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推介高铁项目,强化与中国竞争(之三)

打印

三 中日短时期在高铁技术出口上的竞争态势

   2010年以后,中日同时把目光转向西部,中国明确提出了"一带一路"政策,日本也拿出了较多的与中国"一带一路"政策区域重叠的各种计划,两国在相关地区,重要产业上的重叠,反映出中日在这个区域的对峙,表面上合作的部分不多,意识形态、外交上的对立,更加放大了对立面,让事实上的合作,本来应有的合作,反而很难为人所知。从2015年中日分别在印尼及印度获得高铁项目,两国接着在亚洲其他国家进行相关项目的新角逐看,今后几年中日在高铁上的相互竞争可能要大于协作。

(1)中国能在印尼获得项目的一个主要原因,首先在于中国与当地企业合资成立了新企业,由企业直接负责高铁的建设。其次,中国不仅有建设高铁的技术,而且能满足印尼提出的需求。日本能够为印尼提供建设高铁的技术,但在高铁建成后,如何用这条铁路为当地的经济振兴作出贡献,相关问题一直没有明确的答案。从印尼向中国的出口量上看,对华贸易要大大超过对日贸易。铁路的建成,能更加快速地促进中国与印尼在贸易上的交流。这方面的要素对印尼判断该让哪个国家来建设高铁时,具有很重要的意义。另一方面,印尼在中国"一带一路"战略中具有重要的战略位置,只有首先在印尼占有一个桥头堡,才能保证海上丝绸之路能够继续向西延伸。在争取印尼项目上,中日的决心程度不一样。

   正如中国高铁中使用了很多日本技术产品一样,印尼项目主要由中国企业来完成合同签约后,为中国企业提供零部件的日本企业同样是项目的受惠者。中国在国外获得的高铁项目越多,日企向中国企业提供配套零部件,有些甚至是关键零部件的几率也会越高,今后向中国企业转让技术、出口技术的可能性也越大。

(2)相比之下,在印度的成功,在日本被当做对印尼项目的失败报了一箭之仇。日本媒体强烈批评说,中国政府用钱铺路拿下印尼项目,但到了印度项目基本上成为日本囊中之物后,对日本政府使用ODA等等持绝对支持的态度。至于印度的民主化特点、现有工业基础的对高铁的配套能力、印度铁路建设特点、欧洲加拿大等企业在印度与日本企业的竞争态势,在过分强调印尼项目失利的情况下,几乎完全被忽视。其实印度项目和日本媒体报道的印尼项目一样,存在相当多的不确定性,对这些不确定性估计、评价的不足,在今后推进项目的实施上,将会影响印度高铁按计划完成。

   日本国土交通省的高官在谈到印度项目获得成功的原因时说:"和造价相比,印度方面更重视的是安全性及准点率问题,日本这方面的技术获得了正当的评价。"在有日本ODA全面支援的前提下,印度高铁是否能高价建设起来,依然是个很大的问题。仅有一条印度新干线的话,日本高成本的缺点也还是不可能克服。印度比其他国家更需要造价低廉的高铁,日本在对应印度市场的需求上,今后需要做的努力将相当的大。

   印度高铁最后选用日本技术,最大的意义在于,新干线技术在过去50年中,除中国台湾引进一部分外,并没有全套出口到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实绩。日立在英国的项目也称不上全面引进日本高铁项目,几乎没有可能今后在欧洲普及全套的以新干线为基底的高铁技术。中国的高铁建设在2008年以后发生了巨大变化,中国高铁公里数迅速超越日本,建设速度快,除初期阶段发生了重大事故外,其后运营状况基本稳定,特别是在超过日本新干线时速的情况下,进行了多年的运行,积累了经验。这让国际市场上中日高铁技术的竞争变得更加激烈。现在印度正式全面引进新干线技术,对日本来说是"零的突破",这种零的突破对日本意义更大。至于能否做到日本强调的高质量等等,尚需用几年以至于十几年时间去验证。

   在印度正式决定引进新干线技术时,日本的东日本旅客铁道(JR东日本)、川崎重工业、日立制作所将成立日本企业联合体,共同投标。在日本舆论看来,首相等政府高官推销,国家机关给资金支持,民间企业合为一体共同推进,让日本有了一个推销成功的事例。

(3)中日在亚洲国家高铁等基建方面目前处于对抗阶段。日本新干线、中国高铁是各自国家外交及经济合作的重点内容,是各自在增加影响力的同时,能在经济上获得效益。两国今后的竞争重点将转移到越南、泰国、马来西亚、缅甸等国家。

   从表1看,亚洲到2020年在铁路建设上的新建项目的金额为30亿美元,更新改造360亿美元,全部加起来的总金额为390亿美元,通常在铁路之外还需要建设发电、通讯、医院等配套设施,社会基础设施方面的项目巨大,这不是一个国家能垄断的业务。考虑到基础设施建设起来后,亚洲经济进入到更快的发展阶段,更需要中日在亚洲地区合作。

    "中国与日本是邻国,在政治、安全保障方面有时有可能发生摩擦,但在贸易、投资、观光等经济方面相互依存,两国有必要更加发展战略互惠关系,共同为亚洲及世界作出贡献,扩大彼此的共通利益。"在北京的日中经协事务所筱田邦彦所长的观点十分值得关注。中国的"一带一路"政策,日本向西推进各种社会基础设施,两国在相关领域存在竞争,但中日两国所处的经济发展阶段不同,在亚洲铁路建设方面能发挥的作用不尽相同,在第三国有条件合作。虽然目前处于较为激烈的竞争状态,但在看到市场巨大,需求多样化以后,两国除了竞争之外,合作也是一种选择,而且是能让亚洲的经济发展有序化,利益最大化的一种选择。

《日本经济蓝皮书》(2016年),134-136页

cnnews_p287151_3.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