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恩事变:谁来出任雷诺-日产-三菱联盟的总裁?

打印

   到12月10日,雷诺-日产-三菱汽车联盟总裁卡洛斯·戈恩被逮捕就整整三个星期了。日本最新的消息说,10日这天日本·东京地方检察院特别搜查部(特搜部)将正式起诉戈恩。和往常先把人关个一年、半年,不招供就不放人的一贯做法不同,这次毕竟是关了世界著名的企业家,三周已经相当长了,不管在法庭戈恩会如何抗争,这次特搜部的动作相当快,有了一点国际感觉。

   笔者不知道戈恩为个人捞钱的做法是否有罪,更不知道日产这么纵容戈恩是否属于该公司的经营作风,只是想问这样一个问题----戈恩突然被逮捕,其麾下的汽车联盟该由谁来任总裁?新总裁在汽车业界大变动的时候,还有没有魄力做大事?

   先说一个结论,戈恩事变不仅仅极大地损坏了日产品牌,还将大大拉退日产、三菱在新能源车方面的技术进步。也许人们今后看到的是,好端端的一个日产再度回到1999年以前的状态,将与汽车主流技术渐去渐远。

老生常谈的企业人事之争

20181210.jpg

   戈恩事变,首先可以看成是一家企业的"下克上"、内部抗争和人事抗争。

   11月19日,经过日产公司告发,特搜部亲自出动,《朝日新闻》记者观摩报道全过程的戈恩事变爆发,接下来第一件事是解除戈恩的企业联盟总裁职务。

   人已经遭到牢狱之灾,11月22日,日产召开临时董事会,很顺利地解除了戈恩的日产总裁职务。接着26日,也是因为戈恩已经住进了监狱,三菱汽车想当然地也解除了他的三菱汽车总裁的职务。

   谁来出任联盟总裁?谁又来出任日产总裁,这是大事。

   日产的最大股东是雷诺(掌控了43%的股份),雷诺决定日产最高负责人,这该是理所应当的。从日产董事会成员看,董事会决定董事长的人选,但如果从股东决定董事会人选的角度看,又是大股东做出最终决定。内部抗争正是从这里开始的。

   有人想火中取栗。日产董事会中有两名独立董事,一个是赛车手,另一人则是做过经济产业省副局长(审议官)的丰田正和。丰田独董在官界三、四十年,如何与特搜部打交道,这该是他最擅长的了,由他出来置戈恩于死地应该不成问题。日产方面自然会愿意让丰田出任董事长。

   但雷诺是大股东,目前戈恩尽管人在监狱,但依然是董事,况且雷诺的主要利润来自日产,不派出董事长,谁知道今后日产是否还会继续向雷诺输送利益。拿下日产最高负责人的职位,雷诺志在必得。

   12月4日,日产召开讨论董事长人选的董事会。9名董事中,5名日籍董事全员出席,4人法籍(其中戈恩及另一名具有署名权的董事已经被逮捕)董事中来了2人。董事会该由董事长出面召开,戈恩已陷牢狱之灾,董事会便由总经理西川广人主持。

    日产方面提出让丰田出任会长的动议,雷诺方面的董事自知寡不敌众,要求多给时间,并希望让雷诺的人继续出任董事长。"日产拒绝了。"5日,对本次戈恩事变做了大量独家报道的《朝日新闻》报道说。

雷诺-日产-三菱联盟董事长的资质

   说内部抗争,一般人比较好理解,如果看一下抗争的实质在哪里?说起来就有些难了。

   这里先抄录一段戈恩的豪言壮语。

   2018年10月,巴黎汽车展,戈恩在展会上说:"我们才是电动车(EV)的先锋,是领军人物。"台下的人听起来能够感受到戈恩对丰田等企业的强烈对抗情绪。

   丰田当然也在做EV,但概念有些不同。丰田提出了"CASE"(互联、自动、服务与共享、电动这四个词的英文第一个字母)。这比单纯地强调电动车在概念上要大出许多,今后要办的事业也更大。

   人们看到,现在丰田的合作伙伴是互联网企业软银,丰田在积极整顿自己的租车公司,今后自动驾驶到来后,租车公司的意义便会增大。丰田并没有把目光全部放在燃油车的生产及成本的缩减上,做电动车时,其目标更大,准备的路数更多。

