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下社长谈电池业务:事业部数量从一个变三个,研发长寿命产品,构筑新商业模式

打印

    1746年,荷兰莱顿大学的科学家发明了收集电荷的"莱顿瓶",电池开始走入人们的视线。旧时王府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现在我们外出出差的时候,少不了带一块备用电池,以防手机没电。至于现在在大学、研究所看到电动汽车(EV)充电设备,已经习以为常。电池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电池的概念这些年也开始发生很大的变化。开始我们说电池的时候,大都指手电或者收音机中使用的电池,现在更多的是手机备用电池了。去电动车厂看工人将那些和我们日常用的5号电池基本造型一样的电池,装成一个模块后,就成了电动车的电源,多少有些难以相信这么小的一块电池能发挥如此强大的力量。"太阳能电池"最近大都改称光伏了,在两平米大小的单晶或者多晶面板下,光能转换为电能后,被迅速存入蓄电电池中,只不过我们很少能看到蓄电电池的模样。

    笔者过去几年数次采访过Panasonic株式会社社长津贺一宏先生。每次也都谈电池,但就在这几年,我们周边对电池的认识、使用电池的方法等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如果看产业的话,日本及中国企业在电池方面迈出的步伐尤为大。

   怎么看电池事业?电池研发及生产的的商务模式今后会发生何种变化,这些是笔者关心的问题,也特别愿意听松下这家保有诸多电池生产技术,在产量上一直位居世界第一阵营的企业,将其电池生产的现状、未来构想等和盘托出。

   如果了解了松下在电池生产上采取的模式,就能对未来电池业务有个大致的理解。松下能多大程度说出自己的电池模式,估计如果不是企业最高领导的话,普通人也难以对此作出概观。企业家如果过去一直做内部管理或者营销的话,对电池业务的说明,很多时候会难以让对电池做过一些研究的媒体完全满意。津贺一宏社长长期分管松下的研发工作,不仅在松下,便是在世界电池产业中,寻找到一位超过津贺社长对电池理解的人,恐怕会很困难。

    松下在京举办创建百年的纪念活动时,笔者在5月29日,于雁栖湖国际会议中心专访了津贺一宏社长。

电池事业部一分为三

20180608062039.jpg

   记者:津贺先生出任松下社长后,在公司内部做了较大的改革。请问在电池业务方面,有哪些具体的变化?

   津贺一宏社长(以下简称津贺):在2013年进行的改革中,我们引进了事业部制。改革开始之初我们有48个事业部,现在整合到了37个。从数字来看,事业部的数量减少了,似乎是在压缩,但实际上有的是被精简了,同时有的是增加了。其中在锂离子电池业务方面,我们把这个事业部扩展为三个事业部。

   记者:过去松下一直以电视著名,现在强化电池业务后,公司在品牌方面发生了哪些变化?

   津贺:Panasonic这个品牌,刚开始在松下公司里仅仅用于包括电视等在内的产品,但是到2008年,我们做了一个决策,把Panasonic这个品牌用于公司旗下的所有业务和产品,这里包括我们的白色家电,也包括B2B的业务。

   在美国过去谈到松下,大家都会认为这是一家电视机企业。但是现在我们在美国的电视业务已经结束了,所以大家觉得很难形容松下是怎样一家公司。实际上我们在美国,在向特斯拉公司提供动力电池,同时和他们一起在美国设厂生产动力电池。所以现在谈到松下的时候,大家都会说它是一家给特斯拉提供电池、并且跟特斯拉一起生产电池的企业。特斯拉本身并没有体现Panasonic的任何品牌,但是我们通过特斯拉在美国民众心中的美誉,提升了Panasonic的形象。谈到特斯拉他们就会想到Panasonic。

电池需要巨大投资

   记者:有美国特斯拉,有中国今后对电动车的大力推广,松下是不是会在中国加大对电池事业的投资?

   津贺:我们也认为中国将要成为电动车的最大市场,可能现在已经是最大市场了,今后在这方面会在全球获得压倒性的优势。正因为如此,在长期的角度来说,我们在中国大幅度地增加动力电池的生产,这是毫无疑问的。

   谈到动力电池,如果说我们今后的生产规模跟现在完全不是一个量级的话,电池的生产需要有非常巨额的投资,这种投资会不会具有竞争力,这对我们思考未来电池业务的时候十分重要。

   记者:电池生产的另一个特点是,需要和组装厂家合作。

   津贺:确实如此。电池业务不仅仅是自己公司通过提升技术实力就能够实现的,把它作为一个事业来思考的时候,必须要考虑到这种电池将来用于哪个方面,同时它所搭载电池的车辆的规格是什么?在生产过程中,电动汽车的主要厂家有哪些?是在哪些厂家之间开展竞争等等。在决定电池的规格、产能等方面需要做全盘考量;在技术研发过程中,也要考虑到我们最终该和哪家企业结盟、开展合作。

重视与特斯拉及丰田的合作

   记者:目前主要和特斯拉合作?

