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下的百年及为下一个百年所做的铺垫----松下百年纪念活动侧记

打印

   2018年对于Panasonic(松下电器)公司来说,一个重要的活动便是纪念公司成立100周年。

   笔者也在2018年多次参加了松下公司组织的相关活动。

   先是4月12日在北京世贸天阶有一个对话会,谈松下百年是如何走过来的,对中国企业来说,有哪些值得借鉴的内容。接着5月29日在北京雁西湖松下电器(中国)举办了相关的纪念活动。

   10月29日笔者和中国主要媒体的记者赴日,30日旁听了在东京举办的纪念演讲会。

   今年至少两次直接听总裁津贺一宏谈松下过去的百年及对未来的展望。

一家企业经营百年实属不易

20181119.JPG

   日本有很多百年企业,但能在百年后接着走下去时,大都遭遇了极为严重的危机,似乎在百年到来前后,不脱一层皮就很走下去。

   我们知道,同样的百年企业,创业于1910年的日立制作所,在2009年忽然发生了7000亿日元的赤字,日立后来度过这个难关真的脱了一层皮。

   东芝就大不一样了。创建于1904年的东芝,虽然也遭遇过相当多的困难,但都没有因为核电投资的损失而造成的困难大。现在东芝已经卖了自己最赚钱的医疗事业、半导体事业,今后想恢复往日的辉煌,已经非常的艰难。

   至于1912年创业的夏普,早已经在其百年之年,委身于台湾鸿海公司。

   松下的境遇也非常艰难过。松下创建于1918年,当时22岁的松下幸之助和妻子、妻弟三人成立了公司,从生产电灯插座开始做起,一天天壮大了起来。但到了2011年和2012年,松下也连续出现了巨额经营赤字,是津贺总裁带领公司从艰难中走了出来。

   百年企业各有各的难处,不仅日本如此,美国通用汽车公司同样在创业百年之后不久,走上了破产再建之路。

   一家百年企业,能坚持百年经营,而且能接着发展下去,实在难能可贵。

百年松下发生的新变化

   2018年,不论在北京还是到东京,感觉松下在迎来百年之际,今后要接着走下去,就必须对现有体制进行改革,这几年松下在津贺一宏总裁的率领下,已经开始发生很大的变化。

   笔者认为最大的变化有三个: 第一,对雇佣制度进行了改革。

   日本企业通常采用终身雇佣制,企业一般不会裁人,但离开了企业的人也几乎没有机会再回到同一企业。现在松下开始打破过去的人事局限,不拘一格使用人才。

   比如在10月31日,我们听了"日本企业的复活"对谈。出来对谈的有三位,一位是松下互联解决方案公司总裁樋口泰行,其他两位分别是三得利持股公司总裁新浪刚史,及大学院大学理事长野田智义。

   出场的三人均与日本企业普通员工的经历有着巨大的不同。他们深受美国商业文化的影响,在美国读过书,熟悉美国的经营方式,分别用美国方式在日本做过很多的实验,而且总的来说效果不错。

   其中樋口泰行原本是松下公司的员工,跳槽后过了25年重新回到松下。用樋口自己的话来说,一个"叛变"过松下的人能回来,能委以重任,可见今天的松下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在松下内部还有冨山和彦、马场涉等人。

   新的人事制度从人的角度改变着今天的松下。

   第二,协创概念在今天的松下愈发受到了重视。

   这几年松下加大了在汽车零部件方面的投资。比如美国特斯拉的电动车"Model 3",其产量大致设定在30万台,松下是唯一为其提供动力电池的企业。与特斯拉的协创,让松下打开了一条新路。

   松下不仅仅在和特斯拉合作,在听津贺总裁30日演讲的时候,我们听到了该公司与海底捞等企业协创的情况。

   现今的日本企业已经非常的国际化,但日本企业的总裁、总经理肯加入中国企业家俱乐部吗?目前中国企业家俱乐部还只有松下一家日资企业。日本其他百年企业未参加,便是只有十几年、几年的企业也大都不肯参加。日本有日本的经营之道,和中国很不一样。但松下肯参加中国企业家俱乐部,敢为人先。

   和其他国家的协创,该能为松下开出一条新的发展之路来。

   第三,松下产品内容在发生了新的变化。

   松下依旧是生产各种产品的企业,感觉有比较大的变化是,过去可能生产单个的小插座,复杂一些的是冰箱、彩电,离信息社会更近一些的是电脑。

   未来的松下也依旧是生产型企业,但更多的该是生产和出行相关的产品,比如汽车零部件、电池、自动驾驶方面需要使用的监控设备。

   更大一些的便是提供整个工厂生产管理,整个社区安全保障系统。松下的生产在从个别小产品向集中最新技术的大型产品转变,在向提供生产及社会解决方案方向转变。

   在下一个百年到来之际,松下的变化该是为企业长久发展做了很好的铺垫。

   从2018年数次参加采访松下百年纪念活动,笔者在以上这些方面的感触很大,很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