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康·匠人精神与中日民间关系

打印

   说富士康几乎没有中国人不知道,但如果说台湾·鸿海精密工业公司,可能知道的就不多了。鸿海并购夏普一事,从1月底到现在,一直是中日媒体十分关心的大问题。

   进入3月以后,全国两会举行,成为中国2016年全年政治经济中的大事。日本媒体非常关心中国的军费问题,尤其是军费的增加等,不少日本媒体因此还强化了在外交关系等方面与中国对立的语气。但中国百姓对军费关心的人不是很多,他们更多的是从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的政府工作报告中,看到了"工匠"这个新词,由此而想到中日民间的交流。

cnnews_p264156_1.jpg

大量生产大潮后 重提匠人精神

    "匠"这个词在笔者的印象中,三、四十年前还是用的,如"木匠""泥瓦匠"等等。工业大潮来临以后,手工业中强调的"匠"忽然失去了往日的光辉,开始强调"工"了,如这些年流行的"木工""泥瓦工"。"匠"一词真的是和中国已经久违了。

   进一家类似于富士康那样的企业,做一份分得再细不过的单纯工作,人在日夜的忙碌中,甚至不知自己生产的东西为何物。单薄的工资,根本没有去消费一份自己参与生产的商品的经济力量。能够独立生产某种产品,靠一份手艺维持一家生计的"工匠"也渐渐地远离了中国的日常生活。

   李克强总理谈到工匠文化后,中国的许多媒体,开始去日本,再远一点的去德国寻找还残存的工匠文化了。很多对"匠"以及"工匠"几乎没有任何知识的学者,开始去故纸堆中寻找工匠的文化痕迹,驴唇不对马嘴地发表评论,把工匠抬高到了新生产力代表的高尚地位,结果让普通中国人更加摸不着头脑了。

   日本是个"工匠"大国,当然能够在日本找到"工匠",而且能够找到数不清的"工匠"。对自己工作的自豪感该是所有"工匠"的共同特点,在这个基础上,对技艺的精益求精,对新产品的追求,该是日本能够源源不断从事技术开发、新产品开发的主要原因。

   大量生产在进入到日本阶段后,日本的钢铁、家电、汽车的生产能力曾经让世界膛目结舌过。未想到等中国掀起新的大量生产(目前还做不到大量消费)阶段后,世界才看到这是怎样的一个大潮。

   钢铁、水泥、玻璃生产量之大,这里就不赘言了。在这次的工业大潮里,分工越来越细,局部的细致区分,让生产中的失误降到了极点。富士康的工厂,可以让一个从农村刚刚到城市来的年轻人,在经过数日的培训后,成为数千分之一的工序中的一个工人,能够保证让这个工作以无限接近零失误的几率,在几十万人,上百万人的同时工作中,生产出完全符合设计标准的完美产品。同样几乎没有哪个企业能够像今天的中国这样让分工做得如此之细,产量能够如此巨大。

   唯一的缺憾是,这样的生产几乎排除了"匠"及"工匠"的制作方式。一个在组装线上工作过十年、二十年的工人,很难对整个产品的生产有足够的了解。当他成为一个中年人,需要在年富力强而告老还乡时,回到乡下,他几乎没有其他能够维持生计的能力,大多数人只能重新种地,或者换一个依旧不需要"匠人"手艺的工作。

   对于企业来说,大工业潮同样带来了新的危机。在明确知道鸿海会并购的前一天,夏普突然爆出另外有3500亿日元的"偶发债务"(或有债务),而鸿海依旧不能反悔,就在于鸿海急需夏普的产品开发能力,需要有夏普那样的生产方式,从单纯的组装中走出来,让企业沾上一点"工匠"气息。

    "匠"这对鸿海这样的企业,对于太多的中国单纯从事组装的企业来说,如今已经十分的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