   戈恩有些焦急,开始把更多的资源集中到了EV上。150万辆EV目标,也是这个时候提出的。戈恩焦急的原因还在于,过去19年他掌控日产的时候,丰田、本田在积极向混合动力车转型,日产则集中精力削减成本,在混合动力方面与丰田、本田拉开了距离。

   至于把EV做到150万辆后,能否也出个日产的CASE,人们还不清楚。

   下一个出任日产总裁,维持雷诺-日产-三菱汽车联盟的人,该如何让日产在电动车领域继续保持领先,同时能将业务扩展到其他方面?这比简单的人事抗争更重要。

   日产总经理西川高举义旗,通过与国家联手的方式打倒了戈恩,但西川在日产公司内部的人缘,从《朝日新闻》发表的零零碎碎的消息看,似乎不高,他不仅不能率领日产将EV道路走下去,更没有在CASE方面的拓展能力。

借戈恩事变调整日产?

   西川开始在日产做过采购工作,后来常年做总裁秘书,对日产汽车的制造有多深的理解,对汽车产业的变化有哪些心得,人们很难从已经发表的各种文章中找出来。从日本媒体报道的内容看,精于公司政治,通过裁员、制定削减成本目标,似乎是西川最为拿手的好戏。过去十余年,战略上有戈恩把控,西川在具体层面上做自己的工作,两人配合也算是默契,但把戈恩送进监狱后,日产该如何经营,从这半个多月的时间里能看到的西川发言,几乎清一色地给戈恩断罪,找不到日产该向何处走的具体内容。

   日产如果下大精力做电动车(EV)的话,最大的市场便是中国。中国消费者通过这几年使用EV,对这种车的弱点、效率、电池成本,比欧美日本其他国家的消费者更加清楚。价格问题、充电问题之严重,很难让EV保持魅力。大量生产能否解决相关问题,日产也没有给出具体结论。

   尽管在混合动力方面日产大大落后于丰田、本田,但毕竟该公司还有e-POWER这款车,通过这款车实现电动、自动驾驶、共享,换旧话说营造一个日产版CASE,也许勉强能与丰田等竞争一下。

   但西川肯定不是能拍这个板的人。

   汽车行业很多时候是慢走一步,最后闷声发大财。真正看到EV的不足,用一点时间在电池成本问题获得一定程度的解决,其他服务如共享等建设起来以后,再回过头来发展EV该也是个路子。戈恩有点过分强调EV了。

   日产在租车市场上的份额并不大,用几年时间扩展租车市场,就能为以后的共享做好铺垫。换句话说,借这次戈恩事变,调整日产的行进路线,现在有了一次难得的机会。

   放眼国外,雷诺在租车市场方面已经开始整理各种资源。维持与雷诺的联盟,对日产有益。只可惜西川心里想的不过是打倒戈恩,客观地给日产调整方向创造了条件,但日产总部的那几个董事,已经没有了改变日产的能力。

就要开启的后戈恩时代

   不论日产董事会作出何种决断,如果维持雷诺-日产-三菱汽车联盟的话,董事长人选依旧重要,后戈恩时代已经到来。

   官员出身的丰田正和不适合当这个联盟的董事长。从资本的角度看,依旧该由法国方面派出董事长。

   法国右翼政党领袖之一的布罗诺·格尔尼舒举手想当这个联盟的总裁。格尔尼舒说:"我也能成为成本杀手。"不过他和戈恩不一样,戈恩主要通过西川裁减二万名日产的工人,而格尔尼舒要将董事长的工资减去四分之三。如果戈恩一年"只拿"20亿日元年薪的话,他只要5亿日元(约3000万人民币)就可以了。为此格尔尼舒还买了十几万日元的日产股票,并强调自己的爱妻就是日本人,对日本有很好的理解。但估计格尔尼舒99.99%没有入选的可能。

   笔者比较重视的人物是雷诺在中国的执行董事何塞·姆尼丝。姆尼丝以前在北美负责汽车工作,现在在中国,对欧美华均有很深的理解,熟悉汽车业务。目前姆尼丝在戈恩事变的表态上十分谨慎,笔者未找到相关的内容,但深知此人在雷诺内部的重要作用。

   也许只有姆尼丝才能真的在戈恩事变之后,担负起雷诺-日产-三菱汽车联盟的大任。日产内部造反派,不足以让日产走向金光大道。

   秦朔朋友圈 2018年12月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