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汶川福岛震后看中日防灾

打印

   从震后重建的情况看,汶川在震后迅速建设了一个全新的城镇,而福岛远没有达到这点。但是比较汶川及福岛震后的重建情况,人们却一定会相信福岛不论在哪个方面,其减灾防灾工作都做得更好。

   借着去成都开会的机会,去了趟汶川。2008年5月地震后,想去那里采访,但最远也只是到了绵阳,再往里走已经没有了路,况且绵阳的情况也十分的危急,已经足以惨不忍睹。没有充分的救灾经验,再往里走估计添麻烦的成分更大一些。在药、水、食品不足时候,普通人进到灾区,能做的事不多,远不如退一步,去传播灾区信息、做义捐更好。

cnnews_p272173_1.jpg

   相隔8年,6月进入汶川,特别是直接开车进入到了震中,看了那里震后留存下来的中学旧址,强震后的状况依旧让人震撼。"地震后,天突然暗了,石头像雨一样落了下来,好一阵子才能听到呼喊救命的声音。"为观众讲解的当地解说员,亲自经历了那场地震,以一种很平静的声音说到这些时,听的人已经在炎日下战栗了起来。

   在埋葬了上万人的地方,建立了很大的纪念馆。三排近一人高的黑色大理石,有上百米的长度,其中第二排大理石上,刻上了近百人的姓名。一一读过去知道是附近小学学生的姓名,他们已经永远定格在小学的年龄上,没有了继续在人生中前行的机会。上万人埋葬在了这里,只有如此少的人,将自己的名字留在了大理石上,剩下的便是一个很笼统地数字:有万人长眠于此。那些人已经不知姓氏,也不见有后人将知道的情况再度刻在大理石上。"死者长已矣",我们仅仅能够简单地记录一个抽象的数字,而那些曾经的活生生的人,哪怕是村落城镇中的记录,也难见其姓氏了。

    "来体验一下地震的感觉吧。20元。"有不少让人体验地震的服务是收费的。惨烈的照片、令人哀叹不已的回忆,已经让人很难在这纪录地震的中心多待一分钟,有谁还愿再去亲历一下这样的体验呢?

   纪念馆、各种宣传栏记录了民众抢险的各种可歌可泣的故事,今天看起来也依旧让人能够备受鼓舞。和在福岛等地看到的情况大不一样。福岛地震后笔者数次去那里采访,特别是两三年后去采访的时候,重建工作很难说是迅速推进了,但有一点不同,如何减灾防灾,是去福岛等东日本大地震地区采访时,让人感受最深的内容。凡是去福岛等地采访过的人,一定能够知道地震时有多少人伤亡,特别是对亡故的人必定能提交一个名薄,绝非一个抽象的数字。日本在那个时候也会有大量的可歌可泣的故事,但这些在日本的采访中、在震后重访灾区的时候,则基本上不是口传的重点,减灾防灾知识才是人们去灾区得到的最切实的收获。

   汶川的震中,如今已经变成了一个巨大的观光中心,而绝非减灾防灾的教育之地。看看汉族、藏族、羌族等各个民族的生活已经相当的殷实,觉得观光也是个重建的方式,但也还是觉得缺少了什么。如果不能像福岛等日本灾区那样,把减灾防灾的概念做好的话,汶川的观光业能具有多大的可持续性,这点真的有些难说。

原载:《日本新华侨报》 2016年7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