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帮女人,令安倍败得如此惨烈?

打印

   自2012年12月安倍晋三二进宫成为日本首相后,4次参众议院选举均轻松取胜,这让他多少有些战无不胜的感觉,但到了7月2日东京都议会选举时,没想到却被一帮女人弄得翻了船。

   在战后七十多年时间里,首都东京是自民党必争之地,如果东京都不能控制在自民党手里,中央政府就会感到腹背受敌,惶惶不可终日。在东京都议会127个席位中,能占有64个就是过半数。这次选举前自民党占了57个席位,加上共同执政的公明党23个席位,可谓控制着首都议会。但是7月2日选举后,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和她率领的"都民第一之会"大胜,以55席成为东京都议会第一大党,自民党落到只剩23个席位,公明党已经在地方议会上公开与小池百合子合作。所以,这次选举成为战后自民党输得最惨的一次,让安倍无地自容。

   "THIS IS 败因。"这是一句分析安倍在地方选举中失利原因的口头禅,把安倍在女性问题上的"烦恼"、带来的地方选举失利和"搅乱"日本政局等问题说得明明白白。只可惜落花流水春去也,到8月改造内阁前安倍能做的有限,做得越多局面会越乱,最大的政治目标"修宪",也将变得扑朔迷离。

安倍在演讲时清楚地听到了反对声

20170705-01.jpg

   这次东京都议会的选举,凡是安倍去做声援演讲,必定会选一个区民会馆、区体育馆,这里能来的人不是很多,但来的人保证都是自民党的铁粉。所以安倍一亮相,会场便会爆发出经久不息的雷鸣般掌声。这让安倍特别得意,每次演讲感觉都非常得成功。因此,从自己演讲会场的气氛看,安倍认为第二次执政后的第五场重要选举,取得胜利似乎没有什么问题。

   不过,7月1日下午在秋叶原的演讲,让安倍感觉出了一些意外。原来日本并不是所有人都像其御用报纸《读卖新闻》、《产经新闻》等说的那样热爱安倍首相,对安倍首相的很多做法是相当有意见。

   当天的会场上一如既往,每隔数米是身穿制服的警察背对着演讲者安倍首相,十分警戒地看着来听演讲的听众。一些斜背书包、大太阳底下也穿一身深色西服、耳朵里戴着耳麦的人,一看就知道是便衣警察,也有数十上百,均匀地分布在听众中。一旦出现任何不稳动向,演讲车附近高举警灯的人将警灯向相关方向斜一下,便迅速有警察及便衣向相关地方集结。所以,安倍演讲的会场在警察安保人员的控制下,一般不会发生意外。

   7月1日这天,安倍在演讲车上有条不紊地谈自己的政见,号召民众投自民党东京都议员候选人一票的时候,"辞职!""说清加计学园的事!"的声音却从一些角落传了出来,接着是起哄的声音,对安倍内阁不信任、不支持的口号也隐隐约约地传了过来。

   久经沙场的安倍首相,站在高处看着警察和便衣向那些喊叫的人移动过去,于是提高了自己的声音,像在议会上对在野党批判自己时那样声称:"我们怎么败给那些(喊口号的)人!"言语当中,显示出坚定的信心。

   不过,到了7月2日晚上看投票结果时,安倍知道自己确实败了,而且败得极惨。自民党在东京都从未败得如此惨烈。

"丰萩稻下 IS 败因"

   既然在东京都议会选举中败了,就需要搞清楚原因。

   "THIS IS 败因。"当人们说这句话时,安倍首相起初有些懵。经秘书解释,才知道T=Toyota(丰田)、H=Hagiuta(萩生田)、I=Inada(稻田)、S=Simomura(下村),正是这帮女人导致了安倍在地方选举的彻底失利。

   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就像安倍的老师小泉纯一郎特别看好有"政界候鸟"之称、先后投靠过不少大佬又背叛这些大佬、在政界平步青云的小池百合子一样,安倍在政治见解上特别青睐靠否定南京大屠杀出名的稻田朋美。他在数不清的有右翼思想及行动的人员中,选中稻田,支持她出来竞选议员,又在自己当政的时候,像小泉让小池当防卫大臣一样,让稻田担任这一要职。

