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开商业捕鲸,损人不利己

打印

   安倍内阁的独断专行,已经离战后民主制度渐去渐远。

   笔者在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老家山口县生活过5年,多次去过安倍的选区下关(下关有个地方叫马关,中日在那里签订过《马关条约》)。每次去下关,笔者必定会去看那里的"鲸冢"(鲸鱼坟墓)。

   过去几百年,下关的渔民都会在附近围堵鲸鱼,如果哪年打到的鲸鱼数量不够,那年肯定会饿死人。打鲸鱼的时候,年轻人拿着砍刀跳到鲸鱼背上,拼命地砍其动脉,把沉重的绳索套在鲸鱼身上,而迅速下沉的鲸鱼,时常会把年轻人带入海中淹死。种种悲壮在当地的传说中一直传诵着,今天听起来也依旧动人。

   在和尚的念经声中,每头被捕获的鲸鱼,都会被取出内脏,鲸鱼肉则晒成鱼肉干,脂肪熬成油供冬天食用和照明,很少的一部分会拿到其他地方换取大米。等一头鲸被完全解体后,和尚拿一块骨头,将其埋在附近的鲸冢中,为这头鲸鱼取一个法名,永远地供奉在这里。数百年来捕鲸的数量均记录在册,靠着鲸鱼养育了下关数个村落的渔民。

   如今,日本去南太平洋捕鲸的渔船依旧从下关出发。日本实际上是商业捕鲸,下关等地大一些的水产店几乎都在卖鲸鱼肉,但日本政府把他们的捕鲸活动称为"调查捕鲸",给人一种"科研"的感觉。

   日本的工业制造能力让其捕鲸效率很高,是世界最大的捕鲸国之一。但这些年笔者看到的那些从下关出发的捕鲸船,已经相当老旧,从事捕鲸工作的人越来越少,而且大多数日本人对吃牛肉更有兴趣,加上鲸肉本来也没好吃到哪里,现在人均消费量估计连半个世纪前的1/10都不到了。

20190221-2.jpg

   日本国家常年捕鲸,仓库里冷冻的鲸鱼肉,够日本人吃几年的。保存如此多的鲸鱼肉,在很多地方成为了负担。大量捕鲸对日本经济来说,没有什么实际上的经济意义。

   2018年12月26日,日本政府忽然宣布决定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IWC),从2019年7月开始,将在日本领海及日本的排他性经济水域内,重新进行商业捕鲸。听到这个消息,笔者大吃一惊。

   如果过去把商业捕鲸说成是调查捕鲸,遮遮掩掩的也就算了,现在是赤裸裸地跳出来,公开退群,开始走特朗普的本国优先之路。估计是安倍最希望能够恢复商业捕鲸,毕竟他是下关选区选出来的政治家。

   特别在意"国际协调""法律支配",重视国家之间的关系,不过分强调本国的利益与意志,这些该是二战以后日本的一贯做法。

   如果某些主张与国际舆论不同,日本会认真地在国内讨论,议会也会进行长时间的探讨,然后通过立法的形式做出判断。

   笔者算是对日本经济有些了解的人,从未听说日本要退出IWC。政府突然做出这样的决定,而且官方发言人轻描淡写地说一句,就这么定了,让人感觉安倍内阁的独断专行,已经离战后民主制度渐去渐远。

   日本国家并没有大量消费鲸鱼的需求,调查捕鲸已经让企业、地方政府积存了大量鲸鱼肉无法处理。现在退出IWC,要重新大张旗鼓地从事商业捕鲸,简直损人不利己,这样的决定也只有现在的安倍内阁做得出来。

   看世界杂志 2019年 1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