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产与外务态度不一,日本对俄外交乏善可陈

打印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陈言】在俄国总统普京到日本进行工作访问之前,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大骂外务省。

   日本《要素》月刊(2016年12月号),详细报道了安倍大骂外务省的主要内容。普京访日前,俄、日、韩在海参崴有一个"东方经济论坛"。俄韩之间签署了一系列的经济合作协议,而日俄之间则什么也没有。安倍察觉出外务省对自己推进的强化日俄关系,索取北方领土的计划阳奉阴违,当即怒不可遏。

   但外务省似乎并未收敛。提前出版的《东洋经济周刊》(2016年12月24日号)刊登了一篇对俄谍报专家佐藤优的文章。该文谈了11月9日,内阁安全保障局谷内正太郎局长(原外务省事务次官-副部级干部,外交官的最高负责人),见俄国安全保障会议书记尼古拉·帕德罗雪夫的情况。

   帕德罗雪夫问,如果把齿舞群岛、色丹岛交给日本,日本会不会在岛上建美军基地?谷内不加思索地回答:"按照日美安保条约的规定,当然有这个可能。"

   此事谷内"忘记"向安倍汇报。11月19日,普京在利马和安倍会谈时,再次问及此事。安倍并不知道,有些措手不及,回来一查,发现又是外务省的人在作梗。前日的愤怒不由得再度点燃,知道在对俄关系改善上,自己希望经产省多出一些力气,从经济的角度攻破俄国心理防线,但外务省觉得是经产省夺了自己的外交权力,开始采取不合作、怠工、搅局来应对。

   《要素》和佐藤优在日俄首脑会谈之前,都隐约觉察到不会得到安倍期待的成果。

让经产大臣担负起对俄外交重任

   安倍第二次出任首相后,其民意支持率巨高,而且在安倍经济学未取得任何可圈可点的成绩,日本社会的保障制度举步艰难,执政的自民党丑闻不断的时候,如此高的支持率,主要该是归功于舆论工作做得好。

   这该是世耕弘成的功绩。

   日本的内阁体制是,首相任命大臣。首相之下是官房长官,再以后为外务大臣、经产大臣、财务大臣等。通常不设副首相。安倍晋三在2005年到2006年之间出任过一次首相,但"溃疡性结肠炎"让安倍本人身体实在不能继续从事繁忙的工作,而且在用人上的严重失误(当时日本称安倍内阁为"小朋友内阁",安倍的发小纷纷入阁当了大臣),内阁成员不断出错,内忧外患让安倍辞去了首相的工作。

   大概是由于这个原因,2012年12月,安倍再度出任首相的时候,在内阁设立了副首相一职,由当过首相的麻生太郎出任。

   首相外访时,日本是由官房长官在首相府代理首相的职务。换句话说,一旦首相遭遇不测,那么出来代理首相工作的是官房长官。首相与官房长官负责日常工作,较为重要的决定由内阁(各大臣参加的内阁会议)决定。

98149.png

   世耕从事副长官的工作1317天。应该说,官房副长官虽然不是大臣,但在内阁中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尤其是安倍需要《读卖新闻》、《日本经济新闻》等御用媒体配合的时候,向这些媒体透露"独家"新闻的任务就落在了官房副长官的身上。这期间保证了安倍内阁没有因为丑闻、经济上的无策等受到舆论的严厉批评,劳苦功高。

   2015年10月,安倍改造内阁的时候,把世耕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语重心长地说:"世耕君,这次我改造内阁,准备让和加藤胜信官房副长官先入阁。"加藤1955年生,长世耕7岁,而且是众议院议员。在日本,众议院议员通常比参议院的议员地位要高一些,而世耕目前还只是一名参议员。

   论做媒体的工作,让除了《朝日新闻》以外的媒体在安倍面前服服帖帖,能做到这点的也只有世耕一人,说起来世耕比加藤对安倍内阁的贡献要大。成绩摆在那里,世耕多少对安倍的这次人事安排有些不满,脸上布满了阴云。

    "这次你的位置我就不动了。让加藤君先入阁,但我内心也为你准备了大臣的职务,到我下次改造内阁前,你把副长官的工作做好。"安倍说。

   听到自己有当大臣的机会,而且领导说得非常清楚,就是下次改造的时候,世耕感恩戴德,愈发加深了对安倍的敬爱。

   不到一年,2016年8月3日,安倍改造内阁时,把内阁最重要的职位之一----经产大臣给了世耕。9月1日,更任命世耕为负责日俄经济协力的担当大臣。世耕的任务是迅速取得对俄外交的成绩,在2016年从俄国那里至少拿到两个岛,可以的话拿到4个岛屿,可让安倍青史留名。世耕愈发觉得责任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