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成时代(1989-2019),日本"成熟的阶级社会"

打印

"成熟""成功"意味着"贫富悬殊"的再度张扬

   日本社会上很少有一夜暴富的情况,民众也不相信能通过某个软件一攫千金,在日本这类成功人士少之又少。

   相当多的日本人在演艺、IT方面想努力获得成功。这个相对简单一些,但日本市场有限,艺人一次花销数百万日元(数十万人民币),或者逃税漏税,媒体曝光一次,足矣让其断送大半个前途。和日本周边国家不同,走演艺或者IT的路子不易。

   在大多数人只知道兢兢业业干活的时候,略有一点企业家精神的人,获得成功在日本并不是很难。和平成刚刚开始时的年功序列不一样,这些年已经开始有不少人出来创业,他们获取了一定的成功。

   不过这在日本的社会学家或者媒体看来,是再度出现了日本社会的阶级分化。2018年,日本最流行的一本书便是早稻田大学教授桥本健二写的《新·日本的阶级社会》。在平成开元的前两个月,《朝日新闻》1988年11月19日发表过一篇社论----"格差社会(社会的贫富悬殊)如何是好?"人们往往以为格差是平成年代才出现的,其实在平成改元之前,日本社会早已经为此做好了充分的铺垫。从1988年的社论内容看,那时日本国民已经开始认识到了贫富悬殊的固化,而且非常多的人认为贫富悬殊在扩大。同时在那个时候,大多数日本人认为可以容忍因个人选择及个人努力情况而造成的贫富悬殊。

   殊的情况整个平成期,开始是泡沫经济出现崩溃,之后是大学生找不到工作,再以后发生了"越干越穷"的现象。这个时候,成功开始意味着获得大量资产,社会出现贫富悬,社会已经不是简单地分几个阶层的问题,而是开始出现了阶级,而想超越一个阶级则非常困难。如果把昭和时代的年功序列当成某个标准的话,平成时代是年功序列发生转变的时期,虽然维持着年功序列,但已经是强弩之末。日本国民在平成期总是感觉无奈或者无力,扭曲的年功序列看上去是多余的,但导入新体制会发生更大的贫富悬殊现象。日本该如何突破?政治家、企业家、学者及媒体均未能给出一条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