   不过,稻田和小池有很大的不同。稻田是一名在右翼阵线冲锋陷阵的女性,她想利用过激的言辞来扭转日本的政治方向,改变日本政局。作为有律师资格的人,她比谁都知道政府官员不能借用现在的职位为某些个人拉选票,更知道自卫队需要对国家忠诚,而不是某些政治家的工具。但是在6月27日稻田去东京板桥区为自民党候选人拉票演讲时说:"作为防卫省、自卫队,拜托大家了!"

   这是公开违反日本选举法、公开让自卫队在国家选举上为某些个人服务,自然受到日本几乎所有媒体,包括只为安倍内阁唱赞歌的御用媒体的批评。顺便说一句,板桥区本来是自民党毫无悬念能够获得选票的地方,但因为稻田的演讲,这次却失去了这个票区。安倍虽然公开谈有意将总理的职位让给稻田朋美,但稻田在国会上的答辩失误数也数不清,这次在东京都选举中的演讲又导致自民党严重失利,估计8月改造内阁的时候,稻田需要暂时退出内阁了。安倍若再一味地袒护下去,只怕自身难保。

   除了稻田外,还有一个女性不让安倍省心。6月22日,自民党众议员丰田真由子怒骂并暴打男秘书的事件被专门报道小道消息的周刊杂志曝出后,丰田不得不提交"脱离自民党申请书",本以为就此了结。但没想到电视台找到了录音,显示了丰田女议员语言之恶俗、品味之低下、态度之蛮横。虽然在日本,很多女性在家里也很强势,甚至视老公如男仆,只有在外人在场的时候才温良恭俭让一些,但丰田议员的态度出格太多,让日本民众对这样的自民党议员感到十分得厌恶。

   至于内阁官房副长官萩生田光一在加计学园问题上强令文科省开绿灯、负责东京都议会选举的下村博文选举政策严重失败,说起来都不如安倍麾下上述两位女强人来得猛烈,但同样构成了安倍"女性烦恼"的组成部分。

开始觊觎国政的小池百合子

   安倍曾经亲眼看到"政界候鸟"、单身美女小池百合子煲汤,为同是单身的时任首相小泉纯一郎送去,两人在屋里长谈阔论,便知道这个女人的厉害。现在,安倍更加清楚地感觉到了来自小池百合子的一波又一波的进攻。

   在东京都选举获胜后,小池马上辞去了"都民第一之会"党首的职位,对媒体信誓旦旦地说,自己会专心做东京的工作,目前无意国政。但以安倍对小池的了解,这该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之举,攻取内阁的大战在即。过去来自大阪市桥下彻市长的改革之声,曾经震响了整个日本,如今内阁旁边的东京都知事掌控首都后,只要振臂一呼,提什么要求,中央政府都不得不应允。

   应该看到,小池也主张修宪、派遣自卫队出国作战、保有发动战争权力。所以,以安倍为核心的自民党修宪步骤,即便因为东京都议会选举的失利而发生动摇,但日本最后可能还会实现修宪,只不过换成了其他人。

   此外,在安倍身边蛰伏四年多的副首相麻生太郎,忽然在7月3日将自民党山东派及谷垣集团中的一些人拉进自己的派阀"志公会",组成安倍派(对外称"细田派")之外的自民党第二大派系。所以,虽然自民党内"现在将安倍政权放在政治的中心,这点一点也不能乱"的声音不绝于耳,但安倍怎么听都觉得不是滋味。

   看来,在女性烦恼之外,安倍还需要应对党内老干部们的分裂动向。目前只要不像2007年9月那样天天拉肚子,安倍似乎能支撑下去。修宪的步伐已经加紧迈出,但东京这一乱就不得不暂缓一下。到8月改造内阁前,解决女性烦恼、弥补党内分裂,安倍需要做的事还挺多。

   环球锐评 2017-07-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