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层面"的国际交流亮黄牌? 民宿"追加管制"的意外余波

打印

   2018年6月,日本将解除对"民宿"----有偿接待游客住宿的普通闲置住宅限制。在此之前,按照《住宅宿泊事业法(民宿法)》要求,相关人员已经从2018年3月份开始陆续进行登记和注册。东京奥运会将于2020年隆重召开,民宿作为共享经济的代表性产物,一方面,政府将其视作解决住宿设施不足的关键,另一方面,不少地方政府担心对普通市民居住环境造成影响,出台了诸多"追加管制"措施。如何顺利推广民宿产业,今后还需要各方继续探寻摸索。

   共享经济是多人之间共有、交换各种物品、服务、场所的全新经济形态,可以有效利用各种闲置的资源,以美国为起点,迅速向全球辐射开来。民宿与"顺风车"----非专业人士提供的私家车叫车服务类似,也是典型的共享经济产物。

期待商机


追加限制的余波(照片仅供参考)

   日本《旅馆业法》严格管控民宿产业,除了符合法律规定、取得许可等基本要求外,目前只允许国家战略特区的部分地方政府试点运营。随着境外游客不断增多,住宿设施不足问题凸显,平价住宿需求激增,实际的民宿运营情况远远超出法律规定范畴。据统计,中介网站上的注册民宿机构约有5万家,其中大部分都是违法"黑户"。发展至今,将"黑户"全部取缔并不现实,日本政府在2017年通过了民宿法,制定了具体规则,将民宿产业合法化,旨在把"黑心商人"驱逐出局。

   根据新法规定,自2018年6月15日开始,民宿行业的营业天数上限为180天。经营者需向有关部门申报,入住时有义务确认客人身份,整理住宿人员名单。一旦发现问题,都道府县的监督机构有权命令民宿停业整顿,对未登记的民宿罚款上限也从3万日元提高到100万日元。

   各界对民宿行业中蕴藏的无限商机满怀期待。2017年2月,京王电铁租借了1栋6层大厦,在允许运营的国家战略特别区----大田区经营民宿。乐天集团则与"LIFULL HOME'S"运营商----"LIFULL"合作,成立了民宿中介分公司,除普通的中介业务外,还向经营民宿的个人、公司提供装修、清扫、介绍客人等打包服务。全球最大的民宿中介网站、美国"Airbnb"(爱彼迎)则与房地产信息网站"SUUMO"运营商----利库路特集团联手,计划调动更多的空闲住宅作为民宿出租。据日本政府规制改革会议透露,民宿带动的经济效果估算后高达10万亿日元。

地方政府的"追加"限制

   另一方面,各地居民与民宿的矛盾也时有发生。不少游客通过中介网站寻找未出租的1室公寓民宿。用户中外国游客人数比例较大,经常发生随意丢弃垃圾、夜间喧哗的情况,已经成为社会问题。以外国游客经常到访的东京新宿区为例,民宿的投诉数量从2013年的3件增加到2016年的246件,而仅2017年1-10月份,投诉就高达305件。此外,诸如此前发生在大阪的碎尸案件等,民宿容易被犯罪分子利用,这受到有关方面的关注。

   为此,不少地方政府"追加"出台了各种形式的限制措施。"为了防止破坏正常生活环境,在必要、合理限度内",民宿需要遵守地方政府的各项法律规定。

   其中对住宅区域的限制颇为引人注目。兵库县、神户市、尼崎市 原则上全年禁止辖内住宅区、学校周边地区设立民宿;在东京地区,大田区早于其他地区率先制定了民宿条例,全年禁止住宅区、工业区的民宿经营;世田谷区则出台了《住宅宿泊事业正常运营条例》,住宅专用区域占据全区面积的78%,禁止以上区域的民宿在周一----周五(周一中午-周六中午)营业,仅允许周末2天(周六中午-周一中午)、节假日对外开放;中野区同样禁止周一中午-周五中午的民宿经营。

   观光胜地京都市则将住宅区民宿的营业时间限定在淡季冬天的60日内,商业运营、有房主入住的情况除外。金阁寺、南禅寺、下鸭神社等观光景点多位于住宅区附近,按照规定,周边的多数民宿将难以继续运营。

   2018年2月政府的统计结果显示,各都道府县、政令市、中核市、东京特别区等144处地方政府拥有民宿监管权,除去拥有权限的都道府县,共有102处地方政府实际负责民宿事务管理。其中仅有33个地方政府未追加限制,44个地方政府计划规定民宿的分布区域和营业时间,剩下25个持观望态度。

担心有"排斥外国人"倾向

   市民也开始了各种"自卫"运动。公寓管理行业协会(东京都港区)对加盟的365家公司进行了调查,根据2月4日的调查结果显示,高达80.5%的分期付款公寓管理机构禁止小区内运营民宿。除了减少噪音外,也有机构担心问题频发可能降低公寓的房价。

   尽管各种法律法规严格管控,各种"黑民宿"却依然屡禁不绝。虽然大型中介网站已经下架了不合法的民宿机构,但是游客依然可以通过难以监管的海外中介网站预定房间。

   另一方面,也有人担心频频提及海外游客的无理行为,可能被冠以"排斥外国人"的帽子。国际交流NPO有关人士就表示,"东京奥运会即将召开,其实日本人自身的国际化问题才更值得推敲"。其实市民在自家热情款待海外游客,进行所谓的"草根层面"国际交流,如果一定要限制在"专用区域"、并且用法律之网进行规范的话,外国游客势必无法利用,而这些并不是限制就可以奏效的问题。

   既要关注普通市民担心平静生活被打乱的朴素心情,又要考虑兼顾国际化、经济效率,民宿带来的问题可能远远超出各方预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