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推介高铁项目,强化与中国竞争(之二)

打印

二 推介日本技术的失败与成功

   单只看高速铁路的车辆开发,运营成绩的话,日本的新干线技术有高于加拿大庞巴迪等企业的特点。毕竟在世界上最先开发出高速铁路的是日本,1964年以后五十余年运营中,遭遇了众多的大地震等自然灾害,但无死亡事故,准点率以秒来计算。日本高铁的先进性无容置疑。

   由于日本用较多的时间,做了很大的努力,日本在进入21世纪前后,在国外拿到了一些铁路项目。这包括2007年开业的台湾高速铁路。该铁路全长345公里,投资4806亿新台币(约1.8万亿日元),是日本出口的第一条高铁。在台湾取得成功后,日立制作所在2012年获得英国铁路的改建及车辆方面的巨大项目,不仅在英国,今后日立等日本铁路技术将在欧洲获得较快较大的进展。

   但是,尽管日本在国外极力推介其新干线技术,但目前只有中国台湾全面引进了日本技术,包括中国在内的其他国家,大都只采用部分日本技术,对该技术进行改进后,发展自己的高铁技术。日本急需有一个全面使用日本高铁技术的实例。

(一)在印尼的失败

   日本是印度尼西亚最大的援助国家,也是最先向印尼提出了铺设高铁的提案国,但最终日本并未获得这里的高铁项目。

   从2008年开始,日本就不断向印尼推介新干线技术。日本到2013年为止,已经向该国提供了5万亿日元的低息贷款,在人才培养及社会基础设施的建设上,下过很大的功夫。考虑到完全用民间的力量建造一条高铁,在成本的回收方面不确定因素太高,日本一直提议让印尼国家参加高铁建设项目。

   按日本方面的构想是,建设一条从雅加达到爪哇的铁路,沿线人口多,市民也比较富裕。但印尼的问题是,急需让贫困地区与城市连接起来,通过铁路来解决贫困问题。交通对印尼来说也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让铁路成为建设国民经济新体系的重要手段。在铁路建设上的概念不同,让2008年开始在印尼推介的铁路项目,到了2014年从初始的一路顺风,变为困难重重,到2015年9月,日本与印尼的谈判基本处于中断状态了。

   日本政府内部对印尼铁路建设的看法不一致,也是最后让该项目不得不中断的原因之一。外务省是项目的主要推动机关,而真正能够号召企业去印尼投资的是经济产业省。经产省分析了台湾高铁的运营情况后,认为印尼高铁更加缺乏回收投资的能力。台湾高铁运营效果并不好,岛内不断传出高铁将破产的消息。经产省从回收投资的角度分析,认为印尼项目不具有较高的效益。

   日本本身的体验也让经产省对印尼项目狐疑。日本经历过"国铁"变革,关闭了负债累累的国铁,成立铁路集团,让7家企业竞争。如果印尼只有一家铁路公司,维持一条高铁路线,经产省的感觉是"风险很大"。

   但由于是中国企业后来拿到了印尼铁路的订单,日本舆论反应相当的剧烈,重新夺取在国外建设铁路的主动权,在日本开始变得重要了起来,安倍内阁需要尽快扳回一局。

(二)在印度的成功

   2015年12月安倍晋三首相出访印度,12日与印度基本达成合意:印度引进日本技术建设国内高铁。

   印度高铁计划将最大城市孟买与最大的工业城市艾哈迈达巴德联系起来,长度约500公里,最高时速320公里,跑完全程从目前的8个小时缩短到2个小时。总投资额为9800亿卢比(约1.8万亿日元)。日本为了夺取印度高铁,向印度方面提出了极有魅力的条件。从日本媒体透露出来的信息看,为了获取印度高铁项目,日本将向该国提供1万亿日元的低息,期限为50年的日元贷款。高铁项目的主要资金应该来自日本。2017年动工,2023年完成。

   印度高铁的成功获取,该是日本国家推介的一个成功的范例。这里除了安倍晋三首相亲自推销外,从2011年开始,国土交通省邀请了大量的印度行政及技术人员到日本考察。在项目可行性调查方面,直接负责印度高铁的咨询企业是JR东日本公司的下属企业。尽管在印度有欧美其他公司也有意参加高铁建设,但目前孟买到艾哈迈达巴德的铁路,基本上无其他企业能插手。

   从印度现有的民主主义制度、工业化需求及高铁的长度、建设费用等方面看,印度高铁的项目的风险更在印度尼西亚之上,回收投资的可能性更低,日本用来准备的时间更短,本来日本国内会有反对之声的,但人们几乎没有在正式场合听到任何反对的声音。一个比较大的原因在于要为印尼项目的丢失"雪耻"。

(三)一个未充分讨论的技术问题

   日本何以在保有新干线技术的情况下,三十余年未能在世界推广这项技术?日本的钢铁业在上个世纪70年代末,对韩国、中国进行了技术转让,家电业也在成熟后迅速转让了相关技术,但最代表日本综合实力的高铁技术,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日本并没有积极对外转让,虽然有过一个在台湾的成功事例,但一直属于独例,不具有普遍性。

   在铁路国有化的时代,新干线一直存在不能回收投资的问题。私营化以后,问题得到了缓解,但并未彻底解决。国家向民众提供廉价的社会基础设施,通过产业的振兴来维持经济发展,这方面的问题在这里不做太多的讨论。经营上的包袱一直是日本高铁技术转让时不能解决的问题。不论是已经断念的印尼项目,还是今后推进的印度项目,重蹈国铁覆辙,高铁经营困难重重,这将是今后在国外经营铁路时必然会出现的问题。

   尽管日本有了对台湾的技术转让,在此前后,部分技术转让给了中国,但真正将日本高铁技术拿到国外,需要政治家做出判断,这种判断较多地受到了意识形态上搞对立的影响。特别是强调与中国的对立,是向外迅速推介高铁技术的一个重要口实。中日在高铁技术出口方面的对峙,该是2015年日本经济中的一个非常令人注目的话题。

《日本经济蓝皮书》(2016年),131-134页

cnnews_p287151_3.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