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恩事变:谁来出任雷诺-日产-三菱联盟的总裁?

打印

借戈恩事变调整日产?

   西川开始在日产做过采购工作,后来常年做总裁秘书,对日产汽车的制造有多深的理解,对汽车产业的变化有哪些心得,人们很难从已经发表的各种文章中找出来。从日本媒体报道的内容看,精于公司政治,通过裁员、制定削减成本目标,似乎是西川最为拿手的好戏。过去十余年,战略上有戈恩把控,西川在具体层面上做自己的工作,两人配合也算是默契,但把戈恩送进监狱后,日产该如何经营,从这半个多月的时间里能看到的西川发言,几乎清一色地给戈恩断罪,找不到日产该向何处走的具体内容。

   日产如果下大精力做电动车(EV)的话,最大的市场便是中国。中国消费者通过这几年使用EV,对这种车的弱点、效率、电池成本,比欧美日本其他国家的消费者更加清楚。价格问题、充电问题之严重,很难让EV保持魅力。大量生产能否解决相关问题,日产也没有给出具体结论。

   尽管在混合动力方面日产大大落后于丰田、本田,但毕竟该公司还有e-POWER这款车,通过这款车实现电动、自动驾驶、共享,换旧话说营造一个日产版CASE,也许勉强能与丰田等竞争一下。

   但西川肯定不是能拍这个板的人。

   汽车行业很多时候是慢走一步,最后闷声发大财。真正看到EV的不足,用一点时间在电池成本问题获得一定程度的解决,其他服务如共享等建设起来以后,再回过头来发展EV该也是个路子。戈恩有点过分强调EV了。

   日产在租车市场上的份额并不大,用几年时间扩展租车市场,就能为以后的共享做好铺垫。换句话说,借这次戈恩事变,调整日产的行进路线,现在有了一次难得的机会。

   放眼国外,雷诺在租车市场方面已经开始整理各种资源。维持与雷诺的联盟,对日产有益。只可惜西川心里想的不过是打倒戈恩,客观地给日产调整方向创造了条件,但日产总部的那几个董事,已经没有了改变日产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