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致、碎片化的平成,也许是个大家隐去的时代

打印

   日本的平成时代就要过去。

   笔者是在平成刚刚开始的时候去东京留学的,恰巧在平成过了一半的时候回到北京。现在这个时代就要在今年5月1日发生转换了。

   1989年是个"大年"。对日本及中国企业的经营有着非常大影响的松下幸之助(1894年11月27日-1989年4月27日)在1989年驾鹤西行后没有多久,日本演艺圈里红极一时的女歌手美空云雀(1937年5月29日-1989年6月24日)也悄然离去。在电视上看着个头不高的竹下登,那么坚定地下决断导入消费税,感觉无论是政治家、企业家还是演艺圈的名人,那种坚强的意志和显赫的声名,空前绝后。

   在学校里无论是读丸山真男(1914年3月22日-1996年8月15日)的政治学方面的书,还是和同学们讨论大冢久雄(1907年5月3日-1996年7月9日)对西方经济学的论述,甚至在自认为对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认识要超过日本人很多的时候,讨论起《资本论》,感觉他们的研究要比我们更贴近社会现实。读日本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讲座派的论著时,那种兴奋让人觉得来东京真是来对了。 三十年后的现在,兜里的硬币比三十年前多了很多,走在日本的书店里,买书绝对没有过去那种囊中羞涩的感觉,却很难挑到一本读起来畅快淋漓的著作。

   到了这个岁数,偶尔也能直接拜访日本企业家,去大臣的办公室坐坐,到大学里见见那些岁数要比自己小不少的教授们。日本人的专业精神依旧让人敬慕,但三十年前的那种对松下老先生、竹下首相的崇敬,似乎一点点地少了起来。

   平成时代,日本曾经有过的要在世界独树一帜,独立建设一套系统的概念、行动已经逐步消失,精密、细致导致整个社会更加碎片化。等平成时代就要结束的时候,人们看到能够对世界发挥影响的日本企业家少之又少,学者有充分自由的研究条件,而发表的论文不仅数量变少,而且让世界注目的程度也在减弱。也许社会的碎片化,开始让日本在各个方面难

   以出现----大家、大师。 平成时代,有十多位获得诺贝尔奖的专家学者,但其中极少几人的研究成果来自1989年以后,那些获奖的人基本上是在昭和时代从事相关研究,在平成时代拿到成果。

   精致、碎片化的平成能否在未来十几年、几十年里像昭和那样给日本留下丰厚的遗产?目前回答这个问题时间尚早,但总感觉是,平成这个时代,日本难出大家、大师。其实整个世界大家也在变少。

精密细致的管理体制带来学术及企业的碎片化

20190313.jpg

   二、三十年前整天在一起高谈"空"论的朋友,如今除了笔者的名片依旧没有什么前缀外,大部分人不是上市公司的董事,也是大学的博士生导师了。约一次酒已经很不容易,不提前半个月、一个月的就很不礼貌。见面的时候,说到下一个日程时,人家手机上的日程安排不能说按秒计算,也基本上可以说是按十分钟计算的。 "忙!"大学里的教授说。

   以为是在忙着看各种论文,写论文,或者指导学生写论文,但再一问是在忙开会。这些年日本为了拿更多的预算用于军事及医疗方面,相当于我们教育部的"文部科学省"每年减少1%的教育经费,日本学者自嘲地说,(日本)政府大致要用100年时间让教育经费归零。教授们为了保有目前的研究费,必须花更多的时间去填写各种调查表、申请表,参加数不清的会议。平成初期还在延续的大学自由渐渐地被人遗忘,现在大学教授也多少有了一些文部省官员手下奴隶的感觉了。

   "论文也在写。但和美国学者独树一帜的研究风格不同,我们的论文更重视田野调查,重视对调查结果的客观分析。"三十年前一同做研究,现在在大学里任教授的同学说。

   笔者的专业是经济学,读经济学的论文不会感到过分吃力。把同学或者学弟、学妹们的论文读了一遍,依然能够感觉出其做学问的严谨,调查的扎实,结论的公允,但也就是这些了。日本战后经济的迅速复苏、高速增长、泡沫的生成与崩溃、经济的长期失落等等,媒体所关心的这些大问题,似乎不是他们研究的具体内容;在经济政策上给出对策建议,更是同学或者学弟、学妹们极为鄙视的。每篇论文都是精工细作的手工艺品,其精致无懈可击,但论大局,理论创新,以笔者的水平一直未能寻找出来些许。

   曾经的丸山真男、大冢久雄欧去了哪里?日本在医学、物理学、化学及文学等方面有拿诺贝尔奖的人,但看经济学的话,只感觉这三十年出的人才太少,甚至从宏观角度分析日本政治、经济的专业书籍都少得可怜。

   "忙!"过去去企业调查时认识的熟人,如今早已经是总裁、董事了,他们也这样说。

   来北京去雄安看看如何?也许到了那里看到的是空空如也的大地,但几年之后,说不定又是一个深圳、浦东在这里拔地而起了。但他们几乎每天都有必须参加的会议,这些身居企业高位的人,已经没有多少时间外出去看一个未来也许能有很大变化的地方了。

   日本企业的经营愈发细腻了起来。小到陪客户外出吃饭的预算,大到企业的人事变动、重要经营决策的制定,事无巨细,一定要事先安排,需要获得公司的同意。有些职位的人更要每天在数不清的报表上盖章。日本曾经有过"丰田管理方式",有松下的"自来水哲学",但这三十年还有日本冠名的新的经营理念吗?当然丰田管理方式、自来水哲学在不断变化,但IT技术革新开始后,和这种新趋势紧密相关的企业经营模式应该有,但笔者未从日本企业那里找到比较贴切的说法。

   松下幸之助之后,目前还有稻盛和夫在中国声名鹤起,但更多的日本企业家,如今已经与中国企业久违了。至于在日本出个创新性IT企业,不说超过GAFA(谷歌·苹果·脸书·亚马逊),在现有的日本经营体制上做一些革新都要难于上青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