治手法上批评之声相当的多,也十分的激烈。过去的老生常谈不足以让日本民众进一步厌恶中国,今天中国国内政治及中国对外关系该是日本民众新的对华厌恶的主要原因。由此观之,解除日本民众对中国的厌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相比之下,尽管中国电视上也还是在不断地播放一些抗战电视剧,但民众对日感觉不错。去日本爆买后,通过跨境电商直接购买日本产品的人有增无减。"两会"上传出"匠人精神"的说法后,中国突然发现历史上能够天工开物的我们,早已经习惯了在富士康那样的生产线上做单纯无味的工作,很多时候单纯得恨不能以自杀来结束这种无聊。匠人精神离我们已经非常的遥远。匠人那种对工作的无限喜爱,因为喜爱而做上这份工作,有了这份工作而有了生活的根基,这个模式在中国已经很少见。现在大多数人为谋生而不得不去劳作,本属于生活一部分的劳作,忽然变成了某种痛苦。

   在重提工匠精神的时候,我们现在却已经很少在自己身边看到工匠了。于是中国很多媒体开始到日本、德国找工匠,一种新的对日亲近感在中国悄然兴起。此时我们忽然发现,日本那么多的产品质量好,日本能源源不断地推出新产品,和那里有工匠有着紧密关系。日本在中国普通民众心中已经绝非只有抗战神剧中的那些形象,而是非常具体的产品、企业,有着非常好的美誉度。

   只可惜中国对日本的这种好感,日本媒体似乎没有感觉到,也不愿意在强调中国"专横""强权"(3月18日《读卖新闻》社论标题)时做相关的报道。"厌恶"与"好感"形成了黑白分明的两国对对方国家的态度。这样的民意导致的最终结果,也只能是让中日关系一直"脆弱"下去。

日本新华侨报网
http://wap.jnocnews.jp/nshow.aspx?id=85028&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