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内外交困:昭惠门、官员造假及对朝失策

打印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陈言】 从日本国会大厦到首相官邸只隔了一条马路。民众的示威游行有时以国会大厦为中心,有时又会以官邸为重点。

   自2012年12月入主日本内阁后,安倍晋三首相见过的民众政治示威已经相当的多。

   安倍在国会强行通过让日本能够参加战争的相关法律时,民众的怒气相当的高,但让日本保有参加和发动战争的权力,这是日本政客的政治信仰,民众的反对并不能动摇安倍的决心。

   每年的3月11日前后,对2011年东京电力公司发生的核电事故表示不满的民众,也会来国会大厦及官邸附近表示反核态度,但这同样不会让安倍感觉到哪些压力。没有核电站,今后日本发展核武器就没有根基,核电事故并非安倍的责任。

   历经无数的政治、经济等方面的示威后,安倍变得愈发坚毅了起来。

   但到了2018年3月,这一切戛然而止。因为昭惠门,日本最权威的官僚机构财务省官员造假。这不同于以往的战争法与核电政策,每次在野党的质疑,都让安倍明显紧张,火烧眉毛。

   安倍的人气与对朝政策有很大的关系,没有安倍在政治界呼吁解决朝鲜绑架日本人质问题,就没有今天安倍在政界的巨大影响力,更不用谈出任首相了。但朝美峰会在即,日本再次遭遇越顶外交。上一次(1971年),中美外交让日本对国际局势发生严重误判,这次则发生在了安倍任上。日本的对朝政策之僵硬,信息之迟缓,让对朝强硬的安倍,脸无处可放。

   电视画面中的安倍,不论在国会还是见日本国内外的访客,这些天都绷得紧紧的。镜头稍微近了一点,便能立即看到其显现出的疲劳、无可奈何和焦虑。

   "安倍参加今年9月的自民党总裁选,已经基本没戏。想在2018年12月以后延长政治寿命,一直到2021年12月保有首相的位置,已属绝望。"政治评论家铃木哲夫接受日本媒体采访时说。

昭惠门再度发酵

20180315_02.JPG

   安倍晋三高举复兴日本经济的大旗,提出财政、金融及经济发展的"三支箭"政策,获得了日本民众的热烈支持。当然,后来人们发现这不过是声东击西的一个做法。

   日本媒体认为,经济在过去五年多时间里没有明显的恢复,但政治上的动作相当的多,比如先后让防间谍法获得通过。这一下政府机关可以想说什么说什么,媒体或者个人要说话,很有可能属于泄密,让政府抓人变得非常容易。再比如战争法。日本宪法规定不以武力解决国际争端,让日本参加及发动战争没有法律依据。安倍在国会用连续通过11个相关法律的方式,硬是让日本有了参加及发动战争的资格。现在就剩下修改宪法了。以安倍的政治能力,这似乎垂手可得。

   但在这个时候,安倍夫人----安倍昭惠"惹"了一个篓子。

   人们还记得,去年年初,大阪一家幼儿园的几位小朋友的妈妈,发现孩子在幼儿园学呼喊支持安倍的口号。幼儿园的院长是"日本会议"大阪支部的负责人,思想保守。支持安倍是他个人的信仰自由,但向幼儿园的孩子灌输相关思想,就侵犯了他人思想信条的自由了。日本媒体对这所名为"森友学园"的诡异现象做了简单的报道。

   等各家媒体跟进深入报道后,发现森友学园的院长和安倍家族关系不浅,一时间学校还想过将校名改为"安倍晋三纪念小学校"等等。这可是现任首相从未享受过的待遇。

   再一调查,学园的主页上有昭惠夫人来演讲的照片,有国家批的大量土地。尤其是价格10亿左右的国有土地,学园以十分之一的价格就拿下了,蹊跷多了起来。

   在野党质疑安倍家族与森友学园的关系,让安倍非常地气愤。2017年2月17日,安倍在众议院预算委员会上信誓旦旦:

   "如果我和我的妻子(与森友学园)有关联的话,我将辞去首相及国会议员的职务!"

   预算委员会整个会议是新闻直播的,所有人都听到了安倍掷地有声的诺言,数位在国会负责速记的职员,当然把这句话录入会议实录中,任何人都可以从相关的国会信息披露中找到安倍的这句话。

   到底安倍家族与森友学园是否有金钱授受关系?日本国家是否给了森友学园巨大利益?为何安倍家族青睐森友学园?这些在日本称之为"昭惠门"。

   有太多昭惠与森友学园院长的照片,有昭惠到学校演讲的记录,还有各种录像、录音。安倍可以觉得这和安倍家族与森友学园有利益关系无关,但日本民众并不这样想,需要尽快将所有信息全部抹去。在安倍一人独大的日本,做到这点并不难,也无需安倍直接出来说什么。

财务省官员舍身保安倍

   政客说谎,这在日本政界属于常有的事,如果不是安倍晋三反复强调自由派媒体《朝日新闻》对他恶搞,与该报为敌的话,日本媒体并没有把安倍在一年前的信誓旦旦放在心上。

   官员就不一样了。对于2018年9月自民党总裁选,谁都知道安倍将参加,他连任党首同时续任首相的可能性非常大。站在安倍一边,就意味着能升官,能有美好的前途。竭尽全力保安倍,这些年是日本官界的常识。

