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了日本首富孙正义后,感觉中国少了这样一位投资家

打印

   从东京"新桥"轻轨车站下车,换乘其他轻轨线再坐一站便能到"汐留(Shio-dome)"站,下车就能看到"东京汐留大厦"----软银公司总部。

   和附近的几座大厦,比如世界最大的广告公司电通入住的"电通大厦"、世界最大企业之一的住友公司雄踞一方的"住友大厦"不同,软银这家在世界500强中排名第92位(2016年数据)的企业,并未将大厦的名字命名为"软银大厦"。

日本首富入住的大厦

2018.06.07.JPG

   从新桥步行到汐留大厦大约需要10分钟。

   二十年前,笔者在山口县一所大学里供职,算是笔者部下的一位副教授在辞职前来说明情况。副教授说,"还是想回东京工作,而且选择了软银公司。"

   副教授去软银工作后,笔者有一次从山口县晋京,特意到汐留来看望他。

   那时新桥正在重新开发,几座超高建筑已经盖好,但人气不是很旺。副教授到软银后任部长,他的任务是四处招人,几层办公楼都需要被填满。

   超豪华的建筑,想想租赁费肯定不便宜,招人来填满办公室,让笔者感觉副教授来的这家公司,虽然名声在外,却多少有些不靠谱。看着副教授忙里忙外,比在学校时忙了很多,那时并不知道他今后能在软银工作多长时间。

   略对企业经营有些了解的人,都不会先招人,然后让招到的人去找活干,软银总裁孙正义在日本当时是有些名气,但这么做事,让笔者这样在大学教经济学的人直觉这样的企业是难以为继的。

   白驹过隙,十几年过去了,现在那位副教授早已经在公司有了自己的秘书,见面需要事先预约。在汐留大厦最高层的日本料理店里,他备下简单而精致的日餐,和笔者静静地坐在小包间里。望着不远处的东京湾,商船、客船进进出出;楼下则是川流不息的汽车。问及这些年的变化时,副教授说,"孙正义在投资规模、对技术的鉴别能力等方面,不是我们普通人能够想象的。"

   用日本媒体最常用的一个词来形容日本最近的二十年,该以"失落"为主要特点。房价地价这二十年间已下滑到原先的六分之一左右,盖大楼已经很难招到租住的人,更不用说销售了。在东京工作的普通公司职员(比较穷的那种),通常会来新桥喝一杯,但绝少有高级感。汐留虽然不是鸟不拉屎的地方,但比新桥又惨了些。

   二十年前,几栋高楼盖起来了,但肯来这里工作的人并不多,租房价格也极为便宜。想不到现在这里竟然也是世界著名广告公司、日本最大的通讯社、电视台、大型企业云集的地方。笔者从料理店往下望去,自然感觉这里比二十年前繁华了许多。

   "孙正义能够带出一种气势来。"副教授接着说。感觉得出他在向我介绍软银为何能成功,实际上也在说给他自己听。估计当时他从学校辞职的时候,不过是想回东京工作,并未想到会有今天的繁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