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砖合作步入第二个十年,在厦门打开新的大厦之门

打印

   初秋的厦门,"深化金砖伙伴关系,开辟更加光明未来"的标语在机场、主要道路上随处可见。十年前,在国际经济受美国"雷曼冲击"的影响开始严重下滑的时候,金砖合作平台的建立,让人们在欧美日之外的地方看到了新的希望。尽管中国之外的其他金砖国家这几年遭遇了相当艰难的经济问题,但世界依旧把发展的空间希望寄托在了金砖国家身上。步入第二个十年的金砖合作平台,开始有更多的国家加入进来,其合作的空间、领域在不断扩大。

   资本主义经济发展,一方面靠内部的工业技术革新,另一方面通过对外殖民,掠夺外部资源,甚至以发动战争的方式实现其本身的成长壮大。今天的世界,沿用过去的这种手段已经不可能获得本国一国的经济发展。

   不论哪个国家,经济的发展将以信息革命、共享资源、国际交易为重要途径。人口多寡,资源的保有状况也依旧是经济发展的重要因素。主要金砖国家的人口及资源保有状况,加上新经济及国际交易平台的成长壮大,在步入第二个十年的时候,人们可以想象在今后一个较长时间阶段里,这个平台将有更为牢固的发展机遇。

G7的长期停滞与金砖国家的发展

20170904112555.jpg

   金砖合作平台的产生,源于欧美经济的长期停滞,其发展经济的套路、获取成果的方式已经明显与国际经济发展的需求脱节。

   在金砖峰会之前,国际社会中已经有二十国集团(G20)及七国集团(G7)。G20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最为深重时发挥了不小的作用,但G7则渐渐沦为"清谈俱乐部",失去了上世纪80年代中期促成"广场协议"等重大的政策协调的作用。

   2008年雷曼危机后,G7国家的制度疲劳愈发显现,日本经济长期失落,英国脱欧,美国特朗普政权的出现等等该是这种疲劳的具体表现。在技术革新上,源自G7国家的内容愈发变小,经济发展长期停滞的现象随处可见。G7各国国内政治的紊乱,也影响了经济特别是贸易的发展。

   此时,2009年在俄罗斯叶卡捷琳堡首次召开金砖国家首脑峰会,2011年三亚峰会纳入南非,其后金砖国家领导人会晤(金砖峰会)充分展现了五国参与国际治理的愿望。

   金砖国家合作机制最终成型不过六七年,但新生金砖国家主动开辟能够实现有效合作的新领域,各国经济也均实现了一定程度的增加。以PPP口径测算,金砖五国GDP占比早在2015年已与G7相当,达到31%。与政治制度疲劳,技术革新枯竭的G7相比,金砖国家的资源禀赋、产业优势、人均收入水平各不相同,这创造出了新经贸机会。过去的10年间,金砖五国经济总量增长179%,贸易总额增长94%,城镇化人口增长28%,为世界经济企稳复苏作出突出贡献,也让30多亿人民有了实实在在的获得感。

   当然,G7国家政治制度、产业特点极度相近,金砖国家则经济体制各有差异、国家战略不尽相同,一些国家经济过度依赖矿业林业资源,工业体制不完善,这些年经济发展中的问题也不少。但和G7相比,发展阶段的不同,让金砖国家更有了通过共同打造平台来解决国内外发展后劲不足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