   津贺:是的。在动力电池方面我们最大的战略就是把最尖端的动力电池用于世界领先的电动汽车企业,比如特斯拉公司。通过和他们的合作,我们的技术得到进一步的提升,而且在逐步扩大产能的同时,让我们的技术保持同步增长。

   谈到与特斯拉的合作,我们在美国内华达州,现在已经建成了超级电池工厂,目前已经完成了一期工程,这个一期工程所拥有的产能,能够满足目前特斯拉Model S年50万台动力汽车的电池产量。

   今后特斯拉还会进一步扩大产量,据说今后会上第二期项目。我们和特斯拉在内华达州超级电池生产工厂正在全力以赴。

   记者:特斯拉的很大一个市场在中国,他们正准备在上海建厂。

   津贺:我们也听到这个消息了,有可能会有这一天。

   记者:我们看到前不久日本政府机关发表的关于电动车的报告,其中谈到,到了10年后的2027年,中国的电动车产量将会达到1300万台。

   津贺:谈到2027年中国电动汽车达到1300万台时,我们需要具体地进行分析。其内容到底是什么?我们更希望知道我们能在其中获得多大的份额。

   我们需要通过车企来搭载我们的电池,车企是我们的用户,这里面非常重要的是,松下的战略是研发出最为先进的动力电池,并且生产出最为高质量的动力电池,这是我们的优势所在。

   所以在和车企的合作方面,必须要考虑到这一点,我们要考虑在1300万辆中国电动汽车的销量之中,需要我们所提供的最先进最优质的动力电池到底有多少?目前进行具体的预测可能还比较困难。

   记者:但是只和特斯拉合作,给人感觉市场偏窄。我们看到松下也和丰田建立了合作关系。

   津贺:目前我们能做的事情,一个是和电动汽车领先企业特斯拉开展合作,另外就是和丰田汽车的合作了。我们会和以丰田为首的日系汽车开展合作。

   不过,即便把和这两家的合作加起来,在1300万辆电动汽车销量当中,能占多少比例也很难说,重要的是和中国本土的车企开展合作。比如我们正在和非常热衷于电动汽车研发的北京汽车公司之间,建立一种包括电池在内的涵盖电动汽车各个方面的全面的合作伙伴关系,这方面是我们今后开拓的一个重点。

看到宁德时代等中国企业的崛起

   记者:纵观中国电动车市场,短途、或者中低档的电动车占的比率会更大一些。电池的成本,电池回收会成为一个很大的问题。

   津贺:我们已经注意到,在1300万辆电动汽车之中,我们预测还包括一些比较小型的用于短途行驶的新型出行手段,我们把它称为低速电动汽车,这是一个新的领域。

   面向这样的车企,我们需要提供整个电动汽车的平台,因为这涉及到记者刚才所说的关于动力电池的回收利用等问题。Panasonic不能仅仅是把电池一卖了之,要思考其他商业模式,比如租赁等方式,从源头把握管理电池使用情况,以此实现动力电池更好的回收利用。

   现在看来,平台化是不可或缺的,目前我们正在思考在这方面如何寻求更好的合作伙伴问题。

   记者:我们看到中国电池企业宁德时代等等,最近发展很快。

   津贺:如何看待中国的电池企业,尤其是宁德时代所取得的高速发展?日本企业自然很重视。我们观察到,包括日企在内的日美欧三国的汽车企业,都在探讨使用宁德时代的动力电池用于自己的电动汽车之上,我觉得这对中国市场来说是一件好事。客户可以决定到底是使用宁德时代这样的中国本土动力电池企业生产的产品,还是使用Panasonic所提供的动力电池的产品,或者是和我们共同研发新一代的动力电池的产品?随着时间的变化,这一切会逐步明确起来。

   记者:车企及政府的电池产业政策会也会发生很大作用。

   津贺:这也是我想谈的一个问题。今后动力电池这个行业,是由车企主导,还是由政府主导?政府会通过标准等方式来引导行业发展。在这些确定之后,如何开展合作,怎样建立合作关系,这些才能最终确定下来。在大势未明的情况下,我们当前应该做的仍然是研发并且生产最具有竞争力的动力电池的产品。

开发不用回收的电池

   记者:如果一年卖出1300万台电动车的话,电池的回收便会成为一个巨大的问题。

   津贺:如何对动力电池进行回收利用?目前我们战略的重点是去研发具有超长寿命、几乎不需要进行回收的动力电池。当然了,产品很可能会出现一些因为长时间使用而导致的老化、劣化等现象,但即便如此,我们最大的研发的关键点,仍然是去研发出尽量不需要回收的超长寿命的电池。

   决定电池寿命的因素,一方面是电池本身的质量,另外也与电池的使用方法有非常大的关系。所以在电池销售方面我们有个基本的思路,只把我们生产的电池销售给能够很好地对电池加以使用、安装在车上,让电池的寿命得到延长的车企。

   即便如此,电池总有一天要面临回收的问题,这时候就要发挥网络的力量,因为通过网络我们可以知道电池在什么地方,我们通过自己的方式把它找到并且回收。在回收之后我就没有其他办法了。按照正常的做法,如果能够继续加以使用我们就继续使用,如果实在不能再利用了,就要通过拆解等方式实现资源的回收再利用。

在华特别重视车载业务

   记者:这些年采访松下的时候,感觉除了电池外,车载业务越做越大。在中国是否也特别重视车载事业?

   津贺:在一些重要领域,这包括居住空间及车载业务,中国是我们最重要的市场,最需要进行挑战的市场。

   我们集团有一个口号,英文叫"A Better Life,A Better World",其中上半句A Better Life是指每个人通过自己在工作方面做出的努力,在生活上能够购买自己想要的产品,打造自己的住宅,以此获得幸福富足的生活。

   第二句,A Better World是指围绕人类生活所面临的环境,这里面既有环境问题,同时也有老龄化社会、交通拥堵、食品安全等众多的社会问题。只有解决了这些社会问题,才能真正实现每个人所追求的更好的生活。

   我们在中国开展业务的战略主要放在两个方面:一个是居住空间,另外一个是今后还会取得巨大发展的汽车行业。作为具体的战略,一方面要更多地和中国优秀企业建立伙伴合作关系,另一方面要不断提升自己企业的组织领导能力,提拔任用更多的中国优秀的本土人才,发挥他们的主观能动性。

   知日大咖 2018年6月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