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简洁"概念开始在中国流行

打印

   三十年前刚刚到日本的时候,住一间6个榻榻米的一居室。屋内的一个很大的壁橱,上面放衣服,下面是被褥。白天支起炕桌读书,晚上收起桌子,铺上被褥在榻榻米上休息。屋子不大,非常的方便。尤其是不能多买东西,买了也没地方放。

cnnews_p285522_1.JPG

   前不久在北京去参加"2016全球创新者大会"的时候,听了MUJI无印良品会长金井政明谈该公司的设计理念。与中国及其他国家的演讲嘉宾不同,"简洁"该是最大的特点。房屋等因为简洁,留下了利用空间。比如无印良品设计的床特意没有床头,而把椅子插在床底下发挥床头的作用。该公司设计的格子,可以当作书架、变成收纳柜、电视柜、多宝柜等等。

   回想一下这十几年,回国后的房子住大了,东西变多了,最大的感觉就是不方便,不知道东西放哪里了,总需要时间去反复地收拾。如果生活能够简便,我们肯定有更多的时间去读书、会友、观光。可惜我们过去十余年,用了太多的时间去扩充空间,买大房子,购入更多的物质产品,而在精简、便利方面想得实在太少。

   老子曾谈过"有之利,无之用"。我们过去很多时间,因为曾经的太穷,太与物质无关,在改革开放中,忽然巧遇了经济发展大潮,于是过度强调有之利,所有人在同一个时间去买房,去装修,然后是成车成车地购物。上个世纪80年代在日本看到的景象,原封不动地搬到了现在的中国。

   但日本在80年代之前,已经有了无印良品等企业逆流而动,开始讲简约,社会上甚至有标榜"清贫""极简"的人。我们在今天的中国,能看到不少没有享受到经济发展实惠的人,却很少能遇见主张清贫、极简的人。

   于是,我们看到的贪官劣绅,程度要比日本甚几倍、几十倍,这些人对金钱简直贪得无厌。明知贪的越多,牢狱之灾也越重,但依旧要贪,那种疯狂简直让人难以置信。如果一个人有数千万元现金放在床底下,既不能用来收买人心,也不能拿去投资生钱;如果一个人的金钱可以供数万人用上数年,那么他保有如此多的金钱,其目的是什么,我们已经不得而知。日本泡沫经济时代,包括日本现在在内,贪得无厌的政治家等等不时会出现,但几十个日本的无赖政治家,很多时候都不能和中国的贪官污吏甚至一个小吏比。

   有人说这可能和宗教信仰不相信来世、报应、不相信最终审判有关。但东西方相信报应、恐惧最终审判的人,在贪这个问题上程度有所不同,但表现却大致一样。日常生活中的简约,该是制约贪腐、欲望的最直接的因素。

   听金井谈企业的简约设计理念,不仅在内心非常赞同,而且希望能把这些用在中国,让我们的生活便利,在物质面前能有所收敛。

日本新华侨报网  2016年12月6日
http://www.jnocnews.jp/news/show.aspx?id=887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