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成时代(1989-2019),日本"成熟的阶级社会"

打印

   目前世界上唯一还在使用年号的国家日本(称为"元号")已经宣布,今年5月1日明仁天皇将会退位,他在位的年号"平成"即将结束,皇太子德仁即位为新天皇,将使用新年号。我就是在1989年平成元年到日本留学的,可以说见证了整个平成时代。

   在日本多年,养成了一些习惯,比如吃方便面。最近从上海回北京的高铁上,方便面的香味一波又一波地传过来。不论售货小姐姐如何高声叫卖盒饭,我觉得都比不上方便面好吃。

   平成元年我到日本留学时,号称是学新闻学,下课后便去各个大报社的编辑部。让我最为新奇的是,到了晚上,日本记者开始赶稿子时,冲一碗方便面,三下五除二地吞下去后,走在稿纸上的铅笔,开始发出阵阵摩擦声。看着记者在稿子上反复修改,之后大样从印刷机里吐了出来。接着便是编辑的呵斥,记者低头道歉,改写,然后是各部门的部长再度看稿,越到快午夜十二点的时候,编辑部也越发忙了起来。稿纸上、大样中,总能看到不小心滴落在上面的方便面面汤。

   快速行进的高铁、快速运转的日本编辑部,方便面的香气一模一样。那香气中带着某种速度,人们享受这种香气、享受速度。转眼1989年已经过去了30周年了,日本的平成31年将在2019年4月30日结束,从5月1日开始导入新的年号。

   平成像行进的高铁一样就要走到车站的尽头。回望这整整30年,就像日本编辑部完全没有了稿子、铅笔和方便面一样,这个国家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另一方面,在日本新干线上、报纸杂志的编辑部中,人们的衣着打扮似乎基本没有变。

   经济从高速发展走向平衡后,某种程度上也意味着经济增长模式的成熟,这种成熟与其他后起之秀比起来,同时是一种停滞或者是失落。说失落是因为社会上有太多的人从"一亿日本人共同进入中产社会"("一亿总中流")中脱落了下来。今天的日本更在向阶级社会,而不是阶层社会转变。这里的国民基本不愁吃穿,但阶级分化愈发严重,对于这种阶级的分化,人们几乎没有任何对策。因为平成元年到平成31年,日本要建设的就是这种"成熟的阶级社会"。

从"年功序列"向"成功序列"转变

20190129.JPG

   学习新闻学,让人更加关心日本的时事政治。

   1989年,从报道上看,1月7日昭和天皇驾崩,8日明仁亲王继承皇位,改年号为"平成"。4月日本第一次引进消费税,开始每次购物要缴纳3%的消费税了(现在是8%,到了2019年10月有可能改为10%)。6月,朝日新闻揭露了利库路特公司用未公开的股票贿赂政治家、媒体大佬的丑闻,以后好几年时间大家仍在谈这件事,这件政治与金钱紧密结合、让日本国民十分反感的政治上的大事。

   到了1989年的7月,警察逮捕了宫崎勤。宫崎连续在东京、埼玉等地诱骗幼女,然后将其先杀后奸,还吃掉了个别幼女。

   国际上乱云飞渡。11月电视报道了柏林墙被两边的人推到一事,12月罗马尼亚总统齐奥萨斯库被枪毙。

   尽管日本有利库路特事件,有宫崎勤不断诱杀没有判断能力的小女孩,但日本社会让人感觉充满了发展机遇。1989年9月,索尼将哥伦比亚公司收入麾下。年底,东京证券交易所的日经股价指数飙升到了38915点。"不久就要进入4万点大关。"耳边不断有人这么说,而且所有人都相信,1990年只要股市一开盘,迅速提升1085点,步入4万该没有什么问题(实际上在第二年10月,日经指数下跌到了2万点以下)。

   现在回望平成年代,才知道原来在昭和年代(1925-1989),日本人在精神上处于积极进(攻)取的时期,不论是1945年前的对外侵略战争,还是战后在经济上获取高速发展,日本国民一直在求"进",这种"进"在军事上落得惨败,但在经济上则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同时,这个社会的主要特点是企业"终身雇用",维持这种一辈子在一家企业里工作的组织形态便是"年功序列"(按在企业工作时间的长短决定个人的工资与待遇)。

   平成时期在精神上已经完全丧失了昭和的"攻取"内涵,开始注重削减成本,虽然勉强维持着年功序列,但眼看着也难以为继了。到了接近尾声的平成30年、31年,日本社会多少开始有点以攻为守了。守让日本"失落"得太多,日本渐渐开始注意创业,"年功序列"的头一个文字被挪走,改成了"成功序列",成者王侯,卖老不足以在企业内生存下去。

   当然在年功序列的时代,日本出了索尼、日立、三菱等大企业,目前正在转变中的成功序列,还没有让日本出现谷歌、脸书、阿里巴巴、腾讯这样的企业。但回望平成,至少能让人感觉社会的维持模式发生着巨变。平成该是日本的转型期,只是这个转型期用了31年时间,确实有些太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