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上台 安倍很失望 日本对外政策恐有重大调整

打印

   直属外务大臣岸田文雄掌控的日美经济研究会,原定在2016年11月10日出版一份对美国大选后的外交政策报告,但特朗普当选,让这家日本最为权威的外交政策制定机构,不得不把报告的推出推延了一天。相关人员通宵达旦地撰写新内容。

cnnews_p283781_1.jpg

"煮熟了的鸭子飞了"

   能随时保持和选举事务所紧密联系的日本各"研究机关",也为希拉里及特朗普两大阵营均提供了相当的资金支持。在9日前从美国不断发回各种信息,内容与岸田的研究会的判断似乎大同小异:希拉里获胜已经坂上钉钉。

   这些研究机关,为岸田大臣准备了非常丰富的日美关系策略。就等大选的最后一锤子定音,10日一早就能把报告提交给岸田,然后是皆大欢喜。

   但是,想不到竟然大嘴特朗普获胜,外务省不仅十分的狼狈,一直跟随在美国媒体后面大骂特朗普的日本主流媒体,也开始不知所措。

   一个新的日美时代从特朗普当选之时开始启动。在美国的全面支持下,以包围、牵制中国为唯一外交目标,通过强调中国威胁而去扩军备战的旧外交策略,随着美国的内向化开始失去了说服力。

   不过,面临着巨大调整的日本对外政策,或许也让中日关系有了出现转机的可能?

   据日本共同社11月15日消息,安倍当天上午在参加参议院TPP特别委员会时表示,如果TPP协定不能生效,那么今后东亚经济重点将转移到东盟发起的RCEP协定上。要知道,中国也是RCEP的一员。

安倍曾经醉心强推TPP 要失望了

   日本对本次美国大选的误判,主要在于对美国精英阶层的过分信任,他们也没有看到美国社会发生的实质变化。

   国际社会反主流化趋势非常明显。安倍政权本身在自民党内部处于非主流状态,通过反对以东京大学毕业的精英们制定的政策,反对以中日交流为重要内容的对外策略,获取了民心,牢牢地掌握了政权。

   安倍晋三与特朗普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比如都从未做过大臣,基本上没有行政经验。安倍虽然过去跟随其做外长的父亲,对外交有一定的感觉,但对外交理论几乎无任何见识,第二次出任首相后,只能使用麻生太郎在任外相时的外交策略"自由与繁荣之弧"(对中国的包围圈),直到这两年才处心积虑地出台了"俯瞰地球仪外交"(用日本媒体的解释是,建立广泛的对华包围圈)。

   国际社会中另外一个比较明显的趋势是反全球化。安倍的"俯瞰地球仪外交"实际上与全球化的关联更多一些。美国精英在过去很多年走的也是全球化之路,通过在世界宣示美国的霸权,让美国对世界各地均制定符合美国经济利益的规则,也让美国获益匪浅。

   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在就任美国国务卿的时候,是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的推动者之一,在本次总统竞选中,希拉里虽也提出了对TPP的质疑,但安倍内阁深信,希拉里出任总统后,会继续推行TPP路线。

   安倍内阁在议会对TPP难以达成统一见解的时候,强行通过表决的方式要在日本率先完成TPP的法律程序。希拉里的失败,让TPP几乎失去了推行的可能,安倍内阁在美国大选上的误判,在TPP问题上强行推进的方式,是安倍内阁在美国大选后面对的一个很尴尬的事。

   今天的美国社会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比如45到54岁的人,各个种族的死亡率都在减少,唯独白人的死亡率出现了明显的上升。滥用药物、酒精中毒、抑郁自杀是死亡率上升的主要原因。美国社会的变化,主要体现在了白人中产阶层那里,劳动阶层的苦难、媒体的漠视等等,在社会的深处不断发酵,他们最终帮助特朗普这样的人物上台,希望能解决这些社会问题。

