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上台 安倍很失望 日本对外政策恐有重大调整

打印

安倍曾经醉心强推TPP 要失望了

   日本对本次美国大选的误判,主要在于对美国精英阶层的过分信任,他们也没有看到美国社会发生的实质变化。

   国际社会反主流化趋势非常明显。安倍政权本身在自民党内部处于非主流状态,通过反对以东京大学毕业的精英们制定的政策,反对以中日交流为重要内容的对外策略,获取了民心,牢牢地掌握了政权。

   安倍晋三与特朗普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比如都从未做过大臣,基本上没有行政经验。安倍虽然过去跟随其做外长的父亲,对外交有一定的感觉,但对外交理论几乎无任何见识,第二次出任首相后,只能使用麻生太郎在任外相时的外交策略"自由与繁荣之弧"(对中国的包围圈),直到这两年才处心积虑地出台了"俯瞰地球仪外交"(用日本媒体的解释是,建立广泛的对华包围圈)。

   国际社会中另外一个比较明显的趋势是反全球化。安倍的"俯瞰地球仪外交"实际上与全球化的关联更多一些。美国精英在过去很多年走的也是全球化之路,通过在世界宣示美国的霸权,让美国对世界各地均制定符合美国经济利益的规则,也让美国获益匪浅。

   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在就任美国国务卿的时候,是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的推动者之一,在本次总统竞选中,希拉里虽也提出了对TPP的质疑,但安倍内阁深信,希拉里出任总统后,会继续推行TPP路线。

   安倍内阁在议会对TPP难以达成统一见解的时候,强行通过表决的方式要在日本率先完成TPP的法律程序。希拉里的失败,让TPP几乎失去了推行的可能,安倍内阁在美国大选上的误判,在TPP问题上强行推进的方式,是安倍内阁在美国大选后面对的一个很尴尬的事。

   今天的美国社会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比如45到54岁的人,各个种族的死亡率都在减少,唯独白人的死亡率出现了明显的上升。滥用药物、酒精中毒、抑郁自杀是死亡率上升的主要原因。美国社会的变化,主要体现在了白人中产阶层那里,劳动阶层的苦难、媒体的漠视等等,在社会的深处不断发酵,他们最终帮助特朗普这样的人物上台,希望能解决这些社会问题。

   不仅仅是美国,这两年法国、德国的排外情绪,英国脱离欧盟、东欧国家的民族主义势力的迅速抬头等等,都是国际政局地域化取代全球化的重要动向。

   安倍内阁本身在自民党内属于非主流,安倍本人对精英不屑一顾,爱用非名校出身、无名气的谋士。对各个省厅派到自己身边来的秘书,也一概用不再能在官场上打拼下去的二流官僚,在对国际局势的判断上,特别是对美国选举结果的预估上,与其他国家比误判程度也最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