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权威学者:研究中国是"宿命之事"

打印

   尽管有"情报社会"之称,007、CIA、克格勃等是谍战电影中常见的机构和故事,而日本却少有相关场景。日本预测到重大国际政治事件、军事冲突的时候不多,即便是经济领域,国际社会也罕用日本情报。

    日本的公安警察、充当密探的媒体,最擅长的是国内情报搜集及分析。日本的一些媒体在日本的情报能力不小,但到了国外,他们很小心,通常不敢直接去军事禁区拍照、制作相关地图。

20170623-1.jpg

   过去也有胆大的日本使馆武官直接闯入中国军事禁区的情况,如2002年10月,日本驻华大使馆武官天野宽雅因私闯中国军事禁区而遭拘捕。

   但这种情况不多见,通常情况下,武官通过正式场合与所在国军方的公开交流,获取军事情报,也通过与其他国家武官交换情报,来提升自己情报的准确性。

   一名对中国情况十分了解的日企员工十分感慨地对《环球时报》说:

   "日本在中国人眼中政治经济地位高的时候,从中国方面获取的信息质量也高,但随着日本经济地位下滑,加上日本并不是政治、军事大国,现在在中国获取的信息,质量已经算不上上乘。"

   原因是什么?是在中日关系进入互不信任的阶段后,日本官员、企业日籍员工与中国方面的交流也变得不太通畅,从中国官员、智库等处拿到的信息也有限。

   日本的信息收集98%靠公开渠道。

   诚然,日本非常擅长信息收集,日企研究所、企划部门习惯尽可能多地订阅各种报刊杂志、研究报告,做成剪报,然后不断更新修正。

   这种系统性、长年积累的信息,常常让外人震惊,但有了如此细致、系统的信息就能够保证日企、日本政府在制定对华政策方针时冷静吗?

   很多时候人们只能给出一个否定的结论。比如安倍坚信中国经济不久就会崩溃,相关报告提交到安倍那里的,自然是中国的环境污染、官员腐败问题等,谈中国今后依旧能够发展的报告,很难放到安倍的办公桌上。

   企业也一样,尽管有非常冷静客观的中国经济报告会提交到企业总裁那里,但受安倍内阁、日本舆论的影响,真正相信中国还能发展的日本企业家不是很多。

   《环球时报》想起,这些年,日本出版业除了让"中国崩溃论"书籍充斥市面外,也出了一些总结日本战争失败原因的著述。

   比如1991年出版发行的《失败的本质》,到2017年记者购买时,已经增印63版,该书称:

   战争时期日本的失败不是没有收集到足够的信息(谍报),而是战略方针失误导致的。

   不少研究中国的日本学者认为,无论是古代的中国还是现代的中国,对日本都有"参照系"价值,日本可以通过中国更好地认识"自我"。

   日本的中国思想史专家沟口雄三著有一本《作为方法的中国》,书中称:

   日本人做中国研究的实质,是把中国视为方法,作为分析和验证日本文化特质的参照物。日本的中国问题专家毛里和子也曾说,中国研究对日本社会科学来说是"宿命之事"。

   如果日本方面能够经常和中国交流,在对华战略制定上日本该不会如此强调对立。最后2%的信息拿不到,就像水烧到98度依然不能算开一样,日本的信息工作最后还是实现不了真正的准确。很多时候,战略失误正是这样造成的。

    原载《环球时报2017年6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