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珠港的符号意义:战争、从属地位与对等的日美关系

打印

安倍内阁观察之三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陈言】2016年12月26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踏上飞往夏威夷的飞机时,心情想来极度复杂。

   对俄领土外交的失利,让日本最为安倍内阁唱赞歌的极右派报纸《产经新闻》都感到无地自容。3000亿日元的经济援助是要投出去的,但从俄国那里并未得到一寸领土。通过获取领土来提升安倍内阁支持率,让安倍本人在日本历史上留下重重一笔的幻想,在2016年算是彻底破灭了。

   在一年的最后几天,安倍需要硬着头皮去一趟夏威夷。日本媒体大多觉得,这是冒然拜会下任总统特朗普、招致现任总统奥巴马极大不满后,安倍不得不去"擦屁股"的无奈之举。

   其实问题并不在这里。安倍对夏威夷的符号作用所知甚少,26日开始的夏威夷之行,结果会让安倍外交愈发难以处理此行带来的各种问题。

珍珠港:帝国主义"战争"无需谢罪 亚洲则不同

   日本外交存在数不清的误判。二战前主要是对美国的误判:外交官看到的是美国人过于强调个人的力量,年轻人的享受风气,地理上与战争中的欧洲、日本发动侵略战争的亚洲都相隔较远,便认为美国没有胆量参加世界战争,就是参加了,在战争中也会不堪一击。这些是日本外交官对当时美国的主要看法。

   基于此,日本悍然发动了对珍珠港军事设施的突袭。

   这些年日本最大的误判集中在了对华外交上。本文重点不在分析安倍外交的对华政策,只把结论归纳在这里:日本外交官、舆论认定中国经济已经处于泡沫崩溃的前夜,认为需要在意识形态方面坚决地与中国对立,在外交上采取包围中国的策略,军事上则随时准备和中国摩擦。对中国的误判与二战前对美国的误判同出一辙,结果也将大同小异。

   回到原题上来,珍珠港遭日本偷袭后,这成为美国参加二战的契机。安倍去那里不论是向死去的美国军民表示哀悼,还是要显示日美军事同盟的坚固,战争是访问珍珠港的主题。

   1941年12月8日,日本军队偷袭了珍珠港,原来在战争问题上一直摇摆不定的美国,迅速决定参加战争。之前对于日本大举侵略中国,美国也只是强调日本必须撤军,虽有一些对日本的经济制裁,但就像日本现在对俄国的经济制裁一样,做得很不彻底。

   珍珠港被偷袭后,美国没有被日本吓倒,反而坚定了参加二战的决心。美国的对日宣战,彻底地改变了二战法西斯国家表面上占优势的局面,不论在亚洲还是欧洲、非洲,法西斯国家的军事行动开始进入弱势,并最终走向失败。

   有一点需要说明的是,日本与美国的战争,与以往的帝国主义之间的战争有着巨大的相似点。这种帝国主义国家间的战争虽然也有正义与邪恶之分,但这场战争不论对人道进行了多么无情的打击,帝国主义国家之间有胜败之说,但在道德意义上的"谢罪"并不是特别的重要。

   人们看到,美国在1945年8月对广岛、长崎投掷了原子弹,但美国总统奥巴马去广岛参加相关的纪念活动,并未向广岛市民、日本国民"谢罪"。同样,安倍此次去珍珠港,大概也不会向死去的美军将士"道歉"。

   帝国主义国家之间的战争,与帝国主义国家对其周边国家以抢夺人口、土地为主要目的的侵略不同,尽管安倍可以不向美国民众就偷袭珍珠港问题"道歉",但并不意味着也可以不向亚洲被侵略的国家道歉。

   25日,53位国际学者、艺术家、社会工作者,联名公开致信安倍晋三,质问安倍是否承认二战的侵略历史。

   这些学者来自日本和美国,这53名学者中包括美国电影导演奥利弗·斯通、普林斯顿大学名誉教授理查德·法尔克、东京大学教授高桥哲哉、立命馆大学名誉教授安斋育郎等。

   公开信指出"珍珠港并不是日本攻击过的唯一场所",并质问安倍"是否计划去中国、朝鲜半岛、其他太平洋各国和其他反法西斯联盟国,对多达数千万的战争牺牲者进行慰灵?"

