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拿中日关系牌自救,中国接不接?

打印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陈言】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带上自己喜爱的高尔夫球杆,4月17日从羽田国际机场出发,十几个小时后到达佛罗里达,当天便会觐见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这是第几次为了见美国总统而专程飞美国,不知道他自己是否还数得清。

   自从2012年12月出任日本首相后,安倍对理顺日美外交、从俄罗斯要到四个岛屿、调整日韩关系、打压朝鲜等相当的有自信,对日本与中国的关系则一直不肯向前推进。日本的媒体也非常配合,从2012年前后开始,唱衰中国占据了舆论高地,几乎所有日本人都相信,中国的经济发展不仅不可能持续,而且早已崩溃在即。日本与中国的关系自然该放一放。

   六年过去了,日本媒体(其实也是日本国家)期待的中国崩溃不仅没有发生,反而是中国崩溃论本身崩溃了。此时回过头来一看,且不去谈论日本媒体这两年天天写的"安倍经济学失败论",连安倍最有信心的外交,都事故频发:除了朝鲜问题发生"越顶外交"现象外,美国能免除大部分盟国的钢铁及铝制品高额关税,却未将日本纳入其中;为俄罗斯经济提供的3000亿日元援助,钱拿出去了,四个小岛至今没一个送给安倍。

   安倍在17日拜会特朗普,两人之间到底能在哪些方面达成共识?和一个态度无常的总统在外交、经济上要取得一点看得见的成绩,其实很难。估计最后只有高尔夫球能出个成果,但这个成果却又属于日美两国的绝对机密,常人不得而知。

   在四处碰壁后,安倍也只好拿出一张最不愿意出的牌:调整日本与中国的关系。

9年来中国外长首次访日

   4月15日,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到达日本。

   下午4时30分,王毅外长开始作为外务省宾客与河野太郎外务大臣开始会谈,这次的会谈持续了近4个小时。"这是两国外长在相隔了9年之后的首次会谈。"当晚外务省的主页就贴出了会谈主要内容,并在谈中日关系的时候,最先写了这句话。

2018_04_18.jpg

   2018年是中日签订和平友好条约的第40个年头。彻底告别战争时代,通过条约的形式让中日两国进入发展经济的新阶段,条约的作用非常大。但是,在日本将中国设定为假想敌国,每年增加军事预算,军事防卫目标基本上只针对中国的时候(参见《朝日新闻》2018年3月28日),中日之间是否还有信任?两国外长在15日的会谈中,强调了"互为合作伙伴,互不成为威胁"。

   从日本外务省方面透露出的消息是,在和平友好、互惠合作的原则下,包括国家高层在内的高水平往来有了推进的基础。"在日中韩峰会期间,中国李克强总理访日,然后安倍首相访华,实现习近平国家主席的访日。"外务省有这方面的急切希望。

   从《朝日新闻》4月11日透露出的内容看,日本方面在尽可能安排李克强总理与天皇的会面。这将是2010年6月温家宝总理与天皇会面后时隔8年的再次会面。

   日本方面还传出不少其他内容:中日两国外长也讨论了两国新闻发言人之间的对话、中日国际法局长协议、中日裁军与核武器不扩散协议、中日共同应对恐怖主义、在湄公河·中东·非洲·中南美等地的政策对话等等。

   2018年4月16日,北京国际电影节·日本电影周正式启动。在15日的中日两国外长会谈中,谈到了中日共同制作电影的协定。中日两国会增加青少年交流、地方交流、媒体交流,也将在东京及北京的奥运会上加强民众交流。

   "中日关系原以经济为主,现军事安全正逐步转变成为影响两国关系的重要因素。"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孙承对笔者说。在这时候,中日军事方面的海空联络体制变得愈发重要。有关方面透露说,中日两国"确认了促进军事交流的重要性",外交该是这种新动向的推动力量。

中日韩峰会前的中日高层经济对话

   16日,王毅在首相官邸与就要去美国访问的安倍晋三首相会谈40分钟。

   从日本方面传达出的消息看,安倍首相强调了朝核问题,希望"与中国合作共同解决这个问题"。

   安倍内阁在朝鲜问题上主张施加最大的压力,通过压力解决朝鲜问题。每当朝鲜问题,特别是朝核问题出现某种解决的迹象时,日本会及时提出朝鲜绑架日本国民的问题,让朝鲜局势复杂化。王毅外长在会见结束后,见媒体时,谈到中国在朝鲜问题上的主张,他认为:朝鲜的"去核与和平机制的同时推进十分重要。"(《朝日新闻》2018年4月17日)。

   此次王毅访日,同时进行了中日高水平经济对话。

   整理相关报道,对此次中日高水平经济对话的内容,可以归纳为以下几点:

   1)中日能够达成一致的领域:对自由贸易体制的重视,在中日韩FTA(自由贸易协定)及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方面形成共识;

   2)中方希望日方能够理解或者合作的领域:一带一路(日本方面仅表示视情况而定),中方介绍了中国对外资的开放政策(日方未回应);

   3)日方希望中国对发生福岛核电站事故地区的食品解禁(中方未置可否),日方希望两国在金融方面进行合作(中方同样未立即表示态度),日本前不久决定学习美国,对中国部分钢铁产品征收巨额关税,要求中国消减钢铁等过剩生产能力(中方同样未接这个话题)。

   上次中日高水平经济对话已是8年前的事了,如此长时间地缺少对话,在再次恢复对话时,还很难将内容迅速统一起来,但有了新的对话总比没有要好。

是否接安倍的出牌?

   在中日关系上,安倍晋三长达六年按兵不动,静待中国崩溃。现在安倍在经济上,其安倍经济学已不攻自破;内政上,官员们的"忖度"(揣摩)等等让财务省、劳动厚生省、防卫省、文部科学省等均出了很大问题;外交上看似顺风顺水,但实际上乏善可陈。4月15日(周日),数万民众包围国会,提出安倍辞职的要求。这和过去单一的为了反对保密法或反对战争法而要求安倍辞职很不一样,不是政策上内阁与民众出现了分歧,是安倍个人受到了民众的强烈质疑。

   一位参加了3月28日自民党总务会长竹下亘演讲会的先生在给笔者的信中,透露了竹下公开说的一些话:"半年以后就要进行(自民党)总裁选举了,那时会发生什么,谁也不知道。"感觉尽管安倍为自民党党首连选连任做了充足的准备,但他本人在这样的国内外形势下,参加总裁选举的可能性已从100%降到了10%。

   自民党内石破茂已开始营造自己当总裁的气氛。媒体迅速做了相关的民意调查。一些电视台给出的结果是,安倍内阁支持率已降到了30%以下,至于自民党总裁谁是合适的人选,《朝日新闻》在4月16日给出的民意调查结果是,石破茂27%,安倍22%。在这样的舆论环境下,安倍想参加总裁选举,估计已相当困难。

   如果安倍不能续任自民党总裁,出任内阁首相的身份自然也就消失,安倍下台成为必然。是否有必要接安倍发出的牌,认真审视中日关系?日本外务省希望的首相访华,首相到时会是谁,这些现在变得很不确定。

   17日,安倍背上高尔夫球杆去美国觐见特朗普,并会和他打一场球。9月以后是否还能频繁去美国,以什么身份去美国,别人可以不管,但善于交易的特朗普此时可能会仔细思考这个问题。

    观察者网2018年4月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