   不仅仅是美国,这两年法国、德国的排外情绪,英国脱离欧盟、东欧国家的民族主义势力的迅速抬头等等,都是国际政局地域化取代全球化的重要动向。

   安倍内阁本身在自民党内属于非主流,安倍本人对精英不屑一顾,爱用非名校出身、无名气的谋士。对各个省厅派到自己身边来的秘书,也一概用不再能在官场上打拼下去的二流官僚,在对国际局势的判断上,特别是对美国选举结果的预估上,与其他国家比误判程度也最大。

安倍对外政策可能会面临重大调整

   日本舆论在解释安倍外交时,反复说的一句话便是"包围或者牵制中国"。为什么安倍内阁会选择这样一条外交路线?

   首先,安倍内阁认为,奥巴马政权的"再平衡""重返亚洲"战略,无疑会与亚洲最大的经济体----中国发生冲突。借美国军事及经济实力,加上现在的日本国力,打压中国就能在外部实现日本的国家利益,从印度、缅甸等国家获得实惠。

   一旦美国开始内向,不再与中国挑起冲突时,日本在世界各地以包围或者牵制中国的外交就会更加失败。日本必须对特朗普上台后的美国进行重新评估,一定程度调整外交方针。

   第二,安倍对美国的繁荣及中国的迅速崩溃有较大的期待。但从技术革新的层面看,美国基于制造业的革新已经停滞,IT革命能给美国带来何种新的发展,目前人们还在观望中。美国GDP的发展速度想超过3%实在不易。

   安倍内阁积极主导唱响中国崩溃论,已经登场数年,日本舆论非常的配合,大量关于中国的负面报道充斥着报纸杂志书籍、电视节目中,尽管中国GDP有6.7%的发展速度,日本只有不到1%;从最后创造出的财富总量上看,中国比日本不知要高出多少倍,但安倍内阁、日本舆论坚信中国经济马上就会崩溃。

   内向后的美国,如果真的按特朗普说的那样对中国产品课45%的关税,最后倒霉的是美国那些投票给他的下层市民。民众将愈发生活艰难,美国经济不会因为特朗普的内向而获得发展,反而有可能陷入新一轮困难中。安倍内阁对美国的期待还是不靠谱。

   中国经济如果按安倍及日本舆论期待的那样迅速崩溃,这种崩溃也不会给日本带来任何好处。应该说,日本经济在失落二十多年后,依然能够保持稳定是因为有中国经济的迅速发展,一定程度让日本止跌。

   一个对外喜欢干涉他国内政的美国,给世界留下了什么?看看伊拉克、叙利亚及阿富汗,不用说什么,结论就在那里。世界还欢迎美国的干涉吗?菲律宾给出的答案已经很明确。

   如果美国不那么干涉世界各国,日本会怎样?再平衡战略的调整,让日本包围及牵制中国的外交失去了最大的后援,再推行下去已经没有任何可能,调整对华战略可能是不久后安倍内阁要面对的选择。

   用中日岛争问题提升日本军事实力,这些年安倍在日本财政极度困难的情况下,每年增加上千亿日元的军费支出,力度不可谓不大,但将军费支出提升到GDP的3%或者5%,这在日本不现实。

   像某些东北亚国家那样保有核武器,从保有的成本上看太大,不适合日本这样的国家,也难以获得日本民众的支持,更是直接触碰中美的底线。炒作直接和中国对立,不能更多地提升日本的军费支出,且老调重弹让人听了厌烦甚至厌恶。从日本国内的情况看,同样需要对包围或者牵制中国的外交做出调整。

   上交到岸田外相那里的报告到底谈了什么?这是日本国家绝密内容,局外人自然不能知道,但可以想象在美国大选之后,日本由于对美国选举、美国社会存在太多的误判,现在是调整其外交路线的时候了。

观察者网 2016年11月12日 http://www.guancha.cn/chenyan3/2016_11_12_380316.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