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飞騨嬗变:日本传承1300年的木匠技术如何与时俱进?

打印

   从日本石川县金泽市到岐阜县飞騨市的车程为两个小时左右。知道金泽(Kanazawa)的中国人可能不是很多,这里的"兼六园"是日本三大名园之一,平日来游览的人很少,让园里古树下的青苔愈发绿中多了几分墨色。飞騨(Hida)中的"驒",在中文中念"tuo",汉语是"毛色呈鳞状斑纹的青马"的意思。日文地名的发音借用了汉字,与中文原意关系不大。

    大千世界,色彩斑斓,不论我们看的电影电视,还是日常用的手机电脑,我们能接触熊猫那样黑白两色的时候实在不多。但从金泽到飞騨,两个小时的车程只有黑白两种颜色。雪特别的多,高速公路公司的员工随时铲走道路上的积雪,而被铲走的雪就堆在道路两旁。车在雪墙中前行,有些地方的雪墙已经超过观光车的高度,在两米以上了。从断壁残崖的雪墙中向外望去便是公路两边的山村:房屋上的雪是白的,房屋是黑的;山上的树是黑的,山地则覆盖了厚厚的白雪。从车头向外望去,道路是黑的,两侧则是白白的雪墙。原来在日本还有这么原始的水墨画世界。

传承1300年的木匠技术

2017030702s.jpg

   古代日本的"京"大都指奈良或者京都。飞騨市距离奈良及京都算是比较近的地方,国家的租庸调赋自然是从距离京城最近的地方,也就是从政治军事能够影响到的地方征调。飞騨地处深山老林,能产的粮食有限,古代国家在这里主要征用劳动者去京城劳作。飞騨人以建筑中的木工见长,木匠技术传承了千余年。

   从日本大宝元年(701年,唐·则天顺圣皇后长安元年,传说这年李白生于碎叶城)公布了大宝律令,根据律令在718年制定的养老令(日本的赋役令)里,开始明文规定"婓陀国条"(婓陀在日文中与飞騨同音)。婓陀国需要"每里出匠人10人,去京城劳役1年"。古代日本的1里相当于现在的4公里,在人口稀少的古代,想每4公里找到10个劳力,相当困难。征集到的工匠需要走十余天到京城,做完330天到350天的劳役,等故乡的后续劳役到达后才能返回故乡。

   史料记载,飞驒国辖有大野、荒城、益田三个郡,辖区长13里,在赋役令公布的年代,大致有10里。这里每年需向国家派送的匠人为100人左右,从718年开始,每年派出100人,持续了500年左右的时间,共征调劳役4万到5万人。

   飞騨地区多山林,飞騨人也以木匠著称。到京城后首先需要他们来营造官府,另外大量的寺院建筑,也需要飞騨人去负责。

   统治日本的政治势力不断变换,兴百姓苦,亡百姓苦,飞騨人的劳役必不可少,很多年代征调新的劳役相当困难,不少人一生需要数次去京城劳作,很多人逃亡到了其他地方。木匠技术该是飞騨人在逃亡中,或者是受到其他地方豪绅的邀请,客走他乡,将这些技术传到了日本各地。

   近现代以后,纯粹的木制建筑已经不多,飞騨的木匠较多地变身家具制造者。今天的飞騨已经是日本最著名的家具产地,千余年来的技术传承,定格在了木制家具上。

   顺带多说一句,飞驒市除了家具店多以外,"刃物"(刀具店)也很多,但现在能大量销售的开始变成菜刀了,有不少店铺也还在卖木工工具。过去这里也生产过大量的刀剑,有木工工具的生产技术,想得出来刀剑铸造技术也该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