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能否迎来中日"协创"时代?

打印

   安倍晋三首相去美国了,和1月将就任总统的特朗普本该谈45分钟,但一下子谈了90分钟。日本媒体没有一家质疑这种现任总统还在任的时候,就大摇大摆去拜访下任总统的外交。在日本媒体看来,日美同盟、包围及牵制中国的政治目标,该是日美不论谁当首相、总统,最终让日美能走到一起的体制基础。

   回过头来看中日关系,战后以"反战""不战"为共同目标的外交、民间交往,已经成为事实,虽然也有煽动民族对立,鼓吹战争的政治家、舆论,但毕竟那不会成为事实,也大都为民众不肖一顾。在反战、不战之后,中日的共同目标是什么?过去一个较长阶段,曾经有过经济上频繁往来的时候,现在这种往来已经开始停滞了起来,下一步该如何走,中日双方都十分的彷徨。

   民间交往在中日关系中的作用依旧很大。比如今年8月,中日友协将"中日友好使者"的称号授给了高见邦雄,高度表彰了这位近古稀的日本老人在过去25年里,率领日本及中国的志愿者在山西大同植树1900万株,植树面积达6千公顷的丰功伟绩。在四分之一世纪过去以后,高见的志愿队伍开始通过向中国企业、个人募捐的方式,转战去张家口附近植树。新的方式已经不是单一地从日本募捐,带着经费和志愿者来中国与本地志愿者共同造林,"协同"的模式也让造林有了新的阵势。

   三菱集团也一改过去单独在华从事企业社会贡献活动的模式,开始与中国残疾人体育运动管理中心等,协同赞助中国残疾人群众体育赛事。

   公益活动的协作,能否进入到社会更广的层面中?这是个很重要的问题。比如,日本对华投资减少后,中国对日投资开始增多了起来。单纯地来日本并购企业、收购技术,现阶段不一定能够获得日本舆论的理解。中国个人来日本做志愿活动,除了发生自然灾害时以外,其他能出场的地方不多;中国企业赞助日本的某些赛事,目前也还缺乏气候。如果能够使用"协创"概念,向日本企业注入一定的资产,回购产品,将产品拿到中国市场销售的话,这既不会影响日本现有的生产销售格局,也能满足中国市场对日本产品的巨大需求。协创概念该在中日企业间能够推广下去。

   往更远一点看,现在也许安倍内阁、日本舆论在以一种中日竞争的态度推进、评析两国企业在亚洲及世界其他地方的很多社会基础设施项目。如果日本拿下印度高铁后,继续向美国等国家推销相关项目,日本企业很快就会面临派不出人的问题,而中国是高铁人才大国。中日企业在亚洲等地的协创该会成为某种必然。

   在增进中日民众的相互理解,用好中日各自技术特点的基础上,为提高世界民众的生活水平,中日两国应该共同努力。如果这能够成为两国共识的话,很多旧有的矛盾解决起来可能会容易不少。中日关系不能理顺,和这些年中日缺少了共同的发展目标有不少关系,去协创一个新的世界,该提上日程了。

《日本新华侨报》2016年11月25日
http://mag.jnocnews.jp/flash/jnocnews/12216/#4

cnnews_p284551_1.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