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企业海外并购交过惨痛学费,这下知道正确的买买买的姿势了!

打印

   【环球科技7月31日报道 特约记者 陈言】2016年海信集团收入从2015年的990亿元提升到了1033亿元,首次跃入千亿元大关。海信现在在从以电视、冰箱为主的家电企业,向道路交通智能化、智慧社区、医疗图像分析等纵深发展。

   海外并购(M&A)在日本正成为一个热门话题。2016年,日本企业用于海外并购的总资金为11万亿日元,约1000亿美元,这是过去所没有过的。

   日本企业的海外并购,主要原因用日本官方的话说是"因为国内市场的成熟"。换句话说,是因为国家将大量货币释放出来希望提升物价,让通胀率达到2%,从通货紧缩的状态中走出来。但技术革新的停滞、人口老龄化以后带来的国内市场的萎缩,让日本国内大量资金闲置。能够消化大量释放出来的资金,也只能走海外并购的路子。

    电视依旧是海信业务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从中怡康数据公布的数字看, 2004年以来,海信连续13年在中国平板电视机市场名列第一,从HIS数据看,海信的电视出货量全球第三。海信今后也还会重视电视业务。

日本企业曾经的"买买买",现在如何?

20170731_01.jpg

   好在日本企业主要是用自家保有的资金投资海外,真正从银行借钱、从股市上筹集资本向海外投资的不多。但也并不会因为用的是自家钱,所以就特别珍惜。日本企业去海外并购,从媒体报道看,失败比成功的多。但看看日本国家的统计,今天的日本海外投资赚取的利益要大大超过产品出口获得的效益,应该从整体上说还是比较有效的(2016年,日本产品出口减去进口后,贸易收支为盈利4万亿日元;日本直接投资获取的利益为7.4万亿日元)。从并购等的结果看,凡是个人为了给自己增添荣誉而从事的海外并购,大都以失败告终。如果是在企业最熟悉的领域并购一些国外企业,其效果很好,日本国家这些年能有大量投资盈利的回流,说明的正是这些。

   日本企业在上个世纪80年代进入泡沫经济后,有过并购海外资产的诸多事例,其中三菱地所公司在1989年并购美国洛克希勒中心,索尼同样在1989年并购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的电影及音乐部门,松下电器在1995年并购环球唱片公司等等,所用美元均为十多亿,这些都比不上2005年东芝并购美国核电企业"西屋公司",当时一下子使用的美元为54亿,创日本并购的历史记录。

   日本企业海外并购美国的资产,这些"买买买",哪些是理性的,哪些是不理性的?日本在1990年前后对美国大举投资就交了惨痛的学费,那还是在日元升值的背景下。

   今天在三菱地所的人面前谈他们对洛克希勒中心的并购,在松下电器的人面前说环球唱片公司,对方会觉得这么说话的人是有意让人尴尬。即便是索尼对哥伦比亚公司的并购,也实在谈不上有多么好。2017年算是勉强有了一些盈利,但过去已有很多年亏损,今后也难以保证不再亏。而东芝这个金额创下历史记录的,也是最失败的并购案例。

东芝:创日本最失败的并购案例

   "这下子,东芝在今后三十到五十年时间内,保证有业务可做。"最后拍板决定并购的西田厚聪总裁说。

   但是,没有几年时间,2011年3月,天灾(东日本大地震)人祸(核电站本身的巨大技术欠缺及在经常发生地震、有可能发生海啸的地方建设核电站的国家政策),让核电站在日本失去了存在意义。当然,日本出于在未来拥有核武器这一战略考量,今后不会放弃核电站,但具体企业则因为核电业务、核废料的处理、人口的减少及节电导致对电力需求的不断减少等,背上巨大的经济包袱。

   东芝为何在2005年最终决定用54亿美元并购原本估值只有不到10亿美元的不良资产,而且要把西屋这样的资产当成香饽饽,以为今后有了几十年可以延续的业务呢?这和日本的国家核电(其实也是保有核武器)计划分不开。没有政府明确支持,时任东芝总裁的西田不会贸然决定买下如此巨大资产的。

   在2005年,人们听到东芝决定并购西屋时,一位企业经营方面的专家形容这次并购:"只有2000亿日元的企业,买下了6000亿日元的资产,标准的小鱼吃大鱼。"所以,结局是:就算吃下了,也消化不了。

