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灯异同

打印

   中日各有一个以制作纸灯而著名的地方:中国是四川省自贡市,日本则是岐阜县美浓市。

   自唐以降,自贡便有新年燃灯的习俗,延至清代更有"狮灯场市"、"灯竿节",后渐形成节日的提灯会,更有放天灯、舞龙灯、戏狮灯、闹花灯等活动。从古至今,灯自然用纸糊,灯也是纸的产物之一。

   2017年春节前夕,自贡市来北京对外友协做灯展,将平日寂静的友协大院装饰一新,营造出浓浓的春节气氛。几十个国家的使节来这里观灯,数十家国外媒体到这里现场报道,让国际社会了解了自贡彩灯的历史及现状。

20170307s.jpg

   经过这些年的发展,自贡彩灯已形成了文化创意产业集群,全市彩灯文化产业产值达20亿元,解决就业人口超过4万人。来自自贡方面的信息是,该市彩灯已占全国灯展及彩灯产品销售市场份额的85%左右,占国际市场份额的90%左右。自2007年起,彩灯文化产品出口额连年占全省文化产品出口的50%以上。在自贡,彩灯文化产业已发展成为名副其实的支柱产业。

   春节之后,受日本内阁府及日本设计中心邀请,作为亚洲媒体的一员,笔者去美浓市采访了当地的"和纸彩灯"。和中国自贡相比,两市彩灯异曲同工。

   美浓有久远的造纸历史,为彩灯的制作提供了充足的素材。日本正仓院文献中记载,大宝2年(公元702年)已经有美浓纸的记录。在日本历史的很长一段时间内,美浓和纸除了用来做记录外,岐阜提灯(灯笼)、岐阜和伞、岐阜团扇这些和纸相关的工艺品尤为著名。

   在美浓市,今井家族以和纸生意起家,繁盛了数百年,如今经团联会长、新日铁董事长今井敬,经产省官员、安倍晋三大秘书今井尚哉均等左右日本经济及政治的大人物,据说均出自这个家族。

   纸灯的传统至今在日本社会依旧有顽强的生命力。每年10月,美浓市有纸灯展,不仅全日本,很多时候世界其他国家的产品也会来这里展示。数百年来形成的、在房屋与房屋之间架构的防火墙"Udachu"景观,在数百米长的街道上,各地出展的纸灯争相斗艳。

   中日都传承了纸灯传统。但自贡的彩灯更多以地方政府、企业的形式出现,如地方政府到北京办彩灯节等等,较少有个人色彩。自贡地方该有不少彩灯的设计、制作名人,但我们很少看到这些名人的名字。美浓不同,所有纸灯均有制作者姓氏,便是小学生扎个纸灯也会标明自己的姓名。

   自贡和美浓都在延续自己纸灯的历史。只是中国更多地以官府的形态出现,让灯节浩浩荡荡,不仅北京,重大国家庆典,必定会有自贡地方政府、企业出来做相关项目,自贡彩灯业也因此强大了起来。美浓虽也有政府在后边积极推广,但更多的是以个人、地方和纸的使用为中心,用细水长流的方式推进,出现了数不清的匠人,让一个个产品走进了日本家庭。

   两国振兴纸灯的方式不同,却各自都获得了很大的发展。

    《日本新华侨报》2017年3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