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睹"失落20年"的日本中产之痛

打印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日本20多年的经济衰落正在吞噬着"1亿总中流"。中产阶层牢不可破,曾是日本社会长期稳定的基础,但过去20多年里,这个阶层的人不仅没增加,反而出现较大减幅。这里面有老龄化的原因,"老中产"退休后待遇不如从前,但"新中产"并没有补充上来。劳动力流动化,让太多日本人从"终身雇用"变为临时工,被固化在社会底层。安倍上台后,这些人愈发没有了翻身的希望。近30年来,日本贫富差距不断加剧。作为昔日世界经济的样板,日本今天的教训值得各国研究。

cnnews_p265856_1.jpg

上世纪80年代:"苹果状"----首相蓝领同为中产

    "门下生"是日本尊师重教的一个传统,只要是同一位教授的"门下",即使差很多届,不论老师是否能出席,大家每年都会聚聚。上世纪90年代,我先后在东京大学、横滨国立大学、庆应大学学习,博士毕业后还留在日本的高校教过9年经济学。近年来参加"同门会",听那些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走出高校的"前辈"讲日本中产阶层的变迁,感触很深。

   日本经济由盛转衰,年过七旬的斋藤先生深有体会。斋藤退休前在一家日本上市企业公司工作,他说:"我大学毕业时,公司里的大学生还不多,一同进公司的人只有我能拿到近1万日元。等我10年前从公司退休时,工资已超过百万日元。"同样在上市企业工作的"同门"渡部比斋藤先生要年轻20岁,说到自己的工资,他有些无奈:"最近20年我的工资基本就没有提升过。40年时间工资提升100倍的时代,对我们来说是绝对没有可能再现了。"

   在大企业里,员工收入过去20年不能得到明显提升,给日本社会带来很大的问题:中产阶层人数变少。尽管日本社会至今依旧保持着中产阶层占绝对优势的状况,但很明显,他们的工资待遇很难改善,能维持现状就相当不容易。日本人为此在努力----争取不落到下一个阶层中,至少在心理上不能下滑到底层社会。但过去的20年无果而终,让日本舆论开始担心会不会出现"失落的三十年"。

   说起20多年前,在某私立大学担任经济学教授的黑濑打了一个很形象的比喻:"我们那个时代,不能说没有十分富有的人,也不能说没有社会底层,但大家的生活没有什么太大的不同,这个社会就像一个(中间圆、上下差不多大的)大苹果,基本上大家都是中产阶层,没有太大的区别。"

   用苹果形容过去的日本社会,比"1亿总中流"(指1亿人都是中产阶层)的日文表述要形象得多。上世纪80年代,我在国内某经济报纸工作,第一次去日本采访时,听日本人说到"1亿总中流"这个词觉得很新奇,一位常年采访政治家的日本记者解释说:"连大平正芳首相都觉得自己是中产阶层的人。"由此可见,日本社会的平等,是一种在富有状况下的平等。

   此后,我在日本留学期间常做客日本普通民众家庭,对中产有了新的理解:大致是丈夫在公司做职员,夫人是全职太太,家里有两个孩子,在东京住一套70多平米的房子,如果是郊区的话,大概是一套100平米上下的小楼。从一些日本刊物的调查看,当时上市企业一个三四十岁职员的工资和奖金,全年收入在450万到500万日元之间,相当于30多万元人民币。当时见到各色各样的日本人,基本上没有太大的差别。我身边即使是一些干力气活的人,也绝对相信自己是中产阶层一员,收入不比公司职员低。对比我们当时国内的住房条件和工资收入,日本中产阶层让人羡慕,我觉得日本当时确实是各国经济发展的一个榜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