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产与外务态度不一,日本对俄外交乏善可陈

打印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陈言】在俄国总统普京到日本进行工作访问之前,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大骂外务省。

   日本《要素》月刊(2016年12月号),详细报道了安倍大骂外务省的主要内容。普京访日前,俄、日、韩在海参崴有一个"东方经济论坛"。俄韩之间签署了一系列的经济合作协议,而日俄之间则什么也没有。安倍察觉出外务省对自己推进的强化日俄关系,索取北方领土的计划阳奉阴违,当即怒不可遏。

   但外务省似乎并未收敛。提前出版的《东洋经济周刊》(2016年12月24日号)刊登了一篇对俄谍报专家佐藤优的文章。该文谈了11月9日,内阁安全保障局谷内正太郎局长(原外务省事务次官-副部级干部,外交官的最高负责人),见俄国安全保障会议书记尼古拉·帕德罗雪夫的情况。

   帕德罗雪夫问,如果把齿舞群岛、色丹岛交给日本,日本会不会在岛上建美军基地?谷内不加思索地回答:"按照日美安保条约的规定,当然有这个可能。"

   此事谷内"忘记"向安倍汇报。11月19日,普京在利马和安倍会谈时,再次问及此事。安倍并不知道,有些措手不及,回来一查,发现又是外务省的人在作梗。前日的愤怒不由得再度点燃,知道在对俄关系改善上,自己希望经产省多出一些力气,从经济的角度攻破俄国心理防线,但外务省觉得是经产省夺了自己的外交权力,开始采取不合作、怠工、搅局来应对。

   《要素》和佐藤优在日俄首脑会谈之前,都隐约觉察到不会得到安倍期待的成果。

让经产大臣担负起对俄外交重任

   安倍第二次出任首相后,其民意支持率巨高,而且在安倍经济学未取得任何可圈可点的成绩,日本社会的保障制度举步艰难,执政的自民党丑闻不断的时候,如此高的支持率,主要该是归功于舆论工作做得好。

   这该是世耕弘成的功绩。

   日本的内阁体制是,首相任命大臣。首相之下是官房长官,再以后为外务大臣、经产大臣、财务大臣等。通常不设副首相。安倍晋三在2005年到2006年之间出任过一次首相,但"溃疡性结肠炎"让安倍本人身体实在不能继续从事繁忙的工作,而且在用人上的严重失误(当时日本称安倍内阁为"小朋友内阁",安倍的发小纷纷入阁当了大臣),内阁成员不断出错,内忧外患让安倍辞去了首相的工作。

   大概是由于这个原因,2012年12月,安倍再度出任首相的时候,在内阁设立了副首相一职,由当过首相的麻生太郎出任。

   首相外访时,日本是由官房长官在首相府代理首相的职务。换句话说,一旦首相遭遇不测,那么出来代理首相工作的是官房长官。首相与官房长官负责日常工作,较为重要的决定由内阁(各大臣参加的内阁会议)决定。

98149.png

   世耕从事副长官的工作1317天。应该说,官房副长官虽然不是大臣,但在内阁中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尤其是安倍需要《读卖新闻》、《日本经济新闻》等御用媒体配合的时候,向这些媒体透露"独家"新闻的任务就落在了官房副长官的身上。这期间保证了安倍内阁没有因为丑闻、经济上的无策等受到舆论的严厉批评,劳苦功高。

   2015年10月,安倍改造内阁的时候,把世耕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语重心长地说:"世耕君,这次我改造内阁,准备让和加藤胜信官房副长官先入阁。"加藤1955年生,长世耕7岁,而且是众议院议员。在日本,众议院议员通常比参议院的议员地位要高一些,而世耕目前还只是一名参议员。

   论做媒体的工作,让除了《朝日新闻》以外的媒体在安倍面前服服帖帖,能做到这点的也只有世耕一人,说起来世耕比加藤对安倍内阁的贡献要大。成绩摆在那里,世耕多少对安倍的这次人事安排有些不满,脸上布满了阴云。

    "这次你的位置我就不动了。让加藤君先入阁,但我内心也为你准备了大臣的职务,到我下次改造内阁前,你把副长官的工作做好。"安倍说。

   听到自己有当大臣的机会,而且领导说得非常清楚,就是下次改造的时候,世耕感恩戴德,愈发加深了对安倍的敬爱。

   不到一年,2016年8月3日,安倍改造内阁时,把内阁最重要的职位之一----经产大臣给了世耕。9月1日,更任命世耕为负责日俄经济协力的担当大臣。世耕的任务是迅速取得对俄外交的成绩,在2016年从俄国那里至少拿到两个岛,可以的话拿到4个岛屿,可让安倍青史留名。世耕愈发觉得责任重大。

