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选举大胜 经济外交作何图谋?

打印

   7月10日晚10点,安倍到达自民党选举开票中心后,脸上的笑意就片刻没有消失过。以往摄影记者会要求他笑得再开心一点,但这次没有一人提出这样的要求。

   每当传来某位候选人获得绝对多数选票,确定能够当选为参议院议员的消息后,安倍便接过秘书处准备好的红花,开始在候选人的名字前面贴上红花。然后转身摆出一个架势让摄影记者、电视记者拍照。脸上漾出的笑意,如同摄影师们手头的灯光,明亮、耀眼。

cnnews_p272515_1.jpg

   安倍从10日晚上开始笑,一直延续到了11日。估计以后几天同样会有极好的心情。说来也是,自从2012年当选自民党总裁后,这次选举是安倍指挥的第四场选举,连续四场获得全胜,怎能让安倍不高兴呢。

   一个一心想修宪,希望日本军队出国作战,对经济几乎没有什么兴趣的人,但正是这个人提出了"安倍经济学"的概念。

   别看过去三年多时间,安倍掌管下的日本经济上乏善可陈,但民众也还是把希望寄托在了这位以修宪为唯一政治活动目标的政治家身上,幻想经济能够发生好转。

   安倍的微笑泛出了一种对日本民意的极大欺瞒:想获得经济发展?我可以给国民一些许诺,但是我能做的只是修宪,不是简简单单地在宪法中加入环保、女权内容,而是修改不以武力解决国际争端的宪法第9条。

   选举之后,日本民众期待的经济发展是否有了实现可能?这需要看安倍是否肯把精力放在经济政策上。

   如果问一下过去三年多时间安倍最大的政绩是什么?日本的媒体会说,安倍让日本军队具有了出国作战的法律保障。

   安倍经济学就没有什么可评可点的地方吗?日本民众会说,我的生活没有发生变化,我依旧看不到希望。股票、汇率这些金融上的事情,和普通老百姓的生活并没有太大的关系。

   获得选举胜利后的安倍,在经济上也还是没有像样的政策。为了把民众对经济的不满转移出去,在政权更加稳定的今天,安倍坚定地推行与中国对峙的外交及舆论政策。

"经济信心"让安倍获取了选举胜利

   纵观2016年7月日本参议院选举整个过程,尽管在野党一针见血地提出安倍•自民党的本意在于修宪,但看看自民党的选举纲领,修宪并没有明确提出,共同执政的公明党,更是对修宪问题只字未提。

   经济话题是自民党、公明党提出的几乎可以看做唯一的一个选举争论点。

   安倍在选举的时候反复强调过日元汇率下调、股价上升、全日本的劳动市场稳定、员工工资得以提升等安倍经济学的成果。许诺如果继续给自民党执政的机会,他能把经济发展推到新的阶段。

   笔者和日本的经济学家、企业家谈安倍经济学,他们共同的感受是,安倍经济政策极为单调,金融几乎成了他的唯一政策内容。金融确实重要,也是一个国家经济的晴雨表。但股价上升、汇率难题一定程度解决了,并不一定代表日本经济变好了。

   更何况,安倍所期望的日本汇率贬值促进出口,在今年年初,以及英国退欧之后,出现安倍不想看到的逆转。美元兑日元汇率已经从最低点125日元,升值到现在的100元左右。

   安倍还回避了一个事实:这些年,更多日本人从正式职工变成了临时工,而临时工工资并没有提升,日本整体工资水平在这些年并没有真正得到提升。

   衡量经济最简单的数据是,日本总体经济(GDP)是否发生了好转?进出口是否出现了增加?民众消费是否强劲?企业的设备投资在增加还是减少?如果从这些方面看,安倍经济学几乎没有给日本带来任何变化。

   金融的特点是能够让人对经济抱有希望,当然状况差的时候愈发让人沮丧。安倍经济学在过去的三年多时间里,尽管没有解决日本的经济问题,用安倍自己的话来说是"尚在途中",但在日本人看来,似乎给企业界带来了很大的希望。

   过去的几年,上市企业没有在日本加大设备投资、普通民众没有变得能够放心地去消费,但股价的变化,还是让他们对经济有了些信心,这种信心是本次安倍•自民党在选举中胜出的最大原因。

   至于在野党批评安倍本意在修宪,这个论点不是日本民众关心的内容。安倍强调其经济政策的成绩,更能提升选民对执政党的希望。让安倍•自民党出台更多的经济政策,彻底改变日本经济失落二十余年的状况,这是日本的心声。顺应了这种民众需求的政党,就能获得选举的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