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的锁国:日本为何少了点技术革新热情

打印

   以日本现有的社会体制,对技术革新的支持力度,笔者认为日本依旧是世界最重要的技术革新大国,其新产品的开发速度并不慢,在养老护理、新材料研发、机器人、人工智能(AI)等各个方面,日本企业的创新及生产能力不可小觑。但是,和战后打破军国主义统治及财阀垄断后,大量中小企业簇生,本田、索尼等企业成为排头兵,引领技术创新的五十年代、六十年代比,今天的日本在创新方面已经开始保守,国家在世界创新中的排名不断后退,创新力的不足是日本企业需要解决的重要问题。

20170628-1.jpg

   一些数据能代表日企在创新方面发生的变化。欧洲工商管理学院(简称INSEAD)和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联合发布了《2017年全球创新指数》研究报告。中日两国对该报告都非常的关心。中国比较强调自己进入到了前25名(世界排名22位),是唯一的中等收入经济体。瑞士、瑞典、荷兰、美国和英国是世界上最具创新力的国家,中国媒体将报告的这个特点也同时作了表述。

   日本学者对这些年排位的变化作了比较。日本由2007年的第4位,退到2016年的第17位,单看排位的话,日本已经在新加坡、韩国及中国香港之后。

   该如何解释日本是个制造大国、研发大国,但日本近年来创新能力严重滞后这个问题?看一下日本企业,大企业的官僚化,中小企业接触外部世界时缩手缩脚,这些人们谈论的已经很多,原日本学术会议会长黑川清认为,企业条块分割、内部意见绝对统一、个人对组织的忠诚等,是企业最后缺乏创新能力的深层原因。

   只要入职某个企业,不管工作是否有成绩,反正没有失误,这样的员工最后在日企里大致能当上课长,运气好一些是部长,略微能干的就是董事、总裁。需要反复强调的前提是没有失误。不失误的最好办法就是不作为。所有决定都是集体作出的,企业不需要个人领导、判断能力,不需要有优异的成绩,只需要员工不犯错误。这样的企业在干部选用上,自然是四平八稳的人能笑到最后。日企作出决定时速度之慢,效率之低,选择结果之差,可能是诸多在日企工作的中国员工有目共睹。

   太多的日本人对外部世界已经没有什么兴趣。《日本经济新闻》通常在描绘中国的时候会把中国说成一团糟,但就是这样的报纸,在谈到2017年美国黑石集团总裁苏世民(史蒂芬•舒尔茨)创建的"苏世民书院"今年有110名学生毕业时,也感慨地写了日本学生的情况。该书院的捐助人之一是孙正义,日本学生是有资格来这里学习的,而且学习条件非常的优厚,但一开始是无人报名,后来因能拿到孙正义奖学金,也只有两人来这里学习。

   从企业制度看,太多的人不愿意冒风险创新,不再提新建议;从社会对外态度看,就是有再好的条件,外国(特别是中国)也是不愿意去。"心"的锁国该是日本创新能力不足的最大原因。

   《日本新华侨报2017年6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