   日本"村山首相谈话继承会"25日也指责安倍访问珍珠港,是打着"慰灵"旗号进行的"历史歪曲",批判"有选择地悼念美国牺牲者却无视亚洲牺牲者的行为不可原谅",要求安倍去"南京、哈尔滨、韩国、马来西亚、新加坡等地对战争受害者进行追悼"。

战后建立的对美从属关系

   当然,这些话对安倍恐怕是不会有什么触动的。安倍内阁的重心无疑在对美关系上,而且比以往历届内阁都更愿意寻求"对等"。

    "从战后框架中挣脱出来",这是2005年安倍第一次从小泉纯一郎那里经"禅让"得到首相职务后,对外发出的一个重要信号。那时正好是战后60年,日本在世界经济规模第二的位置上也有三十多年的历史了,让日本永远从属与美国,安倍并不愿意。

   2013年以后,第二次出任首相的安倍,看看自己的职位渐渐变得稳固后,便用更多的时间思考对等的日美关系问题。但如何突破呢?此时,在经济上超越美国的构想已经非常不切实际,那么还有一条路就是获得和美国共同作战,共同发动战争的机会,让美国真的把日本当做一个对等的盟国。

   这年(2013年)年底,安倍突然参拜靖国神社,美国对此的反应相当的强烈。

    "安倍是历史修正主义者"的呼声从那个时候起,在美国就没有停止过。安倍的修正,在美国人看来,意味着要回到战前日本与美国同为帝国主义国家的时代,因为那个时代日美是对等的。

   美国很快看到,到了2015年8月,也就是战后70年的时候,安倍对"过去的战争"在表示反省的同时,说了一句很重要的话:"我们的子孙以及更远世代的子孙,不能背负持久谢罪的宿命。"也就是说,今后日本要在国际社会与其他国家平起平坐了。

   这种平起平坐也还是对原帝国主义国家来的,恢复与其在军事及外交地位上的平等,该是主要诉求之一。

   安倍内阁对其侵略过的亚洲国家,口头上表示过谢罪,但从未到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到大量屠杀菲律宾平民、屠杀新加坡平民的地方去表示忏悔,日本也没有表示过要与被其侵略过的国家之间达成和解的意愿。

   当然在2015年通过各种立法的方式,日本具有了对外参加战争及发动战争的权力,现在安倍需要重新到珍珠港去,在那里宣告日美的"最终和解",这种和解是表示日本从此要与美国建立对等的关系,至于美国如何理解安倍的用意,是否能将"安倍历史修正主义"的标签拿掉,就要看安倍如何说服奥巴马及美国精英了。

安倍能否在珍珠港建立对等的日美关系?

   日本外交官向来以理解美国意志,按美国的方针办事为主要特点,这源于日本对美国的从属关系,让日本脱离美国独立行动,在过去非常困难,现在外交官们多大程度理解了安倍对美同等地位的诉求,目前还看不清楚。

   结果,就像对俄领土外交彻底失败一样,安倍夏威夷之行也还是很难有所建树。

   日本媒体把安倍此行成果的预测看得非常的渺茫。先是谈贸然去拜访一个并没有上任的总统,让"礼仪之国"的首相丢脸不知道丢到什么地方去了,特别是安倍在利马的APEC会上谈TPP重要性的话音刚落,特朗普的上任百天内首先要废止TPP的推特发言就发出来了,这让安倍措手不及。

   至于去夏威夷,也只是因为外交官们查阅了奥巴马每年圣诞节到元旦前后会在家乡度过,此时去和奥巴马进行其任期内的日美首脑最后会谈,提出这样的建议奥巴马不会不同意。

   于是,在利马的APEC上,安倍红着脸提出了申请,奥巴马也回答一个OK,前后用了不到5分钟时间。至于去珍珠港悼念死去的将士、实现日美的和解(这个实际上几十年前已经以日本对美服服帖帖为特点,早已完成)、对等的日美关系,这些并没有成为议论的对象。

   在经济规模上,日本有过向超越美国迈进的机会,但那个时候日本没有提出对等的日美关系之说。以日本现有的军事力量,保卫日本领土绰绰有余,欺负一下朝鲜,或许也不算什么难事,但跟随美国到世界任何一个地方去作战,发动大规模战争的能力则非常有限。

   和德国、意大利的军事力量比,日本军队对外作战受到的制约要大很多,军力很强但作用有限。这样的国家能否让美国当成军事上的对等国家,实在难说。

   亚洲时间的2016年12月27日,安倍回到了71年前日本发动战争、最后促成美国参加战争的珍珠港,二战前对美国的误解,现在转换了一个方式,变成了刻意的对周边国家的误解(或者是故意的曲解),而二战前对美国的误解,实际上并未发生转变。美国要日本做什么,日本自己该为美国主动做什么、能做什么?安倍自己说不清楚。

   至于出访夏威夷的成绩在哪里?人们也只能和本月接待普京的结果做些对比,这样的话,看上去会似乎有些,似乎也还说得过去。

观察者网 2016年12月27日
http://www.guancha.cn/chenyan3/2016_12_27_386313_s.shtml

cnnews_p287179_1.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