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的2018:"修宪"、"中国"为何是两大关键词?

打印

   日本将阳历12月31日规定为除夕,并无春节,1月1日以后的15天为新年。这段时间,大多数人会去寺院、神社或者教堂发愿。民众祈祷了什么,不看他们写在一种叫做"绘马"的木牌上的语言是很难知道的,但国家领导人去了,则需要回答媒体的提问,将祈愿的内容和盘托出。

   1月4日上午9时,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乘坐的新干线准时从东京火车站驶出,经过近两个小时后到达名古屋,接着从这里赶赴位于三重县的伊势神宫,下午1点前后参加了这里的新年参拜仪式。下午2点20分,安倍开始接受记者的简短提问,将这一年的主要计划透露给了外界

安倍的新年五点计划

20180107.jpg

   当天,安倍晋三身穿正式礼服,系一条只有节日才用的银灰色领带。这次从东京出来只有几位最贴心的秘书跟随,看起来安倍休息得很好,平日黑黑的眼圈已经几乎看不出来。

   其实,记者的问题是事先通报过的,也是安倍只想回答的问题。这天安倍通过回答记者提问的方式,阐述了5点内容,分别是:2018年将向国民提出宪法应有的内容,加深对修宪问题的讨论;通过加大对朝鲜的压力,尽力解决核武、导弹及绑架问题;真正强化日本军事力量;在国会上讨论劳动方式改革问题,对长时间劳动进行上限规制;国会会期结束后,将探讨今年秋季是否参加自民党总裁选举问题。

   先来看后面四点内容:安倍谈对朝鲜施加压力,但日朝几乎无经济往来,人员交流也早就处于停滞状态,日本对朝强硬只是个态度问题,几乎没有什么作用。至于强化军事力量,安倍入主内阁后,军事预算增加了很多,而且连年都在增加军费。但日本的问题是,国家财政赤字大致相当于两整年的GDP,无限提升军费的可能性不大,实际增长的空间有限。

   现在,"三支箭"(广发货币的金融政策、使用财政政策来扩大基础设施投资、经济增长战略)已经不是安倍经济学的主要内容。过去的5年,钱发多了,让股市得到了振兴;财政政策支持了不少国家项目的建设,但经济增长始终没有出现。安倍现在只谈劳动改革问题,特别是让加班时间减少一些,由此可见真的在经济上束手无策。

   最后谈自己是否参加秋季举行的自民党总裁选举问题,可谓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2016 年做了那么多的铺垫,2017年总算修改了党章,让自民党总裁不仅可以做两届,而且可以在两届之后依旧连选连任,目的就是让安倍能参加9个月后的自民党总裁选举,连续三次当选为党首。对此,所有日本人心知肚明。

   所以,笔者在把安倍回答记者问的录像反复看了几遍后,得出的结论是:安倍谈的内容只有一个,那就是"修宪"。

修宪是安倍政治的重中之重

   日本提出的修宪问题和其他国家不同,因为不是在宪法中加入一条保护环境、提高妇女地位、实施免费大学教育这样的内容,而是要修改宪法第九条"不以武力解决国际争端",要获得参与战争及发动战争的资格。众所周知,近代历史中,日本多次侵略亚洲各国,与世界主要帝国主义国家打过仗,这样的修宪自然备受注目。

   如果在2020年实现修宪的话,那么2019年的参议院选举就十分重要。但要在选举之年提出修宪,很多在战后接受和平主义教育的日本人,是不会让主张修宪的人进入到参议院去的,所以,如果在2019年谈修宪,结果反而会让修宪成为泡影。

   同时应该看到,2019年4月30日现任天皇退位,5月1日新天皇上任。天皇在日本民众心中的地位超乎想象得高。现任天皇反复谈及战争问题,希望日本国民记取这个教训,如果在2019年谈在宪法中加入交战权和发动战争权,显然不合时宜。

   于是,对于一心修宪的安倍来说,2018年绝对是必须打好修宪基础的一年,日程上刻不容缓。安倍把修宪看成保守主义的重要组成部分,必须在2018年为修宪做好全部准备工作。

现实问题是缓和中日关系

   安倍是个有战略规划的政治家。他设想过进一步强化日美关系,但特朗普让美国退出TPP,使得安倍在日美问题上遭遇了一个不小的挫折。安倍也曾想过推进日俄关系,从俄罗斯手里要回4个争议岛屿,但5年过去了并没有如愿。安倍上台后立即绷紧了与中国的关系,不论是表示要延续"自由与繁荣之弧"方针,还是2016年到非洲去谈"自由与开放的印太战略",目的都是孤立及牵制中国。

   但是从2017年12月起,包括总强调与中国对立的《读卖新闻》、《产经新闻》在内的日本媒体,忽然略带正面地报道"一带一路"构想,开始谈中日关系应该好转的话题了。

   2018年1月5日,日本各大媒体几乎同时谈及新的一年中日首脑互访的问题,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在回答媒体采访时,也大谈特谈"改善中日关系"。

   确实,中日关系到了必须改变的时候了。在安倍上台前的2011年,两国一年的贸易总额为3784亿美元。2012年12月安倍成为日本首相,其后中日关系进入到了新的冰点。到2016年中日贸易只剩下3016亿美元,短短几年时间下滑25%。2010年以后中国经济再次翻番,日本经济则停滞不前。不搭中国经济增长的快车,对中国来说只是少了一个乘车人,对日本来说,则是难以走出"失落"状态,让安倍"三支箭"计划无法实现。

   安倍对日本媒体谈过将中国视为"假想敌"的想法,修宪也需要一个转移日本民众关注点的假想内容,以实现暗度陈仓的策略。但2015年以后,不论是设立共谋罪还是战争法,日本已经拥有了相关的权力,修宪只是最后一场战役而已。何况,与国内经济损失相比,将中国再树为假想敌已经没有多大的必要性。于是,安倍本人在1月5日回答电视台采访时,也忽然提出改善中日关系的说法。

   对中日关系的修复,可以看作是安倍在保守主义中加入了一点现实主义要素。但是,安倍周边的人,比如副总理兼财务大臣麻生太郎,仍然在国会讨论的正式场合指责中国。所以,现实主义要素最后能多大程度改变安倍的对华政策,目前尚不明了。

   环球锐评 2018年1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