   东芝很快就因为并购西屋而不得不做假账,靠假账来维持其在股市上的股票价格。给企业领导贴金的丑闻败露后,东芝公司的人反思西田总裁的这个决定:"他那是为了自己能当上经团联会长而作的决定。"东芝公司的一些人认为,并购只是西田总裁想显示自己的经营能力、企业家魄力。其实,西田在东芝是以能卖手提电脑而著名的,对核电并无太多的知识。有政府在后边怂恿,加上自己的野心,并购的事就这么定了。当然这次的并购,给东芝留下了无穷的后患。

   进入2016年,还有一件和东芝人有关的并购案大白于天下。

   东芝西田总裁的前任西室泰三,从总裁位置退休后,成为日本邮政公司总裁。日本邮政在西室时代,于2015年拿出6200亿日元(约60亿美元)并购了一家澳大利亚的物流企业"Toll Holdings Limited"。到2016年,这家澳大利亚子公司已经给日本邮政带来了4000亿日元(约36亿美元)的亏损。日本邮政原是一家国营企业,现在刚刚民营化,又让东芝的前任总裁出任一把手,本该不亏损的,但实际上现在亏得相当厉害。

   是东芝的企业家不善经营,野心太大吗?恐怕是日本的国家核电(核武)计划、民营化推进过程太过急躁的原因更大一些。

   至于最近日本企业并购德国GROHE(高仪)公司亏损600亿日元(约5.4亿美元)、东芝的半导体业务面临海外公司并购等事(东芝方面希望能卖出3万亿日元,但政府希望卖给日本及美国企业,这些企业只能出价1万亿日元多一点,郭台铭的鸿海公司出价3万亿日元,但日本政府恐怕不会同意把半导体业务卖给鸿海),相关议论很多,这里暂不深入探讨。

化工制药等引导下的日本海外并购
成功可能性大

   日本企业在服务业、房地产业的海外并购也算不上成功。不过,看看日本化工制药企业的并购,应该说加强了企业的经营,让企业今后能有不错的业务及盈利点。

   2016年日本医药企业对海外的重大并购事例共95件,其中2016年10月大日本住友制药公司,用659亿日元(约6亿美元)并购了加拿大的医药风险企业,将治疗帕金森病的开发技术收入囊中。日本·安思泰来(Astellas)制药也是在去年10月,并购了德国的生物医药企业Ganymed公司,将治疗胃癌、食道癌的新药开发技术并入自己麾下。

   制药业的特点是,新药的专利期一过,仿制药就会大量进入市场,如果没有新药的话,制药企业想维持现有的研发,保有较高的利润率就会很困难。而新药开发往往需要上十年的时间,纯粹靠自己研发,不如将已经基本开发出来的新药研发企业并购过来,通过自己的品牌及营销能力,迅速占领市场。日本企业海外并购的一个很大的特点是,这两年在制药领域十分活跃。

   另外笔者比较重视的是日本电气硝子公司对美国涂料大企业PPG工业公司的并购。这次并购该公司拿出了600亿日元(约5.4亿美元),看好美国企业的玻璃纤维技术。该技术能够在汽车零部件、电子零部件及新液晶面板上使用,而这个领域的产品今后可开拓的空间相当的大。日本电气硝子公司早在1998年就开始研究玻璃纤维,具有相当的技术积累,通过并购美国企业,能够与美国另一家企业"欧文斯科宁 (Owens Corning)"及中国的"巨石集团"并列成为世界三强企业之一。

   希望通过并购来做强做大的企业还有日立制作所。2017年4月,日立用20亿日元(约1800万美元)并购了欧洲电梯企业Temple。日立是世界最大的电梯企业,并购一家欧洲小电梯公司,主要是为了能够较快地拿下欧洲的现有电梯替代市场。

   迅速拿到新盈利点,获取新市场,该是日企这些年海外并购的一个重要特点。日本企业手头保有的资金总量在2016年底为377万亿日元(约3.4万亿美元),今后能够用来投资、并购的资金并不少,进入2017年以后,日企并购同样活跃。只是东芝那样的前车之鉴,让企业已经不敢轻易听从日本政府的旨意,大规模的海外并购不多,小打小闹的不少。问题是靠这个办法来消化日本国内的资金流动性,困难相当的多,解决的办法则十分有限。

    秦朔朋友圈 2017年7月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