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地方的文化水平,从听那里的交响乐团可以知道几分

打印

   学生票10元,听交响乐,听著名高音歌手演唱"我的太阳"等国内外著名歌曲,不是某个特殊的月份,而是在过去7年时间里,每年如此。如果有一个城市能够做到这点,大概足以认为这个城市的文化水平至少是不低的。

cnnews_p272823_1.jpg

   笔者去过贵州数次,每次基本上都是去扶贫,或者去种树。2015年,贵州的人均GDP将近3万元,超过了云南和甘肃,但也还是排在全国最后三名中。贵州的经济落后该是个不争的事实。

   也采访过贵阳最先进的大数据中心。看着贵阳新城充满了艺术气息的各种现代建筑,再看看居民小区的楼房,觉得比北京等很多地方要先进多了。原以为贵阳450万人口算不上多,居住比较集中,东西比较好卖,物价该比较便宜。但去菜市场看看,和北京的物价也差不多。内心中能够感受到,贵阳该是已经很现代化的城市了。

   文化怎样?想去博物馆看看,但不巧正在更换展出内容,所以未参观成。

   组织来贵阳采访的环球网,给安排了听交响乐。估计在追求物质生活需求的贵阳,交响乐该不是这里的特点,实在不想去,但票都拿到了,也就跟着去了。

   钢琴演奏一开始,让人大吃一惊。错以为在北京音乐厅听国际著名的钢琴家在演奏。整个乐团的伴奏与钢琴结为一体,比北京、东京的钢琴演奏水准一点不差。钢琴家没有中国某些在国际上有了些名气的钢琴手那种通过过分的身体摇摆来弥补演奏不足的特点,让人听的是钢琴曲。纯熟的钢琴演奏技艺,带人走进了黄河咆哮向东流去的源头。

   在这里笔者听到了五十年来最让人感动的小提琴曲"梁祝"。两位年轻人见面后的情投意合,化蝶后悲情中带着的那一丝和好,那奇妙的旋律数日萦绕在笔者心头。

   抬起头来看看乐团,大概四分之一的人是国外的面孔。后来知道,大约有十个以上的国家的艺术家,在贵阳乐团里演奏。他们很多人在这里结婚、买房,生活在了贵阳。

   炎热天力,在后台见了身穿燕尾服的艺术总监陈佐湟先生。这是位年近70的老者。陈先生年轻的时候师从小泽征尔等指挥大师,在国外拿到博士学位,也在国外众多的乐团担任过艺术总监。

    "为什么来了贵阳?为什么一来这里就做了7年的总监?"

   作为中央乐团的总指挥,也作为在国外很多乐团做过总指挥的陈先生,意外地没有谈艺术,开始谈"钱"----谈为了维持艺术、普及艺术而需要的经费问题。

    "我在德国的乐团做过总指挥,我知道德国的乐团是国家分配经费。比较平均地分配,乐团去找一点,就可以维持了。

    "我在美国也做过总指挥,知道美国主要靠捐赠来维持乐团的开支。美国的捐赠是可以不纳税的。通过免税的方式,鼓励资产家为艺术捐赠。

    "我在北京也做总指挥,更知道国家是中央乐团的主要经费提供者。这也让乐团在很多时候有些像行政机构。经费不够,需要指挥去社会募捐。这方面的工作比作业务更耗费精力。

    "我只有到了贵阳,不用在经费上分心,可以一心一意的做乐团的指挥。因为所有费用都是贵州省零售企业----贵阳星力百货集团提供的。当然政府提供了训练的场所,也给了一部分财政上的支持,但主要是星力百货集团给了充足的支持。

    "我算是跑遍了世界,算是在世界各地指挥过各种乐团,也只有到了贵阳能够真正地专心做业务,让乐团演奏能力更高。"

   笔者对企业赞助艺术知道的有限,但赞助艺术的企业可以免税这点常识还是有的。但贵阳似乎并非如此。企业赞助后,并没有免税。但是贵阳的企业能在这样的条件下坚持赞助交响艺术,实在难能可贵。

    "我想,经常来听交响乐的贵阳年轻人多了,社会的文化水平就能提高,社会的稳定就有了保障。"陈佐湟艺术总监说。

   贵阳能在中国出现一个以企业赞助来维持的交响乐团,而且让这个乐团有了7年的历史,今后还能走下去。应该说,贵阳在文化上迈出了很大的一步。在很多地方,该是比中国其他城市,比如比北京在艺术上的步伐迈得更大,谁能说贵阳经济落后,缺少文化气氛呢?

   贵阳街头没有成都、重庆那样的满街麻将,也很少能遇上露着肚皮在大街上横行的人。贵州的人均GDP确实不高,但这些年每年以两位数的速度在赶超,能坚持做到这些该和贵州肯在文化建设上做努力分不开。在贵阳听交响乐,给人以这样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