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de in Japan by China,中日经济合作有一条捷径?

打印

   这十天在日本采访。

   不论是见老朋友还是去新朋友家作客,聊天依旧十分开心。当然对不少问题有不同的见解,但这一点也不影响朋友间相互间的友谊与信赖,酒喝得特别的多,吃饭时间特别的长,人也立即胖了不少。真的觉得"加胖"(Japan)这个词挺适合用来称呼日本这个国家的。

   也看报,特别是经济方面的报纸。看到日本媒体把安倍晋三首相拜见美国下任总统特朗普、在秘鲁见俄国总统普京等都和中国联系了起来,认为很大的目的在于牵制中国。觉得安倍首相为构建孤立中国的包围圈,马不停蹄地在世界各地奔走,真是太辛苦了。笔者还看到,平时已经甚少发声的日本共产党,在谈到中国的时候几乎用破口大骂的方式批评中国,要和中国划清界限。去书店里购书,看到的是那些在北京驻过站的记者,纷纷预言中国将立即崩溃,或者他们谈中国威胁的书简直排山倒海。"加胖"这个国家的舆论、政治怎么就不能从"厌华"中走出来呢?老百姓真的信这样的舆论吗?

   中日企业该怎么办?日本企业的旧商业模式(第一阶段,在中国制造,向世界出口;第二阶段,在中国制造,在中国销售)受中国劳动力成本提升、中国本地企业兴起、跨国企业在中国的竞争开始变得激烈等等因素的影响,盈利能力下滑,相当多的企业开始遭遇了经营上的困难,旧模式已经难以为继。但新的商业模式在哪里?日本企业是否肯改革创新?特别是日本舆论、政治中的"厌华"愈发严重,想要强化中日经济关系在日本似乎是逆流而动,困难很大,感觉构筑新的中日商业模式并非易事。

中国参与的日本制造

   一百年前,周恩来在东京留学时曾经到访过的中国菜馆"汉阳楼",如今也还在营业,这里距离熙熙攘攘的靖国大街有十几米远,但相当的寂静。

   13年前初次在北京采访过的商事企业中国总裁武田胜年先生,如今早已经退休。在汉阳楼见到这位年已古稀的武田先生时,发现他和13年前几乎没有什么变化,让人觉得他该是一位刚刚过了中壮年时代,可能就要退休的上班族。

    "这次来东京,还是见企业?"武田先生问。
    "这次有个新概念,Made in Japan by China。"
    "不谋而合,咱们进里面细聊。"武田先生有些惊喜地说。

    2015年中国对外投资总额为1450亿美元,其中对日投资28亿美元,而且主要集中在了观光、房地产方面,真正和产业相关的项目不是很多。日本是个产品制造、工业设计、现代物流、世界商业网络方面的大国,来日本投资,第一步去买些中国人能立即用得上的观光房地产,参与为中国游客提供各种当地土特产的店铺、小型食品作坊顺理成章,但这些并非能够代表日本的主流产业,想通过在日本的经济活动来实现自家企业的长期盈利能力,最终需要做的也还是进军日本产业,发掘让中日企业双赢的新商机。

   日本舆论在不断强化"厌华"情绪,让太多的日本民众对中国难以信任。中国企业如果单纯以并购的方式进军日本产业的话,用不了太久,更大的一股"厌华"浪潮很可能席卷整个日本舆论。在并购企业、购买专利、引进技术之外,中日需要导入新的能够让双方接受的商业模式。

    "比如中国企业向日本企业注资,在日本生产的产品部分返销到中国,或者由中国企业出口到其他国家。这样的商业模式日本企业能够理解,双方风险比较小。在有了足够信任的基础后,再考虑其他的合作方式,这样的合作更稳妥一些。"笔者谈了这些天采访的心得。

   退休后武田先生并没有停止工作,一直十分关心中日经济往来,中国企业参与的日本制造,能更加精准地开拓中国市场,解决日本国内市场萎缩,中小企业缺少资金问题。中国有巨大市场,但缺乏新产品,缺少过硬的制造技术。谈到这些有中国企业参与的日本制造时,和武田先生之间的话也愈发多了起来,感觉中国企业参与日本制造,该是一个很好的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