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想青史留名,希望放在了对俄外交上

打印

在南千岛问题上的日俄见解

   其实,日俄两国在领土问题上依据的法律文件是1956年签订的日苏共同声明。

   日苏签订共同宣言的时候,在第9条中有这样一句话:"日本国及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同意在恢复两国正常的外交关系以后,继续进行缔结和平条约的谈判。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考虑到满足日本国的希望及日本国的利益,同意将齿舞群岛及色丹岛移交给日本国。但是,这些岛屿将在缔结日本国与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之间的和平条约之后,实际进行移交。"

   但是1956年以后,随着东西方冷战的不断加深,日本需要一个向俄国施加压力的口实,外务省忽然禁止使用"南千岛群岛"一词,生造出了"北方四岛""北方领土"这个词。

   外务省原俄国问题专家,同时也是对俄谍报分析专家佐藤优,在这方面有详细的分析,相关文章可以查对2016年10月15日《东洋经济周刊》。按佐藤的分析,本来只是向俄国施加压力用的一个词,但用着用着闹假成真,拿回国后、择促两个大岛成了日本的一个悲愿。

   从2016年12月14日,日本媒体报道的情况看,普京在访日前见了被认为是安倍自民党御用媒体的《读卖新闻》。普京明确对该报说,"我们认为(俄日之间)不存在任何领土问题。"

   这显示了一个巨大的矛盾。一方面是安倍希望通过经济援助的方式从俄国那里获得领土,安倍个人青史留名,另一方面是普京直接通过《读卖新闻》传达不存在领土问题的见解。

   日俄是否在15日、16日通过长门会谈、东京会晤签订和平友好条约,能否把色丹、齿舞交给日本,实在没有定论。

   俄国占有南千岛群岛是因为俄国是对日战胜国,按照二战前的国际规则,战胜国有权对战败国的领土作出划分的规定。南千岛群岛就是俄国的领土。日本则认为按照1956年的宣言,自己有资格拿回色丹、齿舞,而且希望获取国后、择捉两个大岛。

   日俄对领土见解的不同,采取的处理方式也很不一样。12月两国高层的会谈能否取得成绩,按60年来日俄交涉的历史看,应该是签订和平友好条约在前,解决色丹及齿舞归属问题在后,至于国后、择捉两个大岛的归属问题是否可以谈?这个对于俄国来说没有必要,对日本来说则属于奢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