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大"与"精深",中日制造业异同

打印

   日立(中国)公司产业系统事业统括本部总经理佐佐木一彰来中国工作了半年多时间。与他讨论中国、日本、德国各自的生产特点时,这位在日立制造一线工作了三十多年,熟知世界各国特点的人对笔者说,日本与德国在制造方面区别不是很大,但日本与中国则泾渭分明。

   用中文的"博大精深"来形容中日制造业各自的特点,可能再合适不过了。今天中国制造业生产规模之博大,范围之宽广,恐怕没有哪个国家能够比拟,但日本企业在制造上的精深特点,该是其能够屹立在世界制造强手之林的保证。技术上中日合作能让两国企业如虎添翼,这该是个任何人都能够得出的简单结论。

中国大规模生产让制造走向新阶段


   在三菱化学工作的马先生,见识过日本主要电解铝厂家,熟悉电解铝的生产过程。但去山东魏桥铝厂参观时,看到这里的铝厂规模如此庞大,感觉还是超乎了相像。

   "大概是我见过的铝厂的几倍。"马先生说。日本铝厂的生产车间有数百米长就算是较大的了,魏桥铝厂有几公里长,从厂房的这头走到另一头,要马不停蹄地走上半个小时,而且看到的设备是清一色的新设备。日本在上个世纪80年代因为能源价格的原因,电解铝工厂已经基本停产,但在山东,马先生看到,纺织厂的余热被用来发电,铝厂有自己的发电站,而且发电站位于几十公里之外的地方,这个规模的办厂,在日本很难找到。

   去福建省看锂离子电池生产线,让在中国工作了8年的马先生已经没有了超乎想象的感觉。"不用说生产线的长度,光看一下试验及测试装备,就知道这里有多大。"马先生看到,数十个实验及测试室与车间同时建设了起来。普通电池厂家有一两个实验及测试室,基本够工厂运营时使用了,但福建的厂家,生产线已经自动化,数千的实验及测试人员在监控生产过程、在开发新材料。工业生产中,很多时候量变能够带来质变,而中国的质变首先在规模上获得了突破。

   现在中国三年的水泥产量就能相当于美国在整个20世纪的水泥使用量,这意味着在土木工程、城市建设等方面,中国的建设速度更快、规模更大。在钢铁方面,现在中国一年的产量就是世界总产量的一半。每次日本经济团体来中国访问的时候,总要提中国钢铁产量的给世界带来的压力问题。今后恐怕不单单在钢铁方面,在服装鞋帽等轻工业品方面,在家电领域,在重工业的钢铁、造船领域,甚至在汽车制造,在众多的新产业上,世界都会感受到中国的存在。

   是中国将产业制造规模推到了世界工业的新阶段,今后寻找一个比中国更大、更具有发展速度的国家,恐怕不容易。

让人叹为观止的一亿人的精细

   在经产省,和制造产业方面的官员谈日本制造的特点时,官员非常有自信地说到了日本的精细。

   不论中国还是美国或者欧洲国家,各国也有精细,但要找到让1亿人完全认同的精细,恐怕非常困难。德国当然保有精细的工业生产能力,但这里的人口只有日本的三分之二,有大量涌入的移民。德国在规模上比日本要小,在语言文化方面比日本具有多样性。中国很多省的人口在1亿上下,但省内文化生活水平达到一致的还不多,在现代化的农业、工业及商业方面,省内的差距可能会很大。人口基数大,国土面积广,要满足国内需求,首先需要大规模生产,目前的大规模生产也契合了中国的需求。

   日本的匠人精神、企业精细管理,丰富多彩的饮食生活,是在日本实现现代工业化以后,才能成为其他国家注目的焦点。日本的精细,具有1亿人的人口基础,有现代化的工业生产背景。

   中国的博大与日本的精深相结合,能让中国的博大实现质的提升,让日本的精深出现量的飞跃。

想做到如虎添翼,困难不少

   对于日本的精深,太多的中国人可能只是通过去日本旅游,购买日本产品才能感受一下,但从事日本与中国经济文化交流的人,从中看到了改善中日关系,增进两国交流的机会。

   在政治及外交方面,中日在东海南海方面的对峙,解决起来恐怕不易,但这不该阻碍中日在经济文化上的往来。在静冈县从事日中交流活动近四十年的细美和彦先生,2018年1月来到上海,召集来自东京、静冈、北京、天津、上海的各路人马,讨论该如何将中日间的"博大"与"精深"结合起来。

   信息不畅依旧是阻碍中日经济交流的最大问题。中日在文化上的交流,有几十年的基础,渠道也通畅,但经济交流,往往一头热:中国企业、地方政府愿意从事相关的交流,但日本企业不一定了解中国,日本地方政府也没有为本地招商引资的迫切需求。

   细美先生现在还没有找到在中国的博大上嫁接日本的精深这样的成功案例。如何发挥好中日企业各自的特点,让两国企业切实得到好处,今后还要摸索一段时间,要走的路可能还很长。

   人民中国微信 2018年3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