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多岁的人,又该为未来做什么准备?

打印
cnnews_p286412_1.jpg

   笔者的30-39岁是在日本度过的。

   那是将近30年前的事了。日本的泡沫经济在上个世纪80年代后半期渐渐进入"佳境",经济形势一派大好。买了房的人,其资产评估价值已经不是一年一涨,几乎是每个月都能往上提一提。买了股票的人,能想象钱包一天能鼓出多少。1979年美国学者傅高义写的《日本第一》(Japan as Number One: Lessons for America)在这个时候已经翻译成了日文,销量比美国好多了。不知道买书的人看没看,但买上一本能让人心里踏实。日本进入到了万年(永远)增长的阶段。不论成立什么企业,都能找到工作机会;不论是否上学,都能挣到挺多的钱。日本的世界实在太美好了。

   笔者是留学去的。国内80年代流行的"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余毒还在身上发挥着作用,读完新闻学开始尝试读经济,进入90年代后将经济学从硕士读到了博士,而且在学校里留了下来,从助教干起,换所学校竟然也当上了教授。日语把30到39岁这个年龄段称之为"30代"。笔者的"30代"在日本转眼间度过,这会儿已经快60了。回想起来,30岁该是人生最有干劲,最能够创造辉煌的时期。特别是能遇上经济发展的大潮,这个时期最该用好。

"心"的大小与经济发展速度有关

    "心",或者换一个其他词汇"雄心"或"野心",与同时代的经济发展、社会变化速度有关。

   30年前在日本,那时不论大学生还是已经工作的人,所有人都很国际化,愿意和外国人接触,愿意去国外旅游观光。1993年以后,日本经济开始由盛入衰,最大的报纸《日本经济新闻》把那以后的时间,开始是称之为"失落的十年",进入2000年以后又改称"失落的二十年",估计再过几年就会称之为"失落的三十年"了。30年前的日本和现在完全不一样。

   笔者在距离40岁还有很多年时间的时候,在日本的大学里混了个经济学教授职称。现在回到学校,再看30岁的教员时,和过去最大的不同是,拿到教授职称的人很少,太多的人就算是拿到了副教授的职称,也是需要续约的,一次只能做4年,4年过后再续约。教学成绩差一些的,或者大学经营不是很好的,这些教师需要关门走路。

   去朋友家作客,十几年没见,见他们的孩子也都二十几岁,三十多岁了。问问工作情况,大多数去的是一些没有听说过的企业,和他们的父辈比,在企业规模、知名度、收入已经相差了不少。

    "刚刚换了工作,太累,说是不想干了。"30年前一起工作的福田,很亲切地看着自己的儿子对笔者说。

   小伙子很帅,比他父亲年轻的时候帅很多。仔细修剪过的眉毛,更显得清秀。从身边走过时,淡淡的男性用香水味,让人有种清新感。小伙子和他父亲一样肯干,一天工作十个小时根本不在话下,但累了就想换个工作,似乎少了父辈一辈子在一家企业干一份工作,把这份工作当成自己天职的劳动态度。日本社会这些年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终身雇佣制在慢慢淡出,大多数人已经不可能在一家企业工作一辈子,不管喜欢不喜欢,在一家企业里一直干下去,也确实没有了这个必要。

   福田的儿子除了喜欢安静地用耳机听音乐外,对看电视没有兴趣,报纸是从不看的。福田在30年前,见到笔者的时候,对中国,对世界有提不完的问题,喝起酒来话题就更多了。他所在的公司也到中国开设了工厂,福田尽管没有来中国工作,但常来出差。走过经济发展、国际化之路后,是长期的失落与民心的内向。心,不论是对外部的好奇心,获取经济上的成功的野心,这些年日本的年轻人与他们的父辈已经很不一样。

   福田是大学一毕业就结婚,就有了孩子。但现在家中的儿子、女儿不用说结婚,朋友都很少。福田的儿子喜欢的音乐笔者不一定听过,所以彼此之间的话题很少,看看话不投机,对方很知趣地回自己房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