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恶不赦"的东京都知事

打印

   进入正文之前,先做个声明:笔者从未采访过东京都知事舛添要一,和他没有利益关系。对于身居高位的首都市长,给孩子买本漫画也去报销,去外面和家人吃饭美其名为开会,去自家别墅乘坐公务车,觉得这些不妥。但出国做飞机使用了头等舱,在国外住总统套间,这个有商量的余地,没有必要让舛添立即下台。

88460.jpg

   看看近来的日本电视,几乎没有哪家不参与数百日元漫画费、一万多日元餐费报道的,也正是因为数额不大,东京都民对这样的费用感同身受,对知事的厌恶也更多了几分。东京电力公司在2011年3月的核事故中,隐瞒炉心熔融事实,给日本国家会造成数千亿日元的损失,东京市民虽然深受其害,但数额一大,就不能想象问题有多严重了。从日本媒体报道看,舛添个人品行、恶劣程度远比东京电力公司、当时不准许将炉心熔融一事透露出去的菅直人首相官邸要坏多了。

   估计为深挖舛添在财务上的不干不净,日本报纸、杂志、电视、网络的记者数百人,加上后面的编辑大致投入的媒体人数会超过千人,但目前似乎能挖出的更深的丑闻已经不多,舛添辞职后打落水狗的可能性也不是很大。那么这次对舛添的穷追猛打,目的是什么?他辞职后能选出谁来做东京知事?新知事是否能保证干净?感觉这些似乎不重要。舛添对东京的巧取豪夺,数额已经"高达"上百万日元币。让1400万东京都民不得不用数十亿日元来重新搞一次选举。日本的民主制度就是很特别,哪怕舛添还回所有费用,那也不能饶恕。原则问题东京都民、日本媒体不会含糊的,他们宁肯出这个费用。日本的民主主义在这方面不惜使用一切成本与时间。

   笔者在东京住了将近十年,对东京很有感情。深知一百多万日元对于普通市民来说不是小数,对舛添的做法深恶痛绝是能够理解的。但是舛添去国外住总统套间、坐飞机使用头等舱,该不该享受这个待遇?以笔者的感觉是应该的。

   这不是为舛添辩护。看原东京知事石原慎太郎,他外出时也是坐头等舱,也是住总统套间。日本共产党机关报就报道说,他们调查了石原当政期间去国外的15次出差,总费用为2亿4000万日元。这比舛添豪华奢侈多了。至于石原干什么去了?效果怎样?没什么人知道。日本共产党揭露了此事,但日本媒体并没有动员上千人去挖石原的丑闻。

   疯了一样去整舛添,真的目的是什么?为了转移对消费税问题的关心?在7月选举前再抬升一点安倍内阁的支持率?隐瞒东电核事故?这些不得而知。反正舛添已经是个万恶不赦的地方政治家,这个在日本已经成为定论。

   舛添要一拍拍屁股走人后,整个日本忽然像是少了点什么,瞬间缺失了攻击的对象。好在在舛添之后还有中国,今后媒体可以继续炒作中国威胁,或者中国危机了。

日本新华侨报网 2016年6月22日
http://www.jnocnews.jp/news/show.aspx?id=86423