   我们再看看土地。土地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价格可伸可缩。安倍家族的红人,向国家要块地,10亿日元1亿卖,只要有个差不多的理由,就没什么可说的。

   但自从安倍发誓,撇清安倍家族与森友学园的关系,这就成了日本官界的头等大事。

   其中表现最积极,立场最坚定的便是财务省理财局前局长佐川宣寿了。在国会面对人们反复询问森友学园土地问题时,佐川一口咬定相关文件已经废弃。也就是说,国会议员可以质询,但没有证据。

   后来证据被媒体发掘出来了,在野党也一个劲地追问,到底安倍家族与森友的关系是不是影响了财务省批地,便宜了森友学园?到了这个时候,财务省向国会提交政府内部文件时,采用了造假的方式。

   从3月12日财务省向国会提交的调查报告看,过去提交到国会的文件中,有14份属于造假。原文件中和安倍家族的关系被"隐去"。这么做的最大目的,就是要保安倍,让安倍去年2月17日的信誓能不被捅破。

   日本的国会质询,若负责相关部门的政客被问到具体问题,却不一定能回答出来,此时相关部门的局长等可以出面替政客回复。佐川在过去的一年多时间里,是代替政客回答问题最多的一位官员。

   "该文件已经废弃。"

   "土地价格的决定与安倍首相及家人无关。"

   这些是佐川说得最多的话。在在野党、媒体已经追问不出新的问题后,安倍内阁立即给佐川官升一级,让他出任负责全日本税务的国税厅长官。

   但是,2018年3月,在大阪具体参与国有土地廉价卖给森友学园的官员自杀。笔者从相关方面得到的消息是,自杀官员留下来的遗嘱谈到了土地买卖问题。9日上午,官员自杀的消息正式传到了国税厅,佐川深知责任巨大,立即向财务大臣麻生太郎提出辞职。

   同时,财务省向国会提交的文件可能造假的消息,在3月2日的《朝日新闻》上有一块豆腐大小的报道。别看新闻篇幅不大,顿时在媒体炸了窝。

   "《朝日》记者说看到了其他省厅传阅的财务省文件,觉得与提交给政府的文件措辞不同。《朝日》记者拍照了吗?录像了吗?拿得出证据吗?"数家只报道安倍内阁丰功伟绩的媒体立即出来质疑。《朝日新闻》一时"理屈词穷",未作详细回答,但一直跟踪国有土地贱卖一事。

   官员自杀,此前的文部科学省、劳动厚生省等官府文件造假,在日本极大地撼动了人们对国家行政机关的信任;财务省参与到造假行动中,而且目的只有一个----保卫安倍形象,这就愈发脱离了国家应有的规范。

   当然,佐川辞职不足以息事宁人。日本国民开始成群结队到安倍官邸抗议,他们要求财务大臣麻生辞职,同时要求安倍内阁总辞职。

   这让政治评论家铃木哲夫觉得,安倍参加秋季自民党选举,已经毫无希望。

朝鲜问题让安倍丢分

   想当年,2002年小泉纯一郎首相带着年轻的官房副长官安倍晋三访问朝鲜时,由于安倍强调朝鲜绑架了日本平民,金正日向日方表示道歉,同意让部分人质回日本探亲(当时说好回日本探亲,但日本并未让相关人员回朝鲜,朝方一直认为是日本违约,从此不再和日方谈绑架人质问题)。安倍对朝鲜问题敏感,及时提出人质问题,让日本民众对这位年轻的政客非常具有好感。这是安倍后来成为日本首相的一个原因。

   今天,安倍依旧在朝鲜问题上不断发言,但内容非常的贫瘠,反复强调一个词"压力",做出了绝对不和朝鲜讨价还价(谈判)的态势。等金正恩接见韩国访朝团,韩国开始考虑在板门店与金正恩谈判,接着美国特朗普将亲自与金正恩"交易"的消息传来,日本朝野最大的感触是,"我们再次被玩弄了。"

   1971年在无任何先兆的情况下,尼克松访华的消息传到了日本。那时还在强调与中国为敌,彻底孤立中国,绝对不和中国做交易的佐藤荣作立即知道自己大势已去。1972年田中角荣替换下佐藤后,马上修改了日本的外交政策,中日邦交正常化得以实现。

   今天,山口县选区选举出来的国会议员安倍,和50年前山口县选区选举出来的佐藤一样,遭遇了越顶外交的打击。他最强调的对朝压力,几乎没有发生什么作用,而特朗普已经决定要亲自去见在辈分上差不多是他孙子的金正恩了。安倍急着要在特金会之前,来个特安会,给特朗普上上外交课。但安倍最后能说什么呢?

   "今年是明治维新150年。150年前,山口县的志士发动了维新。100年前我们这里的选区选出的议员寺内正毅出任总理大臣,50年前佐藤荣作是首相,现在我主持内阁。"安倍在去年回山口县选区的时候,非常自豪地说。

   确实历史似乎在重复。比如佐藤遭遇的越顶外交,今天正缠绕在安倍身边,让他坐立不安。

   更让安倍难堪的是,去年2月17日在预算委员会上的一句气话一语成谶。

   3月13日,日本《每日新闻》的大标题是:"安倍内阁终结的开始"。以为还有三年历史的安倍内阁,刚刚开始的衰败也许很快就让这5年多时间建设的大厦轰然倒下。

   观察者网 2018年3月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