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不确定的国际局势与中国商业机会

打印

   英国脱欧(Brexit)让世界在2016年上半年震惊不小,下半年特朗普(Donald Trump)在美国大选中横空出世,更让人感觉意外。

   世界局势变得让人难以理解,这在2016年仅仅是个开始,真正的不确定该从2017年正式登场。不论是英国脱欧带来的动摇,还是特朗普上台百日间将出现的美国混乱,2016年埋下的种子,2017年开始生根发芽。至于最后是否会绽开数朵奇葩,或者出现何种结果,无人知晓。在世界广袤的大地上,以简单树立一个假想敌国,单纯主张本国利益的民粹主义将更加"发扬光大"。

   这如同在电影馆里,本来坐着看挺舒服的,但前排一定有人要站立起来,觉得这样看得更舒服。于是后排的人也只能站起来看,很多人的不满,搞得电影院气氛紧张。过分强调个人(国家)利益,带来了全场(世界)局面的紊乱。

   《不确定的年代》( The Age of Uncertainty),是由财经编辑转为经济学家的加尔布雷斯(John Kenneth Galbraith、1908年10月15日 - 2006年4月29日),在1977年出版的一部很有影响的著作,今天我们读起来也依旧具有参考价值。

   我们所生存的世界存在各种风险,人们也有应对风险的能力,但世界远比存在各种风险要复杂。我们不知道下面会出现何种风险,不知道克服风险后会迎来哪些机遇。国家政局及政策的稳定,该是规避不确定性的重要方式。

02811450942736720677.jpg

国际政治局势的不确定性

   世界局势的变化本来是有一定规律的,这个规律往往从我们阅读的书籍及报纸杂志,看到的电视节目中,通过提取典型事列,分析其影响力,然后找出大多数人同意的规律来。不可能每个人都去英国或者美国投票的现场,去一个一个地问投票人的意愿。从我们能够阅读的报纸看,英国不会脱欧,美国民众也不可能选举特朗普当下任总统。

   但是世界上的绝大多数精英,在2016年的这两件大事上做出了错误的判断。

   以事后诸葛亮的方式来回顾2016年我们在美国问题上所犯的错误时,最让人感到无言以对民众的是,几乎所有舆论只看到了美国精英们的言论,而对大众的呼声基本没有听进去。在全球化进程中,变得愈来愈富有的美国精英,对希拉里·克林顿的支持,让人看上去是对理性、现有秩序的一种认可。而愈发贫穷,看不到生活会变得美好的大多数民众的呼声,美国的媒体没有反应,于是看似粗俗,政治经验为零的特朗普,成了民众心声的代表,看似闹假成真,实际是美国政治需要发生变化的必然结果。特朗普该是很"正常"地当上了下任美国总统。

   英国的情况可能更多的是"地方"与"中央","全球化的牺牲者"与"从开放的金融中获得巨大利益的阶层"之间的矛盾冲突的结果。更简单地说是英国年轻人与老人之间的一场竞争。其结果当然也是多数派战胜了少数派。

   世界局势的不确定性,在其他国家也有所表现。2016年6月在菲律宾出现的杜特尔特政权是对阿基诺三世政权的一种反动。意大利宪法公投的结果,表现出的也还是改革的不易。在看似安定的韩国,朴槿惠总统闺蜜参政,让人很难认为韩国是个现代民主国家。至于朝鲜,则在刻意搅局,让国际社会不得不采用外科方式处理朝鲜问题。但处理后带来的结局也还是在增加不确定性。日本在安倍晋三治下保有着政治的稳定,但这种稳定在以增加军费,时刻准备与周边国家进行军事摩擦,通过政治家参拜靖国神社的方式,不断推进与东亚国家的对立来维持的,日本的政治因素随时都能让东亚的稳定变为动摇。

   至于法国在2017年上半年投票选举新总统、德国秋季举行联邦议员选举,则没有太多的悬念,这里连不确定性都说不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