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手机,一个拉杆箱,我在春运途中

打印
20190212.jpg

   虽说1月21日春运已经开始,但我参加到春运中,却是刚刚开始的事。

   走进上海虹桥火车站大厅,感觉比往年安静了许多。仔细观察后发现几乎所有人都和我一样,一只手拿着手机,另一只手拖着一个拉杆箱。南来北往,所有人都已经非常的习惯,所关注的只是手上的这部手机----这是买车票的工具,更是和就要见面的家人联系的通道,同时还是看微信、视频,或者看小说的必备条件。春运期间,不用大包小包手提肩扛后,轻轻拖着拉杆箱,也让人有了读手机的空闲。等大部分人把注意力放在手机屏上后,候车大厅立即安静了起来。

   我当然也拿了手机和拉杆箱。

花在手机上的时间越来越多

   上大学时,从南京回北京近三十个小时。我那时肯定买一些南京的花生,带上几本书上火车。

   到了车上,什么也不说,把花生往桌子上一放,身边认识或者刚刚认识的人,就开始伸手剥花生,然后聊起来。好像这花生本来就是给他们买的。他们中间带葵花籽的自然也会拿出来,一路吃一路聊,三十个小时看书的时间并不多。

   现在有手机了,便是和熟悉的人一同上路,却说话说得并不多。大家各自需要和远方的认识或者不认识的人在微信上聊几句。在高铁上不论买饭还是买水,售货的服务员身上已经没有了过去一定跨在肩上的用来收钱的小包,微信支付、支付宝支付成了最为普通的方式。

   我更喜欢看手机上的各种新闻、朋友圈里的新消息。

   微信新闻里说,2019年的春运人数近30亿,等于每个中国人都乘某种交通工具外出了一次或两次。又有人说春运期间每人平均出行距离在700公里以上。我自己从上海到北京,单程早已经过了700公里。

20190212-2.jpg

   在从上海到北京的高铁上,眼前浮现着四十年前大学时代春节期间回北京的情形,但早已经没有了那时的旅友。旁边的小伙子,从上车开始到下车期间,几乎眼睛一直未能离开手机,一直在看微信、看视频。我几次想和对方套套近乎,但实在没有找到和他目光相视的机会。偶尔从广播中传出的"请不要和陌生人交换电话号码!"警告,让我在四个半小时的旅行中,最终未能和小伙子说一句话。

   有了手机,高铁几点几分到北京早已心中有数,但在北京下车的时候,看到举个牌子来接站的人寥寥无几。也是,大家早已经从用背包带背行李,改为用编织袋装行李后,现在几乎人手一个拉杆箱。上地铁,打出租,拖着很方便,已经没有了接站的需求。

拉杆箱背后的道路建设

   别说二十年前还没有拉杆箱,就是有,在北京等地以这个直径的小轱辘,想拉着箱子走一段都会非常的困难。地方城市,农村就更用不上了。一定是有了大马路,至少有了石块铺设的道路后,才能有拉杆箱的市场。

   不去谈2018年中国新增的5000公里高速公路,光看看改进农村公路20万公里这个数字,就能知道现在回农村,也能用上拉杆箱了,至少大部分地区是能拉着这个拉杆箱走路了。

   上海虹桥火车站的地面太过平滑,已经感觉不出拉杆箱有多重,如果是走在北京的一些社区中,道路的高低不平,让略重一些的拉杆箱拉起来还是很吃力的。我发现包括我现在身边的拉杆箱在内,哪怕走在凸凹不平的路上,人们似乎并没有用太大的力气。

   原因在于箱子大都很轻。

20190212-3.jpg

   在从上海到北京的高铁上,拿大号拉杆箱的人少之又少,大多数人手里的小号拉杆箱也相当的轻。感觉这些年箱子在变得越来越轻。我自己是只放了几套替换的衣服,基本没有购买带回北京的上海土特产。

   可是四十年前,从南京回北京的时候,尽管很大方地把一大包花生放在桌子上让大家吃,但包里还是有存货的,那是带给家里的礼品,也是一份浓浓的情意。

   中国物流开始变得四通八达以后,没有特殊情况,现在谁也不会从上海买几盒汤圆,到南京挑几斤花生带到北京去了。在北京很容易买到相关的产品,而且价格并不比上海、南京贵。吃的、用的产品,已经基本上没有了区域的差别。中国开始有了一个基本均质的市场后,南来北往的旅客,真的无需带哪些土特产回家了。

   现在,我在春运的途中,手机让我能充分的获取信息(消磨时间),不论是阳春白雪,还是小道消息,应有尽有。拉杆箱不仅便利,而且越来越轻,旅行也开始变得不再沉重,愈发让人愉悦了。

   春节快乐!

   《人民中国》近日头条 2019年2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