对俄经济合作8大项目

   以世耕的新闻感觉、情报收集及分析能力,他比谁都清楚领土问题不是一两年的谈判能够解决的。况且说南千岛群岛中靠近日本的四个岛是俄国非法占领的,这并无任何在国际法上说得通的根据。

   1952年签订的对日旧金山和约,尽管当时苏联没有在上面签字,但和约对日本领土管辖权的范围有明确的规定。其中第二章第二条(c)明文说:"日本放弃千岛群岛"。至于日本后来主张的择捉岛、国后岛是不是属于千岛群岛,条约没有明确说明,但也不能说这些岛是苏联霸占的。

   世耕仔细地分析了俄国的状况。俄国的问题是,人口的平均寿命这些年不升反降,而日本是世界平均寿命最长的国家之一。"健康长寿"成了对俄经济合作的第一项目。另外,能源及远东的经济开发也是普京所关心的问题,而日本有能源等方面的需求。

   更重要的是,俄国在2014年将克里米亚并入自己国土后,日本欧洲及美国开始对俄实行制裁。2015年俄国的经济增长率为-3.7%,2016年虽然石油价格上来了,但依旧艰难。俄国在经济上的困境,需要日本对其进行援助。

   用经济援助换国土的安倍设想,得到了世耕的全面支持,很快就出台了对俄经济合作8大项目。

   但是日本是资本主义国家,企业没有利润可赚是不会去俄国投资的,尤其在苏联及俄国经济混乱时期,日本去那里的投资几乎只赔不赚,害怕去俄国投资该是日本企业普遍存在的心理。世耕当然对此也心知肚明。但经产省的对俄支援政策,企业不能置之不理。

   2016年12月16日,普京与安倍会谈后,日本很快发表了80个对俄合作项目,这里面有政府项目12个,包括:在日本举办俄罗斯年活动、地下资源的利用、核动力的和平利用、产业人才的培养等。

   民间项目共68个,包括:三井物产与R-Pharm公司的资本合作(延长健康寿命)、三菱商事与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开放式股份公司(Gazprom)的合作(能源开发)、日本援助建设巴巴洛夫斯科机场(远东振兴)、东芝与俄国邮政的合作(尖端技术)、日本贸易振兴机构对俄国商业人才的培养(人才交流)等等。按日方公布的合作金额为3000亿日元(约176亿人民币)。

   世耕把能做的工作做得几乎完美,以后就要看外务省对俄交涉能力了。从15日、16日两天安倍与普京的会晤结果看,领土问题上俄国并没有松动,这让世耕,同时也让安倍觉得是外务省在使绊儿(见上述《要素》杂志报道)。

经产省与外务省严重不和

   不管佐藤优多么为老东家外务省辩护,外务省本来就不对从俄国获取领土抱有太多的幻想。外务官员们还记得,2000年到2001年前后,正好普京刚刚就任总统,时任日本首相的森喜朗,抓住机会要从普京那里拿到齿舞、色丹。是外务省的教条主义者们,一定要四岛同时获取,结果两个小岛没有要到,四岛更不用说了。毫无人气的森喜朗下台后,领土问题更无从谈起。

   看到对俄经济外交风生水起,外务省对世耕及世耕的经产省毫不吝啬地准备援助俄国深感不满,外务省在对俄交涉上打不起精神。不论是东方经济论坛不给首相准备签字的机会,还是在安倍-普京会谈前明确表示在齿舞、色丹有可能建设美军基地,外务省怠工应该说是领土交涉毫无进展的一个不小的原因。

   世耕参加了15日及16日两天的日俄首脑会谈,他自然知道普京与日本谈和平条约的前提是,日美安保条约需要做某些修改,比如将领土交给日本后,这些岛屿不能设美军基地。但日俄之间的问题加入美国因素后,变得相当复杂,领土问题的解决也就更加无望了。

   外务省对安倍的外交意图当然非常清楚。用12月17日日本《每日新闻》社论的话来说,"安倍的战略是,通过强化与俄国的关系来牵制中国。"牵制中国今后也还是外务省对华外交的主线。如果能够通过经产省主张的对俄经济援助,实现日俄关系的强化,这对外务省来说自然也是实现外交目的的一大条件。

   日本媒体反复报道说,在安倍内阁的外交目的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就是牵制中国。也只有不断向民众做出在牵制中国的态势才能得到舆论及民众的支持。常年从事内阁对外发布舆论工作的世耕,对此也看得很清楚。今后在掌握对俄经济外交主动权的同时,如何与外务省合作,不能总让老大破口大骂外务省,该是摆在世耕面前的一大课题。

观察者网 2016年12月20日
http://www.guancha.cn/chenyan3/2016_12_20_385156_s.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